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事不必穷其极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1046 2012-07-07 11:43:04

  三个人到了园子外,取了各自的马,上马往回走。走了一路都沉默不语,墨玉还仿佛沉浸在那漫声的板竹雅韵中,杜丽娘歌声似在这无边的夜里婉转缭绕,动人心弦,荡气回肠。

十三突然笑出来:“咱们今天可是看了禁戏了,倒是沾了墨玉的的光。”墨玉听了说:“我倒觉得今晚的戏比之前看过的戏好很多。”又转头去问富尔察:“富尔察,你说是不是?”

富尔察还未答话,十三笑着说:“我看纳兰公子怕是一句也没听真吧?”富尔察脸一郝,道:“是有大半听不太懂。”

“听不懂是一说,听没听可又是一说了。”十三嘴角带着一抹揶揄的笑意,富尔察不好回答,便索性沉默不语。十三见了不再说下去,默默走了一段,突然轻轻念了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微微一笑,墨玉看他的神情,心想:“想是又想起紫芸了吧?”

三个人正边走边说,却听到身后马蹄声急,一人一骑飞驰而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马上的人勒缰停住,笑道:“三位就走了,徐某特来相送。”原来是徐华成。

十三笑着拱手说:“徐公子盛情款待,我们感激不尽。只是见天色太晚,我们要赶着回去,便未及当面告辞,还望公子恕罪。”

“是徐某慢待了几位,实在心有抱歉。”转头看着墨玉说:“还只看到十几出,姑娘便要离开了,真是遗憾。”

墨玉微微一笑:“小女子看戏与待事一样,都觉得不必穷其极,我既已晓得结局,又看到了其中最精彩的一幕,便不觉得遗憾,其他的都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停了一下,又说:“今日赶着回去,若是日后有幸,免不得再来叨扰公子,看完全本。”

徐华成听她的话,仿佛被触动,神情若有所思,俄尔释然一笑:“姑娘的话极是,如此徐某不远送,就在此等候姑娘大驾光临。”

墨玉笑道:“多谢公子。”拱了拱手:“告辞了。”十三和富尔察也向徐华成拱手示意。三个人策马沿路而去。

走了一段,墨玉回过头去,见徐华成一人一马,还在原地,在月色中象一道墨色剪影。

十三呵呵一笑:“这徐公子也算是一个痴人。”转头又看着墨玉怪道:“你何时偷偷看过这《牡丹亭》,居然知道结局?”墨玉愣了一下,心想:“自然不能跟你说我读高中的时候就看过了,只能用蛮了。”便看着他故作犹豫的说:“这个么……”一扭头哼了一声,不屑的道:“自然不能告诉你。”策马便走到前面去了。

十三看着她,哑然失笑,转头看着富尔察:“嘿,这丫头越发没大没小了。”富尔察只是含笑不语。十三不甘心的在身后大声说:“你如此嚣张,就不怕我告你去么?”墨玉头也没回,扬了一鞭,飞驰而去,留下十三在后面啼笑皆非,富尔察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