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我欲心静风不止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1339 2012-08-01 07:34:00

  看了一晚的郎情妾意,恩爱万般的好戏,墨玉饭也没吃多少,只觉得肚子空空,一路走来心中恼恨,这一晚饿着肚子,不知道要怎么过去。

走过御花园的荷花池,她又停了下来,看着那一池已凋残了一半的荷叶发呆,时过境迁,那日赵正失足落水的些许痕迹早已消失不见了,物非人非,也不过是几月时间而已。她轻叹了一声,肚子又开始咕咕响了。想了想,咬咬牙转身向乾清宫御膳房的方向走去。

御膳房中难得竟有好些点心果蔬,墨玉一边奇怪,一边忍不住去拿了块桂花糕,边吃边一路看过去,真是奇怪,今日为何还剩如此多的食物,康熙原是最讲节约,不允许随意浪费,御膳房的东西,当时如果吃不完,都会送到其他后宫或是赐给大臣,有时也赏给太监宫女们了,难道这么晚了,康熙还和什么人在乾清宫议事?她边想又边随手拿了一块糕,刚往嘴里送了一口,身后有个人压低着声音说:“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这里偷吃东西?”

墨玉吓了一跳,一口噎在喉管处,立时便喘不过气来,后面那人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来在她后背连捶带打,终于咽下去,回过气来,她大吸几口,心有余悸的去看身后来的那个人,一身常服长衫,俊眉朗目,笑容促狭,却是十三,不禁大为恼怒:“你想害我的命么?”

十三笑着说:“你这是做贼心虚害的,若不是我及时,你真丢了小命了,你不谢我救命之恩,反倒怪我?”

墨玉白他一眼:“若不是你那一声,我又何至于这样?还敢说救命之恩?”边说边倒了一杯水喝下去。

十三笑道:“你这样子倒象几日没吃没喝一样,至于饿成这样?”

墨玉觉得胃里舒坦一些,便笑道:“看了一晚上戏,什么也没吃成,饿得我看那天上的月亮也象大饼一样,十三爷怕是没试过吧?”

“看戏?你上哪儿看什么戏了?”十三一边也随手拿了那桌上的伏苓糕边吃边问。

墨玉没答,只问道:“十三爷这会儿怎么还来这御膳房?”

十三叹口气摇摇头:“皇阿玛在和三哥他们议事,我陪到这会儿,肚子空空,来寻点吃的,没想到竟有同道之人。”墨玉哼了一声,懒得理他。

十三又说:“你还没说看了什么戏呢,说来听听。”

墨玉想起毓庆宫里的情景,不禁一笑:“我今日去见慧珠姐姐了,和她吃了一餐饭,看了一场戏。”

“看你这神情,想必看的是郎情妾意,恩恩爱爱的好戏吧?”十三戏谑的笑着。

“十三爷心如明镜,什么都瞒不了你。”墨玉抿嘴笑道。十三只是一笑,并未说话。

墨玉笑了一会儿,又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想,那句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话果然是对的,我真是枉做了痴人。”她说了这句以后,在桌边坐下来,手撑着下颌,静静想着刚才慧珠的妩媚羞涩的神情,不禁又哂笑微微摇头。

半晌也没听到十三说话,她抬起头,十三正不转眼的看着她,眼神说不出是喜是悲,她从没见过他这样的神情,不禁呆了一呆,轻声道:“十三爷?”

十三仿佛惊醒过来,定了一定神,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和四哥,有什么事吗?我怎么觉得,你既不象以前那样怕他,却又好象倒比以前更冷淡了。”

沉默不语,墨玉难得的心静总是这样不堪一击,每日只是在逃避,可是拿起樱花簪会心痛,奉茶的时候看见他会走神,偏还有这个没心没肺的十三又来问三问四,心里突然怨起十三,为什么,你偏要问?

她难得在自己面前这种情态,到底发生什么事?十三正想追问,门外语声传来:“十三弟,你是要在这御膳房过夜么?”是三阿哥的声音,十三连忙答应一声,无奈的看了一眼墨玉,走了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