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太子的恶行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1341 2012-07-08 10:11:06

  马到行宫后园门口,三个人下来,富尔察招手叫人把马牵走。

几个人刚走进门,却听见有嘤嘤的哭声。循声过去看时,却见后园一间偏房里似乎有人。走近前从窗户看去却是五六个年轻女子,坐在房中哭泣。

三个人对视一眼,正在疑惑,听有人恶狠狠的道:“哭什么哭,让你们进来侍候太子爷,是祖坟上冒了清烟的事,你们几辈子修不到的福气。都给我老老实实,少哭死哭活的,否则......”一声冷哼。

一个女子泣声道:“老爷,我家里还有父母孩子要照顾,让我回去吧。”其他几个女子听她一说,也连声哀求起来。

墨玉咬着牙,转头看看十三。十三的脸已铁青,走过去,一推门进了房间。却见太子宫里的太监何柱儿和一个小太监正叉着腰站在屋里,听见有人进来,忙转过头来看,十三冷笑道:“哟,是何公公。”

何柱儿和那小太监连忙跪下行礼:“见过十三阿哥。”

十三也没叫他们起来,看了看屋里的情形道:“她们都是什么人?”何柱儿对这个好打不平,性格耿直冲动的十三阿哥有一些畏惧,嚅嚅的说:“都是从民间选来的女子,是本地官员进给太子宫里的。”

十三冷笑道:“她们为什么哭?我看是强抢来的吧?你们这群欺下瞒上,不怕死的奴才!太子爷贵为储君,宽厚仁慈,体恤爱民,怎么会做这种抢人妻女,丧尽天良的事情,你明明是自己作恶,反诬太子?真真是反了。富尔察把这奴才捆了,带去见太子,就说他在外面强抢民女,败坏主子声名,看看会定他个杖毙还是剐刑。”

富尔察答应一声,便要过来拿何柱儿。何柱儿被十三几句恶狠狠的话,吓得全身发抖,声音打颤道:“十三爷饶了奴才,奴才下次再也不敢了.....十三爷慈悲心肠......体恤下人.....念在奴才初犯,就饶了奴才吧。”

富尔察在边上轻声说:“十三爷,看在他是初犯,要不把人都放回去,就算了吧。”

十三看了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何柱儿,冷哼一声:“下次再让我看到,绝不轻饶。”转身大步走出门。

墨玉站在屋外,听着十三和富尔察的话,微微一笑,暗想:“这两人的双簧唱得真是天衣无缝。”

往园子里走的路上,十三一直铁青着脸,隐隐的听到园子里有丝竹声转来,看来宴席还没有结束。他站住,似乎在考虑还要不要去席前,想了一想,转头对墨玉说:“回去休息吧。”便抬脚往御花园走去。墨玉在他身后道:“十三爷…….”十三回头对她说:“放心,我只是去给皇阿玛请个安。”墨玉点点头,看着他走远。

第二日,墨玉奉茶时,刚好看见太子和十三正在园中,看太子的表情既怒又惊,狠狠的瞪视着十三,十三倒是一脸的坦然。两个人在说些什么,远远的听不清楚。心中不禁有些担心。

而后见两人向这边过来,忙垂首站着,待太子进去以后,在后面轻轻拉了拉十三的衣袖,十三转回头,墨玉对他使个眼色,示意他到边上。然后轻声问他:“你刚跟太子说了?”十三笑道:“是啊,我就告诉他昨天我把人放了。”

墨玉皱眉:“你不怕太子因这事怨你?”

“有什么好怨的,我这是为他好。”十三仍是一脸淡然的笑,墨玉突然想他这神情竟有些象四阿哥,回过神来又说:“你觉得是为他好,太子爷可不会这样想。”

“我也知道,不过我做事只是按自己心意去做,别人怎么想,我不去管也管不了。”

墨玉看着他,摇头叹气。十三笑笑:“你莫叹气,我也不是逞匹夫之勇的人,昨晚的事我不说太子反正也会知道,与其任由那些奴才去添油加醋的说,我自己来说明白,至少也算给自己一个交待。”

墨玉点点头:“我明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