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维也纳的悲伤(全本)

第八节:谢沐阳

维也纳的悲伤(全本) Cathyn可欣 1391 2011-09-11 20:45:17

  “你觉得怎么样?”流浪汉的眼睛里带着希望。

“恩,非常精彩。”落落看着诗,口是心非地说道,当时学英国文学,因为喜欢这首诗,她早就倒背如流了。

“这是你的酬劳。”落落从钱包里拿出十欧元给他。

“谢谢。”流浪汉拿着钱安静地望着平静的多瑙河面。

来维也纳快一年了,落落读的是私立学院,学费很贵,私立维也纳音乐学院是外国留学生申请进入维也纳音乐学院的最佳捷径。这所学院虽然很烂,是私人的。但对于急于出国却水准不够的艺术类学生来说,是最好的通道。

钢琴专业是两年制的,还有一年就可以毕业了,还有一年就可以不再受制于人。

为什么上帝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我会跟一个叫什么陈艾琳的女人长得相像,更可笑的是,我竟然是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这真是荒唐,夏金喜欢我,他都可以当我爸爸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多疑的夏夫人,你真是可怜。

出国的时候,张小姐对陈落落说过,留学,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张小姐好心提醒,自己却没有在意。现在想想,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奥地利私立维也纳音乐学院的校门口,谢沐阳正巧路过那里。

上次演奏会,那个弹《出埃及记》的女孩,回去后,谢沐阳一直想着她。穿着演出服的她很优雅,又有一种精灵似的气息。像《恋爱中的宝贝》中的周迅,其实,她长得就像周迅。

迎面走来了那个女孩,没错,就是上次在音乐厅见到的那个女孩,陈落落。

“陈落落,你还记得我吗?”谢沐阳兴奋地迎上去。

“你是谢沐阳。”

“还好,你记得我。”谢沐阳说着。

“你都自我介绍过,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落落说道。

谢沐阳望着校门口来来往往的学生,“你有空吗?”

“你有事吗?”落落问道,她不喜欢在陌生人面前浪费时间。

“算是吧,我想跟你聊聊天,就当多一个朋友。”

“好吧。”

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厅。

“你好像不太爱说话,你总是很冷漠。好像不太愿意去相信人,这是你给我的第一感觉。”

落落盯着他。

“不好意思,第一次聊天就跟你谈论这样的话题,我很冒昧。”谢沐阳为刚才的话道歉。

“其实我以前不是这样的。”落落品着咖啡,她喜欢曼特宁的味道,苦中带酸,这也是生活真正的味道。

“那天在弹《出埃及记》的时候,你流眼泪了,对不对?”

演播大厅中央和观众席隔得那么远,难道谢沐阳是千里眼吗?落落笑道,“你怎么知道?”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的。”谢沐阳看着陈落落,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当时一直在为你担心,我怕你弹不完那首曲子。”

“不用为我担心,那首曲子我几乎每天都练。我那天没有出什么差错吧?”落落问道。

“没有,你弹得很好。”谢沐阳回应落落。

“那就好。”

“多瑙河畔流浪汉为你写诗,那首诗怎么样?”

落落抬头用疑惑地眼神看着谢沐阳,这个谢沐阳,你到底是谁?“你跟踪我?”

“落落,你误会了,我那天恰巧路过那里,看到你。”

“一个骗人的流浪汉给我默了一首罗伯特•鹏斯的诗,很好笑,明知道他在唬我,我还是给了他十欧元。”落落用咖啡勺搅拌着咖啡。

“流浪汉都会把你骗了。这样的流浪汉在维也纳到处都是,外国的乞丐跟国内的有点不一样,他们选择用自己的一点东西跟你换钱,比如写诗。”谢沐阳笑道。

“你对维也纳很熟悉。”

“我在这里呆了三年。起初,我也被骗过。”

“人总是喜欢骗人,也喜欢利用人。”透过窗户,落落望着大街上来往的人群。

“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呢?”谢沐阳问望着窗外出神的落落。

“因为我被人骗了,被人利用了,一直都是。”落落上齿咬住下嘴唇。

“所以你在弹《出埃及记》的时候一直在流眼泪。”谢沐阳望着这个女孩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