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乌金岭的惊天大案 太行子 1027 2009-04-29 13:45:58

  这几天因生猪收购的事,忙的我小腿都软了,待将装的满满的这三车生猪送出村外,太阳已经坠入西山。回到村委,我懒的饭不想吃,倒头便睡了。有时候人真是奇怪,身体疲倦时,第一需求不再是吃饭,却成为休息了。我睡的好沉,沉得像进入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漆夜,连个浮梦也没做成。第二天醒来,太阳早升到乌金岭上。我在宽宽的村街散步时,老张头神秘兮兮的告诉我一个天大的消息!“狐狸”昨晚被逮起来了!

这真是个大得足以砸倒人的消息,因为大,我竟怀疑它的真实性。上午我一连打了六七个电话,验证消息的正确性。第一个电话当然是给玲玲打的。近些天来,玲玲在县城里跑她的工作,听说有可能安排到乡派出所。想不到的是玲玲接到我的电话却问,我爸回来了没?我简单的回答她,还得三五天。然后扭转话头再次问她,“狐狸”让逮起来了,知道不?玲玲说,地球人都知道了,才知道呀?你可真闭塞!我说,你不知道我住在穷乡僻壤?玲玲开心的笑了,显然她在捉弄我。我听里面的她止住笑严肃的说,怎么说逮就逮了?我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安已经结了,是谁又把“狐狸”揭出来了?这也是烤问自己的一个问题。

第二个电话,我打到静静的手机上。静静的手机里噪声大,她在超市?还是杂乱的大街上?我想不出她到底在哪。静静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我说,“狐狸”罪有应得,逮起来不是给你给我给大家出了口气吗?静静说,不是那么简单,要告他当初小波就告他了。事情到了这步,准是小波有了啥事。王小波会有啥事呢?

提到王小波,我像被啥东西扎了下,身上随之出了冷汗。我想,莫非哪封信捅痛了他,使他疯狂地报复“狐狸”?按正理,王小波早应该揭发“狐狸”的罪行了,可以这种方式去揭发,是不是有些过了?

这时,村长进来了。我急切的问,“狐狸”的事,你知道吗?村长说,昨晚乡长已经告诉我了。十有八九是王小波告的他。是啥原因下了决心告他呢?我说,是管教干部教育的结果。村长说,不可能。当初,调查组做了他多少工作,都没有效果。王小波是个重义的人!重起义来,亲娘老子也不认了。若没个特殊原因,他会一条路走到黑的!

种种迹象表明,是我那封透露了静静私情的信惹起的。王小波对静静的感情,远远要重于与“狐狸”的情义!我做了错了吗?我的心慌乱不堪,理不出个头绪来。我真想找个合适的人说说,把堵在心里的放说出来,减轻些内心的痛苦。可谁最合适呢?村长?他是领导,有些话不好说;老张头?不是一个年龄层次;姚中常?他远在上海;玲玲是最合适的人,她又不在家里,我好苦恼!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