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中秋宴(三)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2080 2012-06-13 16:07:17

  走到清晖亭的时候,园中的昆曲声音渐远,墨玉站在亭边,望着亭外发呆。这清晖亭和慈宁宫外的临溪亭有几分相似,经过的时候,她都会不由自主的多站一会儿。

风从廊下轻过,拨动着发丝,在她脸上亲呢的摩挲,她静静的闭上双眼,这感觉令她想起临溪亭穿过柳阴的月光,缱绻、清冷,如丝般柔和。自己来了多久了,还要在这个森严复杂仿佛永远危机四伏的地方呆多久,难道一辈子也无法再回去了吗?她很久没有想过的这些事情,此时全部涌入脑海,不能承受的悲哀和恐惧让她蓦然睁开了眼,周遭寂静如常。

亭外慢慢踱过来一个人,她呆了一呆,微光下认得那人是四阿哥,他低头走着,并没注意到她,已经上了亭子的台阶。

一如平时自然的反应,墨玉立刻把心事抛在了一边,行了个礼:“奴才见过四爷。”四阿哥仿佛惊了一下,这才看到暗影中的她,怔了一下,说:“免了。”墨玉说:“奴才正准备回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强调马上要回去这一点,心中暗:“老鼠见猫也就是这样吧?”四阿哥仿佛笑了一下说:“好象我从来遇到你的时候,你都是准备要走?”墨玉被他一下子说中心事,竟不知如何回应了。

“既然不急着应差,若是回去,也不急在这一时吧?”他背过身去,没有要让她走的意思。墨玉只能在原地站着,心中沮丧的想:“十三说的对,债是要慢慢还的。”

他又问:“在想什么心事?”墨玉没想他会问这一句,不禁呆了一呆。

四阿哥转过身看着她说:“从刚才皇阿玛夸了你们以后,你就一直闷闷不乐。”

墨玉没想到他竟然也注意到她的情绪,不禁抬头愣愣的看着他,四阿哥有些尴尬的别过了头说:“你什么事都写在脸上,谁都看得出来。”

墨玉皱眉轻轻的说:“是吗?这么明显。”她对自己喜怒形于色的表现很有些不满意。

“你是在后悔?”四阿哥轻笑了一下问。

“啊?”墨玉心想,他只以为自己是为了刚才在宴上的事情烦恼。一时没想出来该如何回答他。

“既然都做了,后悔也无益。况且有些事也许只是你的揣测,不必为了一些没影没形的事,给自己添了烦恼。做事但求心中无愧便好,谁又能知道将来的事?”

墨玉心想:“我却正为了自己知道将来的事而整日心神不安呢。”

他停了停又说:“你考虑的也许太多了。”

墨玉想,“他的话也是有理,我不过是因为十三的话心中便多了一些烦恼,其实现在无论怎么想,也不会知道在自己和容华身上会发生什么,真的是徒增烦恼。”可是一想到自己只知道他们这一群皇子的命运,却对自己的命运一无所知,而自己却又无法逃离这已知和未知纠缠的地方,心中陡然生出一阵恐惧,竟打了一个寒颤。

四阿哥感觉到的异样,皱眉问:“你怎么了,在害怕么?”

“我怕将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墨玉心中有些无助,语气中便带着几分依赖,只想寻求一些安慰,来抵消独自想象时心中的恐慌。

四阿哥的眼神闪动了一下,笑着说:“害怕不知道的事也很寻常,但是害怕没有用,与其去害怕不知道的将来,不如把每天的日子过好,倒更实在。”他难得温和的话语和声音有种平复的力量,墨玉的心渐渐平静了一些,笑笑说:“四爷果然是务实的人。”

四阿哥看她的神情又笑着说:“有时候自欺欺人也未尝不是个让人心里平静的好办法。”

墨玉听他说了这些,心情放松许多,笑着问:“四爷行事也会自欺欺人吗?可真想不到。”

四阿哥笑了一声,想了想说:“偶尔为之。”

“奴才是因为想心事走到这里,四爷又是为了什么?”墨玉放下心事,便开始有些调侃的意思,竟然不知不觉和这个冷面的四阿哥开起玩笑来。

四阿哥微怔了一下,笑笑说:“有点心事,又吃了点酒,所以就随意走走。”

墨玉没想到他这么诚实的回答自己,愣了一下,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心想,若是换作十三或十四,自己便马上会问是什么心事,但是对他却问不出口。

四阿哥却已经自己说出来:“是在想一件事,觉得该做,却又有些不合规距,所以便有些犹豫。”笑着问她,“若是你,会怎么做?”

墨玉想想说:“若是两者选择,我自然是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倒是符合你的性格。”四阿哥笑着说。

“之所以犹豫,不也是担心做了以后会发生什么吗,刚才四爷不是说过应当要把当前过好吗?又说做事但求问心无愧。如果因为规距就连自己觉得对的事都不做了,又怎么能说是问心无愧?若问心有愧,这有愧的日子怎么能过得好呢?”墨玉不知不觉便侃侃而谈。

“明体适用,你倒果然是得了精义了。”四阿哥笑了一声,没再说话。

静了一会儿,他突然说:“这里和临溪亭很象。”墨玉下意识的点头说:“是。”

“好了,回吧,”四阿哥神情变得释然,说了这句便只顾转身走了,和来时不同,他的脚步轻快很多,“从背影看去倒有几分象十四。”墨玉心中想。

第二日,在殿前碰到太子、四阿哥和十三,见太子脸色铁青,四阿哥神情淡然,太子边走边对四阿哥说:“这件事你怎么不先知会我就直接去跟皇阿玛提?”四阿哥淡淡的说:“之前就已经向太子爷禀告过了,您坚持要办,臣弟实在觉得不妥,别无他法,这才……”他话未说完,太子怒气冲冲的说:“你这几年办差办糊涂了吗?连规距也不顾了……”话说到一半,见墨玉低头站在阶前,便住了口,哼了一声拂袖而去。墨玉抬头,看见四阿哥对她微微一笑,回他一笑,躬身行了一礼。却不防十三在后面走过来,带笑低声对她说:“什么时候老鼠见了猫竟如此自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