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幽怨已生香魂远,怎知君心似我心?(四)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938 2012-08-11 07:27:00

  三人都不说话,气氛便显得有些沉寂诡异。

半晌,终于还是那老者开了口:“姑娘名叫墨玉?”

墨玉哑然失笑:“老丈如此劳师动众请了小女子来,竟不知道小女子名字,莫不是绑错了人?”

徐华成眉梢轻扬,抿唇微笑,这丫头真是嘴硬得很。

那老者不以为忤,转头对徐华成笑道:“模样有七分相像,性子却是一点也不像。”徐华成微笑不语。

墨玉心生疑窦,暗忖:“这二人说的这是什么意思?”这样想着,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是静观其变。

那老者转回头又笑道:“小姑娘性格倒是爽朗,既如此,老夫也不多说罗嗦的话了。”说罢神色转为凝重,看着墨玉,慢慢说:“你只知道你叫墨玉,你可知道你本应该姓徐,小名就叫兰儿。”

一句话只让墨玉心慌神乱,魂飞魄荡。

她曾做梦都想知道,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样的过去,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又姓甚名谁。

可是自从那日山中一行见过那凄凉冷清的空屋孤坟之后,她不敢再去问自己这些问题,她的娘亲,背负着不洁的名声,被休出门,含恨而去,她因着娘亲的怨恨而怨恨那个休弃娘亲的男人,不再想知道他是谁,只想把他埋藏起来,不愿去想……他,从此对自己而言是一个无关的无谓的人。

可是终于还是听到了,还是要面对了,原来他姓徐……原来自己是有名字的,叫兰儿……

她不知道心里是喜是悲,是愁是怨,是爱是恨,乱了心神,再也不能不动声色,泪水不知不觉早已不受控制的滑下脸庞。

可是……她突然回醒,怎么能凭一句便信了他们,这么一想,静下心来,她轻拭泪痕,微笑道:“老丈怕是在说书罢,我只会看戏,做不了戏中之人,更不象徐公子唱的一出出炉火纯青的好戏。”

还在怨自己欺骗她了么?徐华成皱了皱眉,被她这样借题发挥的骂了,只能苦笑。

那老者淡淡一笑道:“你头上的樱花簪便是铁证,那是我堂弟送给弟媳的信物。”他伸出手来,墨玉这才发现,原本簪在自己头上的樱花簪,此时却在他的手里。

墨玉心中一酸,仍强道:“老丈说笑了,这簪子虽做得精致,却也不是什么稀世奇珍,物有相似,并不出奇。”那簪子原本也非自己那枝,是四阿哥仿做了送给自己的,想到这里,突然只希望他就在自己面前,就象那日在木兰围场,便可以伏在他肩上大哭一场。

那老者听了,沉吟点头:“你说的也不错。”又笑着道:“也许另一个证明倒比这簪子可靠得多。”

墨玉心中一惊,看着他脸上诡异的笑容,心中不由大为紧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