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太行子 1119 2009-02-11 20:20:50

  有几天没有上水池工地看望老洛和他的民工了。不是我不想去,而是老洛最近回老家了。他还是放不下他的老婆,幻想着再试试说说她,看她能不能回心转意。我在心里默默祝福他,早一天和老婆和好。凭直觉,我知道这只是一厢情愿的事情,她是不会回心转意的。

这天上午,“狐狸”打电话邀请村长去城里吃饭。村长没让“狐狸”的车来村里接他,他怕落下嫌疑。他安排我和他一起去,地点也由城里改为乡里。

“狐狸”和王小波在我心里,一直是神秘人物。尤其那个“狐狸”,山里的云雾难以琢磨。这是第三次和他接触了。

我和村长步行五公里山路,在乡路口碰见了他俩。路旁停着一辆我叫不上名字的高档车,黑亮黑亮,流水线挺入眼。他俩是刚到,还是真诚地接我俩的?这次又要玩啥花招?一连串的问号从我脑中冒出。

走路来的啊?我真服了你大村官!“狐狸”上前和村长握手,表面看挺热情的。

村长说,这有啥,我从小在山里习惯了。年轻时候在山里转二十里山路也不觉得累。

买个车坐坐,别老是艰苦奋斗。现在啥年代了,讲究的是排场。王小波说。

村长说,村里没钱呀!工程的钱还发愁哩。

我们说说笑笑走进了乡里一家饭馆。这家饭馆上下两层,收拾的挺干净。“狐狸”却说,凑合着吃吧,这破乡没一家饭馆入眼!我真想把全部饭馆买下来,再建一座全县最好的饭馆。

村长说,不就吃个饭?在哪也是吃个饱。铺张个啥!

我们四人随便吃了点。“狐狸”和王小波老嫌饭菜不可口,一个劲的喊服务员呵斥。这个菜味重了,那个菜色不周正,服务员服务礼仪不到位。搞的服务员越发拉下了脸,就差没有哭出来。我心里不服气,摆啥谱,有能耐到城市里摆去!乡下就是乡下,都像他俩,全国没有贫困户了!

结完帐,“狐狸”向王小波示眼色。王小波就从提包里拿出厚厚一叠现金,往村长跟前放。他说,包煤矿你出力了,这是你那份。别嫌少。

村长说,哪是哪呀,你这就小看我了!我支持你包矿,是为了村上的利益,不是为我。要给我钱,以后就别和我打交道了!村长说话时,红了脸。

那叠钱推来推去,僵持了多大阵,村长还是不要,最后“狐狸”喊服务员,拿两条中华烟。

村长还是不愿意接受。

这会“狐狸”生气了,他说,村长,你再不拿,我就扔了!你信不信?

村长不拿真不行了,他将烟拿起给了我。

“狐狸”摇摇头,一个劲地说,佩服!佩服!佩服啊!

返回的路上,村长不停的嘀咕,这中华烟上千一条啊!抽一盒,就抽了一亩土豆的钱。你说村民能不反咱?

这两条烟成了村长的心病,回来后,他就吩咐我,拿到门市部卖了。我将烟放到门市部后,天天去瞧,看卖出去了没有,一个月过去了,仍在原地摆着。门市部的老杨说,村里的人谁抽着起这么贵的烟?三五块钱的钱还舍不得。会计,还是取走吧。

我无奈,又给了村长。村长琢磨再三,说,抽了他娘的吧!于是,村委成员一人一合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