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盛京之行(五)-牛郎织女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995 2012-07-23 07:35:00

  再往前走是一个开阔的广场,现在倒象是个热闹的集市。听到一阵锣鼓曲弦声,抬头看前面几步远的地方,围了一大群人,墨玉立刻来了兴趣,也好奇的凑上去看,原来那人群中正在演皮影戏。她看了一眼四阿哥,四阿哥笑着说:“你若想看就去看看热闹。”

两个人在人群中挤了个位置站着看,演的却是《牛郎织女》,正看到牛郎拿了织女的羽衣,金牛星要促成二人的情缘,织女有些犹豫。

牛郎说:“你曾说过只羡鸳鸯不羡仙,你都忘记了吗?”接着金牛星说:“你们俩天上人间情意想牵,今朝相会了却夙愿。”

牛郎把衣服还给了织女:“给你衣服,快穿上吧。”金牛星又说道:“这才是天生不容作伴侣,地下喜开并蒂莲。”

牛郎和织女一起唱道:“从此不受天规限。挣脱枷锁到人间。”终结成连理。

墨玉看着噗哧一笑说:“这牛郎可算不得君子。”

四阿哥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说:“若只做君子,织女岂不是早已飞走了?”

墨玉点头说:“那倒也是。”话一出口,突然便想起他给自己包扎伤口的事,心中便一阵发慌,连忙把羞红的脸别向了一边,稍稍平静才转回来,偷眼看他,他却神情专注的看着台上的戏,似乎并未留意她的反应,她心中稍安,便也望向台上接着看下去,待她全神贯注的看的时候,四阿哥转过了头看着她,轻轻一笑。

“一条大河翻波浪,隔断夫妻各一边。浩浩清波空相望,声声哀呜血泪斑。咫尺天涯难得见,一河阻隔万重山。泪滴天河河水涨,怨结成恨恨海难填。”被银河隔在两边的牛郎织女含泪相望,歌声荡气回肠。

墨玉看着叹了口气。此时台上已演到雀桥架起,牛郎织女七夕相会,两人双手相搀,“雀桥架起通银河,夫妻相会庆团圆,人间留下传奇话,万古千秋作美谈。”观众都鼓掌叫好,大声喝彩。

两个人从人群中挤出来,墨玉一路走着默然不语,四阿哥突然笑道:“不是很好的结局么?为什么闷闷不乐?”

墨玉轻嘲的一笑说:“我只是在想,所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真的有么?别后经年,故人不识,这才是人之常情。”

四阿哥摇头说:“你心里不知道想什么,万事都是如此悲观。这世上如此多的人,既然有人这样写,必也会有这样的事和人,你总是抱着不相信的态度,又怎么会开心?”

墨玉扭头看着他说:“难道你就什么都相信?”

四阿哥笑了笑说:“姑妄听之,姑妄信之。能得心静,何乐不为?”

墨玉哼了一声说:“你这又是说的自欺欺人罢?”

“聪明。”四阿哥笑吟吟的看着她。

他这一句倒让墨玉愣了一愣,看看他。“是真的赞你。”四阿哥说着脸上的笑容越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