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太行子 976 2009-04-27 21:03:29

  村长出去的那会,我接到了姚中常从广州打来的电话,我说,村长才出去,你一会再打,还是你告我啥事,我告他?

姚中常说,你在就行。我是说说出去的情况,广州现在还不要咱的猪,上海基本谈成了。你说都是大城市,城市和城市怎就不一样呢?上海人特仔细,猪也要的仔细,就要一百斤重的猪,轻一两重一两都不行;广州人就要的粗糙,多重的也要。我是这个意思,这边我让小倪先回去,村那边你去猪场转转,看谁家卖一百斤重的猪,再找个大车拉过来,我在这等,叫小倪跟着车来。

事说完了,姚中常又问村里的情况,我心里说,你老姚罗嗦不罗嗦!平常不拖泥带水的啊?若不是看在静静的份上,我肯定打断他的话劝他,这是长途,一两句话把事说完就行了,其他事回来再说。可我没有那样做,我一直仔细的听着他罗罗嗦嗦的说。老姚见我这没了声音,还问道,听着哩?我赶快说,我听着哩,你说吧。这个电话足足讲了十多分钟。

村长回来后,我就将姚中常说的事告诉了他。他高兴的说,那快去猪场一趟,先掌握些情况,看能卖多少猪。能收多少收多少,不要勉强。

停了会,村长想起了啥,又问,价格说了吗?

我也猛然想起自己的失误来,对村长说,这姚村长罗里罗嗦的直管说,怎就忘了重要的事了。把我也闹糊涂了。我赶快按打进的号码拔过去,传来一阵忙音,显然是姚中常已经离开了。

那就先去猪场吧,小倪回来就知道了。

我紧赶慢赶来到猪场,让门卫给拦住了。我说,我是会计,有要事进去!

门卫说,会计,就是慢机也不行!你看看墙上写的规定。

我心里那个急!这老姚从哪找来这么个犟老头,一点情面也不看,若不是看在他一把年纪的份上,我骂他个狗血喷头!

这时王二花出来了,说,我说谁在外面吵,原来是会计呀!转身又对看门老头说,村上的会计,准是来说卖猪的事来了,让他进来吧。

看门老头噘着个嘴,老大个不高兴,嘟哝一句,穿上工作服,进去吧!

在猪场里面,王二花一个劲的给我解释,这现代化猪场就是这讲究劲,会计你别心里去。他是怕人带进病来,要是带进病来,那可不得了。好像她是门卫似的。

道理我比谁也懂,我就是高兴一起来,我对王二花说,去问问各家各户,谁家要卖整一百斤重的猪,统计个数字我好去顾个大车送到上海,价钱先别管,反正亏不了大家的。

王二花一会出来了,说,多数都不愿卖啊,嫌猪太小,卖了可惜。

我说,都是啥猪脑袋,养二百斤能干啥?还没一百斤挣的多,再去讲讲,真正不愿意卖就算了,有多少算多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