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围场惊马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2590 2012-06-04 17:33:02

  听布囊门度喊这女子的名字,康熙笑着转过头问:“这位是?”

布囊门度恭敬的说:“皇上,她是臣妃赛罕的妹妹,乌兰其其格。”转头又对还昂首站着的乌兰其其格皱眉道:“还不见过皇上。”

乌兰其其格见他有些发怒,不情愿的撅嘴向康熙行了个礼。布囊门度皱眉说:“你偷偷跑出就算了,还来胡闹。"乌兰其其格满脸不高兴,布囊门度还待要说。康熙摇摇手笑道:“她还只是个小姑娘,也不要太勉强。除了墨玉,她还是第二个能让朕的十三阿哥哑口无言的人。”说罢看看墨玉,又看看乌兰其其格,哈哈笑起来。十三一副尴尬的样子,众人见了也全都笑起来。

布囊门度对乌兰其其格说:“你到我的帐篷里去老实呆着,没我的话不准出来。”

乌兰其其格欲要反驳,看着他严厉的表情,只能一脸不情愿的跟着侍卫走了,走之前还回头盯了墨玉一眼。待康熙等人转回御帐后,墨玉看着十三站在营帐门口,脸上还有些挫败的神色,不禁掩嘴一笑说:“这位乌兰姑娘还真是直爽得可爱。”十三失笑看着她说:“看样子你倒很喜欢她,可她似乎对你就没什么好感了。”说罢脸上已是一副看笑话的表情。墨玉反被他打趣,索性懒得理他,转身进帐去侍候了。

回到营帐,春云凑上来说:“姐姐,听说那个乌兰其其格是布囊门度王爷过世的王妃娜罕的妹妹。”墨玉之前只知道乌兰其其格是布囊门度王爷的妻妹,却并不知道娜罕王妃已过世,听了也是一怔,转头问:“你又怎么知道的?”春云说:“是王爷身卫的待卫说的。”墨玉点点头。春云接着又说:“听说这位乌兰姑娘性格和王妃大不一样,泼辣任性,又会一些武功,王爷身边的人都怕她。她也只是在王爷面前才收敛一些。”墨玉没做声,到榻边坐下。春云跟着她,走到榻边,却又不说话。墨玉笑着说:“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就说,没话就休息。跟着我做什么?”春云担心的说:“那个乌兰格格一定还会来找姐姐麻烦,姐姐就不担心?”墨玉笑道:“我担心什么?”

“她今天那架势不就是要来找你麻烦么?这么泼辣的一个人,又会武功,若是真冲突起来,你岂不是要吃大亏?”

墨玉笑着说:“她若来找我,自然要先讲道理,什么事也不过一个理字,我看她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倒不觉得我会吃什么大亏。”

春云看了无可奈何的说:“总之你小心才是。”

墨玉点头说:“我知道了。”转身整理榻上的东西,心中暗想:“看今天的情形,这个乌兰姑娘似是对自己有几分敌意,想必是因为布囊门度王爷。”又想,“不知道她对上次围猎的事知道多少,难道她对布囊门度也并非只是当作姐夫来对待?”想到这里不禁微微一笑,“她说还要来找自己,不知道和她见面又会发生什么事。”

第二日围猎开始,墨玉在围场边上练习骑马。看着围猎已近尾声,她正准备策马回去。身后有人道:“在这里做什么?”墨玉转过头去一看,竟是多囊门度王爷骑马立在身后,微笑看着她。墨玉也没下马,在马上轻轻躬身道:“王爷。”门度王爷笑道:“看来你还并不讨厌看到我。”墨玉想起两个人初次见面时候的情景,轻轻一笑:“王爷又跟奴才开玩笑。怎么围猎还没结束就出来了。”门度王爷说:“今日没去围场,刚把乌兰送回去,等明日再去。”

