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知己的诚意-十三的心愿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2191 2012-05-21 10:22:17

  四阿哥打开小笺,看着墨玉写的几句,微微一笑,“卷帘修娥眉,绿鬓映窗纱,嗔问秋风错,雁笺落谁家?”十三在身后道:“我刚才去看墨玉的时候,她怪怪的,整个人傻呆呆的,我说半天她好象一句也没听到。四哥?”四阿哥不落痕迹的把那张小笺收进了衣袖,转身说:“怎么?”十三看着他笑道:“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四阿哥淡淡一笑:“你想说什么?”

十三道:“我觉得这事跟你有关系。墨玉今天明显是去找你的,只是看见我没办法说话,到底什么事?”

“我哪里知道是什么事。”四阿哥神情自若的走到石桌边坐下。

“反正我觉得怪怪的,上次我跟她提到在围场你跟她谈话的事,她什么也没说就先问我,你有没有说别的,到底那天还发生了什么事?今天她又为了什么事来找你?”

四阿哥并不看他,端起茶杯道:“我真的不知道。”

十三看着四阿哥,心中满腹疑惑,但见他面色自若,却又不好再多说,只好换了话题:“八嫂平时虽然泼辣,也未见对下人凶悍成那样,更不要说是皇阿玛身边的人,她那样对墨玉果然还是因为八哥。”

四阿哥喝了一口茶,淡然道:“知道原因就好,墨玉应该也知道原因吧。”又想起墨玉那天对郭络罗氏说的话,不禁微笑。

十三看着他的表情,笑道:“麻雀和大雁,她也真想得出来。不过比喻倒也贴切。”说罢坐到了四阿哥的旁边,看着四阿哥:“你要是知道墨玉现在对八嫂打她这件事的看法,我看你一定更会大吃一惊。”

四阿哥抬头饶有兴趣的说:“哦?她什么看法?”

十三道:“她到是挺羡慕八嫂的。”

四阿哥神色微微愣了一下,十三瞧着他的神情,笑笑:“她羡慕八嫂倒不是对八哥有什么意思,用她的话说是八嫂敢作敢为,敢为自己的爱争取。大家都说八哥惧内,她偏说这是爱,说因为爱所以怕,因此她觉得八嫂是这么多福晋里最幸福的。被打成那样,她倒一点也不记恨八嫂,这人……”笑着摇了摇头。

“她想法不是一直就是这么奇怪?”四阿哥轻啜一口茶,微微一笑。

十三看着四阿哥,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四哥,你瞒不了我,自从木兰围场回来,只要和她有关,你总会关心,你对墨玉的心思,我看得出来。四哥,我知道你,如果你喜欢墨玉,一定会用心对她。只是在她心里一直希望得到的爱是唯一的,她身边的男人一定是只属于她一个人的,这一点,我们全都不可能做到。她一直处处小心,对所有的阿哥都保持着距离。我了解她心里的想法,她不想爱上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因为她看得很清楚。”

看着四阿哥淡淡的表情,十三还是说下去:“她越长大,越让我觉得她不同于宫中的的其他宫女,不同于宫里的娘娘和阿哥们府上的任何一个福晋。"想起了和墨玉的谈话,笑了一笑,接着说,"她一心要做的是她口中所说的,一个拥有自我的独立的人。”说到这里,十三摇了摇头:“她太与众不同,也因此引人注目,有些事她有心想躲恐怕也很难躲过去。这些我看她自己都没有想清楚过。她虽看得清楚,若真事到临头,只怕更比其他人陷得更深,更加痛苦。”停了一停,他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十四弟和她从小一起,四哥虽然在娘娘宫中时间不长,但也算和她比其他阿哥要熟悉亲近些,她心地纯善,”说到这里他声音有些犹豫,还是接着说下去:“我真的不想看到她受苦。”想了想,看看静坐不语的四阿哥道:“四哥,没其他的事,我先回去了。”

四阿哥平静的看了他一眼,说:“坐,有事跟你说。”十三坐下,四阿哥问:“上次提到的屏风的事情,有没有查到?”十三点头:“查了,据说是太子收了,但是证据不能说确凿。”然后冷笑一下道:“我倒相信太子收了,以他的做事方式,不收倒是奇怪了。”

四阿哥淡淡的道:“既然不确凿,那应该不用担心,我估计这份密报到了老八那里,老八也会压着不发。”

十三点头说:“八哥是聪明人,不会做这种冒险的事。再说,我看以太子的行为,这么嚣张,以后有的是把柄落在他手里,八哥也不会急在这会儿。”四阿哥看了他一眼,低头喝茶,沉思不语。十三在旁边看着他,猜不透他到底想什么,虽然从小他和这位四哥感情深厚,相知相惜,有时却仍然会感觉到无法揣测到他的心意,刚才自己说的那番话到底他怎么想,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来半分。

见四阿哥没说话,十三又说:“我就不明白,太子的才能德行是什么样的有目共睹,我们替他办差,做不好只被他责备埋怨,做得好他连场面话也不说一句。四哥,为什么你偏要一直帮着他。”四阿哥看着他笑笑:“你说的我都知道,但他毕竟是皇阿玛立的储君,我们这样做,也算是为皇阿玛分忧。再说如果真换作老八做了太子,你觉得就一定更好?”

十三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反正比现在的太子强。就冲小时候他把墨玉踢成那样,若不是因为他是太子你拦着我,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更不要说现在还要保他。”四阿哥冷冷的:“这宫中奴才被责罚至死的少了么?”十三冲口而出:“我从来没把墨玉当成奴才看。”四阿哥冷笑道:“那是你,这偌大的后宫,你和十四弟可以惜她护她,其他人呢?”十三愣住无言以对。四阿哥继续道:“以她的性子,让她吃点苦头,也算是件好事。不学会收敛一下,如何在这森严的后宫自保?”十三听了讪讪一笑:“如此倒是我没想周全了。”四阿哥笑道:“关心则乱,是你看得太重了。”

十三哂笑:“四哥这些话虽是好意,听来却太过冷漠无情,即使说给当事人听了,也只会让人误会。看来我是永远到不了四哥这无欲则刚的境界了。”四阿哥挑眉道:“若怕误会,便永不能成事。”又淡淡的说:“若真为知己,又何来误会。你我兄弟之间,何曾误会过。”十三听了,心中感动:“四哥说的在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