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太行子 1125 2009-04-14 23:20:20

  今天是探视的日子,此时此刻我和王小波老婆坐着客车行走在去十字岭煤矿的路上。昨天下午,我还在考虑考虑怎么给她打电话妥当时,她却主动打过电话来,她说,能和我去看看小波吗?我正好骑驴下台阶的说,可以!当时就在电话上约定上午在汽车站碰头。车上我一直想着一个问题,她为何不让“狐狸”开车一起去?也许是“狐狸”忙的没空?还是她从心里就不愿让他和自己一块去?我觉得搞清这个问题很重要,搞清楚了,王小波和“狐狸”微妙的关系就搞清楚了。除此之外,我没有心思考虑另的问题,因为王小波老婆静静就坐在我的座位上,和她这么近的挨在一起我有点不习惯,静静的卷发上散发的浓重的香气,熏的我大气都不敢出,我考虑问题的思路也就时断时续。不过静静没有察觉出来,她也在考虑什么,眼睛里散发着忧郁的目光。以至到了站点车停了下来,她还没醒过神来。我站起来下车时,提醒她说,到了!到了!她才慌乱的收拾东西跟着我下了车。

我俩办完必要的手续,跟随一位管教干部来到了一栋楼房上,这里的卫生还算干净,但我还是嗅到一股特殊的气味,这种气味我从来没有闻过,所以怎么也想不出一句恰当的话语来。上到三楼,管教干部便朝一间宿舍喊叫,王小波,有人来看你来了!一位细高身材的身穿灰色劳改服的男人跑步赶了出来,到了管教干部面前立正敬礼后,问道,报告领导,王小波已到,请问有啥指示?管教干部用头示意一下,王小波才注意到我和他老婆静静。管教干部问,宿舍就你一人?王小波马上回答,报告领导,就我一个,其他的都出去了。管教干部又对我俩说,进去吧。

王小波和静静进了宿舍,我却故意留在了门外,意在给他俩腾出足够的时间来说话。我站在走廊上朝四周眺望,方圆五里的地方都架着铁丝网,煤矿内东西南北设着四个了望台,台上站着持枪站岗的不求武警战士。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深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与外面完全不同的世界!

静静噙着泪水从宿舍出来了,我便走了进去。王小波含着笑意说,谢谢你来看我。我没有理会他的客气,问他,在里头还行吧?王小波说,还行。这里头虽和外面不同,可也是个集体,管教干部对我很负责,我表现的也很好,最近我还办了一期墙报哩!

这样就好!我说,下矿挖煤习惯吗?

王小波告我,原来我是做煤生意的,也下过井下,可真教我像民工一样挖煤,还是体会到民工的辛苦,我们这矿还是现代化矿井,比我那时的煤矿条件好多了。

我想起给他回的信来,便从口袋中掏出来递给了他。我说,最近事情忙,没顾住回信。

王小波说,我哪敢一直麻烦你,能给我回信,我感激不尽了!

我说,我回信也是为你好。到里头好好改造,这就是我的希望,争取立功赎罪!

时间已不早了,我向他告别,走到门口时,王小波又喊住我,等等,我还有封信,本不想再给你了,只当是我的心理日记吧。现在我想通了,给你看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