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太行子 1032 2009-02-16 19:55:39

  第二天上午我下到办公室时,村长已和姚中常吵了起来。起因还是昨天的打架事件。

我不是不管,我是猜测这事找也没个结果!村长的声音很大,我没进去家里就听到了。

姚中常说,说的就没有王法了!打到家门来了。你不管,我去找去!就告到县里我也不怕!

村长急的脸都红了,他最怕别人说他不管事。他又辩解道,就是没个结果,我也要找去!

我进去后,俩人才停止了吵嘴。在我印象中,他俩还算是一对最好的搭档,干啥事都配合默契,唯独这次发生了摩擦。

村长看见我,问医院的情况,我简单将情况告诉了他。他没再问啥,从桌子上拿起托老师写的告状书来让我看。我仔细看后,觉得事实写的清楚,只是用词太有些夸张。姚中常说,别改了,再夸张也不过分。村长说,就这吧。现在咱三人就去乡里找派出所,派出所不行再找乡长。

所长老刘是个大高个,背有些驼。在我印象中,他人不错,办事利索公正。这次我们将告状书递给他时,他却皱起了眉。村长小声问,不好闹?刘所长指指桌上另一份告状书。我才看见那些写的告我村哄抢煤炭的材料了。恶人先告状,说的一点不假。

姚中常见所长这种态度,生气地问,所长,这可是事出有因啊!煤矿不欺服群众,群众会抢他的煤?

所长马上沉下脸来,不客气地说,话可不能这样说,没供应好煤,就去抢人家的好煤?我骂了你一句,你就该打死我?谁的责任谁负责!再说,供应你村煤,又没个合同。你说该给哩,他说不该给,到底听谁的?白纸黑字才是证据!话又说回来,我还是同情你们的。这事我先压一压,上头不追,找人和老板说合说合,他出个钱包了医药费算了。

所长的处理办法,姚中常一点也不同意,听完他说话,姚中常便出外抽烟了。

等我和村长从所长那里出来,姚中常说,别找他了,直接找乡长去!

村长领着我俩就上了乡政府。乡长正在办公室里研究今冬的农建事情。等他办公室的人都走完,我们进去时已经中午了。没有等我们说话,乡长先问我们,说打架那事吧?我早知道了。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村长说,处理打架斗殴的头头,群众等着结果哩!

年轻的乡长笑了,他开玩笑说,怎么,要挟起我来了?

村长说,哪敢要挟你大乡长。

乡长轻声轻语对我们说,要说呀,这事你们处理的太简单。多大个事,煤不好,再和他商量嘛,怎能去抢!这抢可是触犯了法的。老板开煤矿也是政策允许的嘛。人家来咱村,也是支援咱村的经济建设嘛。所以,事情别再闹僵了。这事就这吧。我和老板勾通勾通,赔个钱了了吧。

我三人从乡长那出来,都像吃了哑药。没有谁提议,却都朝乡医院方向走去。这时我才感觉到起风了,到了医院门口时,我说,真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