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太行子 1574 2009-03-13 12:30:27

  是老洛!是老洛!2号尸体刚抬出来,我就辨出是老洛的尸体了,尽管面目全非,脸形扭曲,可忧伤的神情还遗留在他的面容上,他的手紧紧握着打火机不放,生前,烟就他的唯一的喜好。我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了,竟唔唔哭出了声。

救护人员误把我当成死者的家属了,朝我吼着,你是家属?

我控制住抹一把眼泪,抑制住慌乱的心情,对那人说,不,我是村上的会计。老洛已经没有亲人了,老婆领上赔偿费跑了,唯一的母亲也于不久前死了。

救护员听了我说,不再找老洛的家属,朝着大路上喊道,救护车!救护车!不远处,一车等在那里待命的救护车马上开了过来。老洛的尸体也被运走了。

我却有了反映,心里烦燥不安,常有呕吐的感觉,于是赶忙挤出了人群。在我身旁那个年轻人追出来了,我停住脚步等过他来,他告我说,中午了,县里的送饭车就快来了,你去找几个人帮忙吧。

我说,行!不就是把一份份便餐发放给前来的领导?行!

年轻人又说,准备个领导吃饭和休息的地方。

我问,煤矿行吗?

年轻人说,最好!

我先去安排地方,上到煤矿办公室,正巧玲玲和几个穿制服的人在里头,老虎也坐在床角。

玲玲看见我,忙打招呼,忙着哩?

我朝她殷勤的一笑,说,饭快来了,找个吃饭的地方。

说话时,我看见了床角的老虎,忙摆手叫他出来,他赶忙出来了。

我心里说,不牛了吧?你也有今天!

老虎却讨好的说,会计,啥事?

我说,用用你们的办公室,领导要在里头吃饭。

老虎点头哈腰,连说,行!行!行!

忙罢这头,我又去村里安排帮忙的人。在村委大院门口碰见了妇女主任。她问,都找到了?

我说,早哩!只找俩个尸体。

她问,谁的?

我说,小冬和老洛的。你赶快去叫几个利索点的妇女,帮忙发放一下盒饭。县里的送饭车马上就来了。我累的架子都散了。

妇女主任唔了声,扭身走了。

送饭的车辆开进来后,妇女主任就领着四五个利索的妇女赶了上去。其实发放盒饭很简单,饭菜都是装好的,只用把盒饭送到每个领导手中就行了。井口的领导都来到了矿办,这几个妇女就按人数将盒饭送进去了。等到所有的领导和救护人员、公安人员都吃过饭,妇女主任亲手给我送上了盒饭。我问,村长和姚中常哩?妇女主任说,村长回家了,老姚不知道。你吃吧,没不了他俩。我接过妇女主任手中的饭没滋没味的吃起来。

调查组掌握着二十一名民工的名单,可直到傍晚时,仅在煤矿下面找到十八名民工的尸体,还有三名怎么也找不到。穿制服的又把老虎叫进办公室了。因为还不到办理拘留手续时候,穿制服的人只能和颜悦色的和老虎谈话。

其中有位稍胖的人问,仔细想想,一个班到底是多少人?

老虎诌着头皮,回答,真想不起来了。二十个?十八个?不,二十一个?

稍胖人拿出一份当时河南民工的名单让老虎看,上面明明写着十二个,加上安全员,正好二十一个。老虎看着这份名单,猜想不出他们从哪得到的。他努力想着,煤矿?掌握名单的人只有我和王小波,他怎会把名单给了调查组。那只有从我这透露出去了。想到自己,他一下子意识到可能是儿子拿了这份名单。好啊,小倪!老子把你闹下来,不图报恩,反倒和我作起对来了!气死我了!

老虎心里狠着小倪,却好几只眼睛盯着他,他只好强忍着说,名单上是多少就是多少吧。

其实,上午就在我正在井口观看时,穿制服的已经和老虎接触过一次了。那时,老虎的嘴还很硬,一口咬定只死了一个民工。当井口喊着老洛的尸体也找到后,老虎装糊涂说,还死了一个?穿制服的人还是反复和他讲政策,他却说,不知道!你们找王小波吧,他是老板。穿制服的把他叫进来时,他就认出了玲玲。心里问,这姚中常的闺女哪时去了调查组?玲玲见老虎一遍一遍看她时,也已经猜出他在想啥了,可她一句也没有搭理他。

已是凌晨了。救护员还在煤矿下面寻找着,这次重新从9号煤层的开采工作面找起,一米一米向前推进。塌方的地方,则重新翻腾一次。就在重新翻腾时,发现了一具尸体,接着又发现了两具尸体。

最后一具尸体运上来后,上面的领导和救护人员方才松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