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太行子 963 2009-02-22 19:48:57

  出门时才抽支烟,怎又想抽了呢?老洛走在上夜班的路上,他摸摸口袋里的烟,又抽出了手来,时间不允许了,他的民工该穿好工作服等着他了。他就想试着将烟带到井下去。

他在更衣室换衣时,还没有找到具体的办法,等他看到窗台上的一张报纸时,眼睛亮了。他将提在手中的被煤灰染的黑乎乎的安全帽放在了桌子上,又将报纸叠的方方正正,然后将口袋里的半盒香烟和小巧的一次性打火机放了进去,将正方的报纸塞进捂住,站在了队伍最前面,接受老虎的检查。

做完这一切时,老虎挺着大肚子走了进来。他并没有立即就搜老洛的身,他在老洛跟前停住了,开始上上下下观察他。老洛今天的眼光没有了怕人的神色,相反却是一副嘻皮笑脸。老虎开始细细的摸了一遍,没有摸出啥来,一摆手让他过了一旁,开始搜查下一个人。

老虎搜完最后一位民工后,喊来安全员小冬,让他随民工下井检查一下。小冬进来后直直的站着,像刚当兵人的样子,他和老虎没有了以前的顺便,感觉很别扭。他瞪着那双大而圆的眼睛四处乱看,又疑惑地看对面的老虎。他有好长时间没下井了,平常只干些与他的业务不关联的事情,现在让他下井,他不习惯了。

老虎猜出了他的思虑来,说,让你下,你就下,是老板安排的,啥原因,就别问了。

小冬这才麻利地换工作服,跟着民工们往巷道走去。

小冬和老洛他们一起下到了9号煤工作面。老洛和他的民工开始干活了,咚咚的采煤声很沉闷的响起来,地上放的矿灯像鬼火一样闪着昏黄的亮光,潮湿的巷道里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小冬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他在低矮的空间里,猫着腰走着,一会拿探测仪测量下面的瓦斯含量,一会又顺着电缆检查接头的接触,一会又察看井下的渗水情况,一副认真的样子。

老洛则窥视小冬的动静,心里恨他怎么还不出去。他的烟瘾上来了,喉咙里痒痒的像爬了虫子。等到小冬终于检查完上到了原来的工作面时,他和民工说要解手,便离开工作面到井口那边抽烟去了。他掏出一支烟来,刚在打火机的轮子上按了一下,便看见有条火龙一闪而过,随之就听见一声巨响,大地颤动了下,他啥事情也不知道了。

整个工作面像抛锚的汽车,停止了运作,那溜长长的电灯熄灭了,民工们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一切都像死一样寂静。

那时的小冬刚好走到存放炸药的石库旁,瓦斯的燃烧,点燃了库里的炸药,随着那声闷雷似的响声,他被一股巨大的热浪抛在岩石上,头都被碰的炸开了花。

这件揪动人心的矿难发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