两个人正说话,却见一只兔子直向这边跑来,竟直直的撞在了墨玉的马蹄上,翻倒在地。墨玉连忙下马,见兔腿上扎着一只白羽箭,伤口渗出血来,她心中不忍,取下白羽箭扔在一边,取出手帕来给小兔包扎伤口。布囊门度在马上看着摇头笑了一下。这时从围场方向两匹马飞奔而来,一直跑到墨玉身边停下来。略小的马上一个孩子的声音道:“阿玛,是我的箭。”墨玉怀抱小兔,抬眼看去,是四阿哥和十岁的弘昀。原来是四阿哥带着儿子一起狩猎,应该是因为弘昀年纪小,所以只在围场边上猎杀小的动物。只听弘昀又叫道:“那是我射中的小兔子。”墨玉看看表情淡淡的四阿哥,笑着对弘昀道:“小阿哥,这只兔子撞在了奴才的马蹄上,奴才捉住了它,所以它应该算奴才的猎物了。”弘昀不依:“明明是我射中的,快还我。”说罢居然扬起马鞭来,墨玉见他扬鞭要打,只是静静站着看着他,布囊门度脸色一沉,策马挡在了墨玉面前。四阿哥一把抓住弘昀的手,喝斥道:“住手,你怎么这么混不讲理,既已被别人捉住,便是别人的猎物。回去。”弘昀被他一喝,噤声不语。四阿哥说罢对布囊门度点头一笑,也不说话,掉转马头,带着弘昀向方才来处而去。

墨玉把小兔抱起上了马,对布囊门度笑笑:“多谢王爷。”布囊门度笑了一笑说:“走,回去吧。”两个人正要调转马头回去,却看见边上的树下一匹枣红马上坐着一个女子,满脸怒气咬牙看着他们,却是乌兰其其格,墨玉愣了一下,乌兰其其格已经策马奔了过来,瞬间到了他们面前,布囊门度诧异的说:“你怎么又回来了?”乌兰其其格怒气冲冲的说:“你是嫌我妨碍你吗?送我回去,就来找她?”墨玉忍不住解释说:“乌兰姑娘,我和王爷只是刚巧遇到……”她突然觉得这话说得太无用,但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她还没想好该再说什么,布囊门度已经高声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的事情,你是越来越蛮不讲理了,如果你姐姐在,也不会让你这样胡闹。”墨玉皱眉,心想:“这样岂不是只会火上浇油。”果然乌兰其其格的脸涨得通红,大大的眼睛里泛起了泪光,转头看了一眼墨玉,眼神中满是怒火和嫉妒,她突然扬起马鞭,狠狠一鞭子抽在了墨玉的马上,她的银马鞭鞭梢带着细小的刺,一鞭落在实处,那马身上竟出现一道血痕,马吃不住痛,顿时狂性大发,前蹄高扬,转了个方向,直向围场方面奔去。布囊门度大惊,怒吼道:“你做什么?”策马便去追,乌兰其其格不受控制的挥了一鞭后,见情势变成这样,也吓得呆在了原地,手足无措。

那马一发狂,墨玉几乎从马上摔落下来,她下意识的伏在马背上抱紧了马脖子,死死抓着马鬃毛,只听见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耳边隐隐听见门度的声音:“墨玉别慌,抱紧马脖子。”然而门度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她心中的恐惧无以复加,脑中只想自己今日怕要死在这马蹄之下。

布囊门度策马狂奔,虽在渐渐接近,却看着墨玉的马快要冲进围场,已来不及在此之前拦下,心中焦急万分,连连挥鞭。墨玉闭着眼睛已经连叫都无力叫出来了,头痛也不合时宜的发作起来,突然她觉得自己的马长嘶一声,突然在高速狂奔中骤然停止,扬起了双蹄,又似乎撞在了什么东西之上,这撞击之力,让她再也抓不牢,直直的从马上摔了下来,这时马也被撞击转了方向马蹄又高高扬了起来,她无力的闭上双眼,只觉得有人飞身过来牢牢抱住了她,把她拖下了马背,两个人滚到了一边,墨玉只知道自己安全了,精神一松,竟晕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