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御花园吟诗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1887 2012-05-12 07:46:23

  康熙一边喝着茶,一边似是无意的对站在旁边的墨玉道:“你进宫多久了,还记得吗?”

墨玉低头回答:“从皇上带奴才进宫,已经十年了。从德妃娘娘那里到乾清宫侍候也有快三年了。”

康熙沉吟道:“十年了?”转头看看李德全笑着说:“十年了,这小丫头也长成大姑娘了。”

李德全陪笑答道:“是啊。”

康熙笑道:“样子倒是成大姑娘了,性格却还是毛躁不通事得很嘛,还好朕这乾清宫里的东西够结实。”

李德全低头笑。墨玉脸一红,轻声反驳:“皇上….奴才已经很久没摔过东西了…”

康熙听她的话,看着她微微撅嘴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

乾清宫的气氛一下子暖暖的,融融的。墨玉看着康熙的笑脸,突然感觉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子,有儿有女,有快乐有烦恼,她知道这一刻的温暖安宁的感觉只是短暂的,却仍然觉得感动。

康熙微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时间过得可真快。”晒然笑道:“看来朕真的是年纪大了。”

墨玉冲口而出:“皇上您还年轻着呢,哪里老了?”

当时正是康熙四十一年,康熙不到五十岁,在现在看来是正值壮年。

康熙微微笑着看着她,墨玉接着说:“您现在人生的顶峰时期啊。”李德全在旁边叱道:“墨玉,怎么满嘴胡说。”墨玉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犯忌了,古代的皇帝都是要活得万万年的,自己说康熙现在在人生顶峰,岂不是说他要走向低谷。当下噤了声,低头不敢再说。

康熙笑道:“你说的话朕喜欢,朕也觉得这些日子自己的精力精神比以前都更好。人活百岁足矣,万岁么,只是听听罢了。”

墨玉心中松了口气,不由得想:“果然是个千古难得的睿智皇帝。”

康熙又说:“今天有些兴致,跟朕出去走走。”

天高气爽,园子也里花开得盛,一路走来芙蓉、月季、美人焦再加上各种兰花,倒是姹紫嫣红的感觉。

康熙的兴致很高,边行边看一边跟墨玉评论着每一种花。说到高兴处,笑声朗朗,墨玉看来只觉得他脸上少了往日的威严,平添了几分洒脱俊逸。

一个小太监上前禀报:“皇上,前面太子和几个阿哥在如莲亭内赏花。”

康熙笑道:“哦,我们也去凑个热闹。”

一行人往如莲亭里去,亭中的几个阿哥见到康熙忙起身行礼,康熙摆摆手,笑道:“朕只坐一会儿,你们该怎么样怎么样,不要拘谨。”墨玉瞟了一眼,原来是太子、三、四、八、十、十三、十四几位阿哥,人并不多。

太子领头起身,躬身说:“今天天气正好,所以兄弟们一起吟诗赏花。”康熙点点头。旁边的小太监送上来点心,康熙看了看,李德全先试了一块伏苓糕,后再将盏奉到康熙面前,康熙笑道:“也不必如此小心。”拿起来吃吃了一口,摇摇头说:“还算可口,不过还是比不上墨玉的手艺。”转头对墨玉微笑道:“你今早做的冰心玉和心太软,这两样朕都喜欢,今天天气不错,朕想和阿哥们一起用膳,你也拿出来给他们尝尝你的手艺。”

墨玉躬身应道:“奴才遵命。”转头对春云说:“你去膳房里把今早剩下的冰心玉和心太软拿些过来,记得冰心玉要用保温的盒子带过来。”春云答应一声去了。李德全也在一边吩咐小太监传膳。

待墨玉安排好,转头便听见十三笑着说:“冰心玉,听名字就很特别,原来墨玉也能取这么好听的名字。”

康熙笑而不语,几位阿哥也是一副忍笑的样子

墨玉干笑了一下:“奴才在皇上身边侍候久了,随风附雅而已,能博十三爷赞赏,真是幸甚。”最后两个字说得咬牙切齿,说罢偷偷瞪了他一眼。十三被她瞪了一眼,赶紧收敛了笑容,扭过头去。

她转回头时,目光掠过了四阿哥和十四阿哥,四阿哥表情淡淡,十四阿哥笑意吟吟。看到十四的笑意,心中一暖,不由对他嫣然一笑。却又看见八阿哥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忙收敛了笑容。

康熙哈哈大笑:“朕的十三郎原来也有怕的时候。”除了十三,其他人全都笑起来。墨玉瞟了一眼十三,也抿唇微笑。

康熙笑吟吟的对墨玉说:“既然是吟诗赏花,我们既来了,也少不了要对上一对。墨玉,你最近也读了不少书了,吟首诗给阿哥们听听,让朕看看你平时有没有用功,别让阿哥们笑话咱们乾清宫没有拿得出手的才情。”

墨玉一听头皮有点发炸,想要推脱,却见康熙眼中虽笑,态度却不容反对,知道不诌几句出来是过不得关的,于是低头想了想,还真的想到一首来,慢慢吟道:“锦帏初卷卫夫人,绣被犹堆越鄂君。垂手乱翻雕玉佩,折腰争舞郁金裙。石家蜡烛何曾剪,荀令香炉可待熏?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康熙笑道:“还算应景,也算对随风附雅几个字有点交待。三阿哥评评如何?”

“确实应景,吟诵的也不错。李义山的诗擅长用典,若少有了解,读来难免生涩。”

墨玉笑着低头行了一礼说:“谢三阿哥夸奖。墨玉读得少,只觉得这诗婉转,用词漂亮,只是强记下来罢了。”

三阿哥看着她微微一笑。

李德全在旁边说:“皇上,要传膳吗?”

康熙点头。墨玉心中一松,有种终于解脱的感觉。感激的看了李德全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