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宫梦如烟·墨玉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五)

清宫梦如烟·墨玉 尘亦不凡 1244 2012-08-20 10:31:00

  送茶到十三营帐的时候,他正在写字,看见墨玉进来便笑道:“正在等你。”

“等我?”墨玉把茶汤放在他桌上,也不行礼,撇嘴道,“若不是我来呢?”

“那就只好去找你了。”十三不以为意的笑着,把手里写好的一幅字递给她,“看看写得如何,送给你的。”

“难为十三爷又费力写字贴。”墨玉一边笑着说,一边接过来,那纸上写的是:“应知凉言非有意,何惜疾足释董郎”

愣了一愣,改了神情,抿唇不语。

十三似笑非笑道:“写得不好?”

“十三爷的字自然是好的。”墨玉把纸放在桌上,面无表情的说,“只是为何要送我这两句。这里既没有蔡文姬,也没有曹孟德,又哪里来的董祀?”

董祀犯了死罪,蔡文姬为他向曹操求情,曹操说斩首的文状已经发了,怎么办呢?蔡文姬答道:“明公厩马万匹,虎士成林,何惜疾足一骑,而不济垂死一命乎?”意思是说,你这里有那么多好马,又何必吝惜一匹快马去把文状追回来呢。曹操听了她的话,便下令快马加鞭收回文状,宽恕了董祀。

他用这典故是想暗示什么?让自己不要怨四阿哥么?他又知道了什么?

十三嘴角微勾,轻笑道:“只要能消得怨解得恨,我倒不在意勉为其难学那蔡琰。”拿起那张纸又笑着说:“你学问倒是越发精进了,也省的我还要费力解释一番。”

墨玉听了噗嗤一笑,睨了他一眼道:“墨玉自知蠢笨,真是让十三爷失望了。”

“这典故虽用的生硬,应该也算勉强能对付一下……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救董祀一命,唉。”十三摇摇头,对着那张纸叹了口气,转头对墨玉道:“墨玉,你说呢?”

墨玉拧着脖子,哼了一声:“十三爷倒是想做蔡文姬,也要有那董祀等你去求情,只怕你一厢情愿,自说自话,唱的是一出独角戏。”想起那日四阿哥的话,心中便一阵伤神,轻轻咬了咬唇。

十三听了,注目去仔细打量她的神情,轻笑一声:“你说的也是,是不是董祀么,的确要考量一番才是。”

他放下手中的纸,把桌边的匣子推到她面前,笑道:“这是那董祀死活送来贿赂的东西,你帮我看看值不值当。”

墨玉看着他略带戏谑的笑容,迟疑一会儿,咬咬牙,打开了匣子,看见里面的东西,不禁呆了,里面竟是两个皮影小人,做的只有手掌大小,色彩艳丽,精美绝伦,一男一女,竟和盛京那日看的牛郎织女一模一样……是何时……

十三见了她的神情,笑意渐深:“看来还果真是董祀啊。”

墨玉回过神来,冷了脸,盖上匣子道:“是不是董祀,也要十三爷这唱蔡琰才知道……我如何知道。”原本看着这皮影只觉心动,蓦然又想,差点又做了你心血来潮耍弄的对象了吧?竟觉得气愤不已,边想边说,最后只觉得仍不解气,咬牙又说了一句:“我只是一个宫女,不该知道的便不必知道,这规距怎么敢忘。”

她硬梆梆的一句话,听得十三发愣,只道她今日犯了哪股邪,竟和自己说这样的话。

掀帘正要进来的人,带着酒意却听了个明明白白,心中重重的一挫,这酒的确太烈,酒气上头,竟让他身不由己动不了半步。

墨玉转回身正欲往外走,却看见四阿哥呆站在帐门口,料想是听到了自己的话,一时心思纠结,却咬牙抿唇,行了个礼什么话也没说,便侧身从边上走了出去。

十三苦笑道:“……这丫头是中邪了么?……哎,这董祀可只好听天由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