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不想见你流泪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1180 2012-07-04 09:28:27

  走过围廊的转角,富尔察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廊外塘边的墨玉。他愣了一愣,停住了脚步,站在阶下看着夜色中她默然伫立的侧影。她似乎很不开心,微蹙着眉头,神情看上去分外忧郁,苍白的脸上依稀有泪光闪动。她竟然在哭,他皱了皱眉。

初春的晚风仍有些刺骨,她却似乎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呆呆站立,任由风吹着单薄的衣衫,一动不动。此时她已不再是白天那个淡然从容,谈笑自如的女子,在这夜色的掩藏下她毫无防备的流露出来的只有孤单寂寞和柔弱无助。从第一次看到她,她一直如清晨的阳光一样明丽,见过她调皮蛮横,语笑嫣然,也见过她善解人意,温柔娴静,却从未见过她这样忧伤的神情,他忍不住想,是为了谁?心中竟生出钝痛的感觉。

她突然自嘲的笑了一笑,这笑容看去却只觉彻骨悲伤,就如那天在檐下避雨时的神情一样令他的心不由自主微微牵扯,她到底在想什么,她的心里似是一直装着太多从不示人的心事,让人无从猜测她究竟在为什么忧郁难过。虽然近在咫迟,却只觉得她那么遥不可及,更不可触碰,似乎只要轻轻发出一点声音,她就会突然如烟雾般的消失在这空寂幽冷的夜色中。

他忍住心底里生出的叹息,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不能再移动半步。也许只能等,他想,等她自己从梦里醒来罢。

在这压抑寂静的夜色里,连虫鸣声也停止了,仿佛一切都突然停滞下来,无声无息,一前一后两个人影,在斑驳暗影中悄然而立,各有所思。

心情渐渐平静下来的时候,墨玉突然想:“原来没有什么是不能过去的,就象伤口,总是会愈合,只是时间长短罢了。”她这样想的时候,便觉得自己的心,如同一只河贝,慢慢合上了坚硬的双壳。就算是逃避吧,只是需要时间,她想。对着空中笑了一笑,垂下眼帘,转回过身来正看见身后静立的人影,她惊了一下,尔后又笑了:“富尔察,是你?”

富尔察定下心神,笑笑说:“皇上还在和张大人他们议事,我在这各处巡查一下。”

墨玉一边点点头,一边似是随意的抬手拭去了脸上的泪痕。

富尔察看看她,心中微叹,忍不住问:“你有心事?”

墨玉微微愣了一下,嫣然一笑:“心事是有,可是也不会告诉你。”想了想又说,“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那就要看纳兰公子能不能等了。”在人前她又成了那个活泼伶俐的御前宫女。

富尔察见她神情回转,心中觉得一些释然,笑着说:“你放心,我一定会等到那天。”墨玉听了笑出声来。

“我想起在茶楼你打图阿的情景,和刚才的你就象是两个人一样。”话一出口,不禁有些后悔,只怕一不小心又触动她的心事。

墨玉却不以为意,抿嘴笑着说:“纳兰公子,你是想说,在你心里,我一直是一个泼辣货么?”富尔察哑然失笑,看着她明媚的笑容,心中想:“不管真或是假,这样也好过看见你流泪。”

灯光下,墨玉拿出那枝樱花簪子,看着簪子上的那朵白玉樱花,静下心来想,其实他也算是帮了自己,怪只怪自己都不知道,心里原来一直藏着许多那样的心事,她轻嘲的一笑:“如何逃避?这簪子是他送的,以后只怕每日都要戴着,逃得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