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幽怨已生香魂远,怎知君心似我心?(五)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983 2012-08-12 07:42:00

  那老者把簪子交给徐华成,两手推动轮子,往她这边慢慢行来:“你可知道,你小名为何叫兰儿?便是因为你从小背腰处便有一个花形胎记,你出生那天,三弟说此形迹甚美如兰……便叫你兰儿。”

他声音虽轻,每一个字都如一声炸雷,重击着墨玉,她睁大双眼恐惧的看着他的轮椅渐渐逼近,连退了几步,终于崩溃,掩面哭着大喊道:“你别过来……别过来……”她的后腰处,袖箭伤痕旁边,便是那生而便有的……兰花胎记。

……只觉仿佛一把钢刀,扎在了心头,渐渐深入,穿透了心脏,仍不停止,翻转搅动,血肉模糊……心如刀绞……原来是如此的痛。

听到她撕心裂肺般的哭叫,那老者愣了一愣,停下来。徐华成看着她,脸上只是关切和不忍,她这样悲伤无助……让人只想上前拥她在怀里,让她痛哭渲泄……苦笑一下,自己在想什么?

她蹲在地上,埋首在双臂中,压抑的哭泣,双肩耸动,身子颤抖。徐华成再也抑止不住,上前蹲身在她面前,柔声道:“别……太难过……你起来罢……”他惯会唱戏,能言会道,此时却突然笨拙起来。

他的话却似乎起了作用,墨玉的哭泣竟真的渐渐停止,徐华成刚刚稍微放心,墨玉抬起头来,看着他问:“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你们想要什么?”她脸上泪痕尤在,面容惨淡,眼神却冷洌得摄人,声音更是阴森。徐华成心中一梗,原本要伸出去扶她的手,停在了半空。

自嘲的一笑,徐华成站起身来,看着墨玉,她慢慢的站起来,也是直直的盯着他。她的眼神,不再象以前清澈明净,满是防备怀疑,甚至还有……厌恶。徐华成心中万分懊恼,自己真的做错了?

“果然是倔强啊,这一点倒象足了三弟。”那轮车上的老者叹惜道。

墨玉转过头去看他,并不说话。

“老夫好歹也算是你的长辈……”那老者见她眼中的桀骜不驯,摇头苦笑。

“为什么……现在来找我,告诉我这些?”墨玉渐渐的冷静,语气平缓下来。几日内她经历了太多的大悲大痛,竟让她瞬间长大,学会了在这痛苦中快速的平复。

“好,既然你这样爽快,老夫也不相瞒。这里曾是三点会的分坛‘莲花圣坛’的旧址,我会的宗旨便是奉行玄天圣帝,顺应天命,聚集教众,反清复明,重振华夏。”

他说的情绪有些激动,墨玉却毫无感觉,什么“顺应天命”,什么“重振华夏”对她而言,都如笑话。何为天命,若是天命,又如何被这所谓蛮夷夺了天下呢?

那老者看她面无表情,摇了摇头,接着慢慢道:“我的堂弟,你的父亲,徐名宣便是这‘莲花圣坛’的坛主。”

他这一句恰如晴天霹雳,原本还在轻蔑嘲笑的墨玉被震得愣在当地,呆若木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