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话别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1328 2012-05-18 14:07:48

  第二天一早起来头痛欲裂,坐起身来茫然四顾,半天才确定自己是在哪里。感觉到一阵反胃,心中暗想:“这酒喝得虽痛快,第二天起来到底还是难受。”

只觉得口渴,爬起来到桌边拿起壶来,倒了一杯喝了,喝到嘴中只觉得清香,不禁诧异微笑。正看见春云挑账帘进来,对她笑道:“你倒还带了葛根花来,什么时候这么细的心思?”

“哪里是我,是今一早容华见你醉着,泡好送过来的。现在还在御前帮你应值呢。”春云一边走过来,一边说:“我回来收拾一下,李公公说晚间要转回行宫了。”

墨玉点点头。端着茶想了一想,又问:“昨天我怎么回来的?”

春云听她这一问,立刻放下手中的活,笑着转头看着她,却半天没说话。

“你这是什么表情,倒象是就等着我问这句一样。”墨玉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春云笑得花枝乱颤的:“你昨天回来的样子可不要说了,最好笑的是我从来没见十三爷那样狼狈过,可真是目不忍睹,活受罪啊。”墨玉听了,仿佛已经看到了十三一身狼籍的样子,不禁也抿嘴一笑。

又喝了一口茶,胃虽仍觉得不适,但感觉好些,心情却似乎因刚才的谈笑,分外明朗,便对春云道:“我出去走走,醒醒酒。”

走出帐门,不禁愣了一下,门度王爷正站在帐门口,看着她。

“这么巧,刚准备找你。”门度笑了笑,墨玉突然发现他笑起来分外好看,出了一下神。

“酒还没醒?”门度笑道:“还想在走之前,让你陪我骑马走走呢。”

墨玉回过神来,笑道:“遵命,可是马呢?”

门度头向左轻轻摆了一下,示意她去看,见待从牵着两匹马站在稍远的地方。

两个人骑着马,在一望无边的草原上漫漫徜徉而行,墨玉不知道该说什么,门度也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门度勒马停了一停,拿出酒袋来递给墨玉,“宿醉之后,第二日要再喝一杯还魂酒,这样能解酒意。”

墨玉不能置信的看着他,轻道:“你说真的?”门度笑着点头。墨玉抿唇想了想,看看他手中的酒袋,想起那里面的酒就觉得胃里一阵不舒服。却见门度挑眉,示意她快伸手来接。终于迟疑着伸出手去,拿过来,放在唇边,看了门度一眼。门度笑着点头。

墨玉微皱眉,一口喝下去,满嘴清香甘酥,她抬头惊异的看着门度,暗想:“这并不象酒。”

门度呵呵一笑:“是奶茶,好喝吗?”

墨玉一笑点头,这小小的玩笑一下子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融洽了起来,她心想:“他倒是个有趣的人。”

远处的围猎场传来人马嘶叫声音,墨玉道:“王爷今天怎么没去围猎?”

“晚点就要离开,想来跟你道个别再走。”门度对她笑笑,“声气相求谓为知音,好歹也勉强能称得上知音吧?自然不能不告而别。”墨玉一笑,门度道:“怎么,姑娘认为门度还不够格?”

墨玉摇头道:“我只是听说王爷精通汉文,却没想到,王爷也看杂书。”门度呵呵笑道:“我只管看,只要有趣就看过去,哪管杂书不杂书。”墨玉点点头。

“曾经我试过,”门度并没有看墨玉,只是望着远处,“把喜欢的东西强留在身边,不顾一切的后果是累人累己。时间过去越久,越发现自己其实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失去的更多。”

他声音低沉忧郁,墨玉不禁被感动,转头去看他的表情,若有所思,仿佛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他眉峰微蹙,这回忆一定让他难过而痛苦。却也不知道如何出言安慰,又或者他并不需要别人安慰。

过了一会儿,门度从沉思中回转过来,“所以你也不必时时忧心了。”他笑着,瞬间又成了那个骄傲洒脱,说话不拘形迹的蒙古王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