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太行子 1132 2009-04-07 22:52:24

  乌金岭惊天大案开庭了!上午8点,我和村长、副村长姚中常准时赶到了县法院门口。昨晚,村长告我,去通知村委成员,明个开庭去瞅瞅,到底是咱村的事。我内心非常高兴,一来也想看看乌金岭案到底是啥结果,二来也想找机会见见玲玲。

法院门口站着黑压压的人,我们几个人便在对面偏僻的地方站住了。不一会,一个身穿红色夹克的少女由街东走过来,我眼一眨也不眨的盯着红点,近来再看,原来就是玲玲。我便赶快朝她露出了笑脸,她显然也看见我们了,也报以同样的笑脸。我正想奔过去和她说话,她却拐向村长那边。我的笑便僵硬地凝固在脸上,不知该过去凑热闹,还是站在原地不动。我听见村长和副村长姚中常热情的和她打招呼,也听见玲玲亲热的叫了声爸,亲昵的问道,我不在身旁照看你,可照顾好自个!还看见姚中常咧着大嘴满不在乎的说,七八年了,习惯了。后来才听见玲玲朝我娇滴滴地说,过来呀!过来呀!听到这些亲切的声音,我脸上凝固的笑融化了,急忙赶了过去。玲玲趁势和我开玩笑,还耍小孩子脾气?我听了这话似乎感觉脸上有点发烧,急切中找了句得体的话说,不是,让你父女俩多聊一会。

我们便问起她这段的情况来,玲玲和我们说了会话,见东头又走过一位风度翩翩的女人来。我看见这女人穿身黑色风衣,年龄大约四十出头,走路的姿色却满有风度,正猜这女人是否也是来旁听的,玲玲对我们说,她是王小波的老婆。一听是王小波的老婆,好奇心又驱使我扭转身又仔细端详了一番。我问,那个叫“狐狸”的有事没事?玲玲说,要嘛人家叫“狐狸”呢!一点事也找不着。我说,这明摆着背后是他开的煤矿吗?玲玲说,是人都这么想,可证据呢?王小波一口咬定是自己开的煤矿,又没有其它证据,只能这样了。我们办案是实打实来的。

这在我们聊时,我想起个重要的细节来,问,王小波开庭,这“狐狸”怎没来?玲玲说,我敢说王小波老婆也在想这个问题。王小波没有要律师,他老婆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不知道她有多苦恼。村长说,这王小波真够直气!我说,不是直气,是真傻!玲玲说,要嘛说“狐狸”够狡猾哩。

这时,法院门口吵嚷起来。法庭的门开了,人们向庭里涌入。我们几个也朝法庭走去。因为玲玲身份不同,她进去后便坐在了第一排,我们几个在后边一排坐下了。这时,法官敲响了惊堂土,朝吵嚷的人们喊道,各位,请安静!带犯罪嫌疑人!

人们的眼光一齐投向门口,只见五名犯罪嫌疑人在法警的押解下,一一走进法庭,站在最前头。其他四位犯罪嫌疑人我从没有打过交道,引不起我的兴趣,我只死死盯着王小波看。经过这一段磨难,王小波没见瘦了,但脸色十分难看。看到王小波,我又想起坐在右侧的王小波老婆来,我别转脸,就听见低低的哭泣声。法官又敲响了惊堂木,犯罪嫌疑人家属,请克制自己!法庭需要安静!这低低的哭声便听不到了。这时,审判正式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