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梁祝化蝶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1006 2012-07-08 18:51:56

  走了一段,墨玉终于笑出来:“果然,断桥有奇遇。”

富尔察看她一眼:“何来奇遇?”

墨玉笑着说:“刚才白堤上遇到的那位姑娘啊,她的手帕早不掉晚不掉,就在我们跟着的时候掉了,还不偏不倚掉在了纳兰公子你的面前,岂不是奇遇么?只可惜刚才走得匆忙,没有问及她的名字家世。”

富尔察笑着说:“不如我们转回去问问?”墨玉拍手道:“好啊,我正这么想。”

富尔察哂笑摇头,不再理会她,策马往前走。墨玉跟上去,嘴里又说:“那姑娘长得真美,富尔察,你不觉得么?”富尔察看也没看她说:“是么,我倒没在意。”抬头看了看天色又说:“我们还是先快点回去,看样子要下雨了。”墨玉应道:“好。”

两个人沿着西湖绕了大圈,路过敷文书院的时候,墨玉下了马,站在门口望了半天,门前的簇簇花丛中对对五彩斑斓的蝴蝶飞着,墨玉看得出了神。

富尔察在边上问:“想什么?”

墨玉回头看看他笑了笑,又转头看着那花丛中的蝴蝶说:“听说这些蝴蝶中有一对便是梁山伯和祝英台,他们草桥结拜,在此书院读书三载,朝夕相处,感情深厚,十八相送,楼台相会,两情相悦,只因父命难违,祝英台要另嫁他人,梁山伯因此含恨而死,英台出嫁路过坟前,雷电破坟,英台投坟而入,两个人双双化蝶,之后便飞回到这个有他们最美回忆的地方。”梁祝的故事,富尔察以前也曾听说过,今天在这书院门前,蝴舞花丛的景致中,听她柔声娓娓道来,却觉比以前更令人感伤,不禁半晌无语。

静了一会儿,墨玉忽然又笑道:“世上哪有象梁山伯那么笨的人,三年都还不知道和他同床共枕的是个女子。”

“也许他知道,没有说出来,也未可知。”他的感情不过藏了三年,有些感情也许要藏在心里一生一世也不一定,富尔察心中想,脸上却仍是淡淡的微笑。

墨玉听他的话又回过头笑着说:“若是这样的梁山伯,倒比懵懂不知的更好。”

富尔察笑道:“哦?”

“世上的痴情女子并不少见,哪曾见过甘愿默默守候一生的男人。不然《诗经》里怎么会全是怨妇诗,而无痴男诗呢?”墨玉歪头笑看着他。

富尔察笑笑说:“你又怎知这世上没有痴男诗?‘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不就是么?”墨玉失笑道:“我从没听说过,这一句是写痴男的。”

“婵娟便指月亮,也暗谕嫦娥,月宫遥不可及,但此人一生所愿只求与嫦娥长久相伴,不是痴男么?”富尔察徐徐说来,神情泰然自若。

墨玉听了啼笑皆非:“富公子,我以为会胡诌的也就是十三爷和我了,想不到你比我们两个更能胡诌。”富尔察拱手道:“多谢姑娘盛赞。”说罢,两个人都忍俊不住,相视大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