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维也纳的悲伤(全本)

第二十三节:张萍和陈文星的离婚

维也纳的悲伤(全本) Cathyn可欣 1704 2011-11-01 22:20:35

  张萍看着女儿这样,虽说女儿不是她亲生的。可在她心中,她和紫萱的地位一样,是她心头的肉。如今看到养女这样,她的心如刀绞。

陈文星微笑着看张萍,“萍,这些年过得好吗?”自离婚后,他们几乎没有说过话,如果不是落落的问题,他们也不会聚到一起。

看着陈文星,张萍根本不爱现在的丈夫,尽管丈夫是个老师,看起来很体面,她一点都不喜欢。陈文星的眼睛没有离开过她,当年,他们不得不分手,心里都装着对方。

张萍哭了,倒在陈文星怀里,“文星,如果我们不离婚,落落这孩子就不会这样,落落这孩子……我们对不起她。”

陈文星抱着她,他能说什么,他们是有缘无分,只是命运的捉弄。

他们在北京打工,张萍一心一意照顾他们的养女,这小孩很安静,似乎天生就知道,养父母辛苦,带她不容易。

他们给孩子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落落。没有别的意思,这只是陈文星年轻时一个文学梦想的寄托,他用落落这个笔名发表过几篇散文。取落落这个名字完全是希望将来女儿在文学上有造诣。

渐渐地,陈落落长大了,该上幼儿园了。陈文星夫妇决定回家,让女儿回家读书。

很快,陈落落进入幼儿园,张萍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因为小时候一直在城里长大,陈落落一开始就白白净净的,说普通话,周围的小朋友都喜欢跟她玩,都觉得很新鲜。

陈奶奶怎么看张萍也不顺眼,三番五次挑刺。抱怨张萍要绝他们老陈家的后。面对陈落落,陈奶奶更不愿意待见,这孩子,怎么看也长得不像儿子。

女人的嘴巴是最毒的,渐渐地,村里流传出一个这样的谣言,陈落落不是陈文星的女儿,是张萍和一个野男人生的。幼儿园的小朋友不知道是不是母亲的教唆,公开叫陈落落是野种。

小小的落落为了辩解,跟他们打架,她一个人哪敌得过五六个人,她只有吃亏的份,两条羊角辫被他们抓乱了,裙子被撕破了。陈落落哭着跑回家,“妈妈,我们回北京,北京的小朋友比这里的好,我们回北京,他们都是坏人。”陈落落眼泪汪汪地扑在张萍怀里。

年轻的张萍是镇里出了名的美人胚子,大家都说,老实巴交的陈文星压不住这个女人。男人妒忌陈文星有这么好的福气,女人恨张萍长得那么漂亮。

陈奶奶不喜欢陈落落,趁张萍不在,她老是往落落身上捏,捏得她一直哭。“哭什么哭,真是个丧门星,你身上哪有我们老陈家的影子,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竟要我们老陈家绝后,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陈奶奶一共生了八个孩子,七个女儿一个儿子。年轻时,因为头七胎都是女儿,受尽了周围人的白眼,直到有了陈文星,陈奶奶的腰板才算挺直了。重男轻女,在她的脑海里早已根深蒂固,知道张萍生了个女儿,怎么心里都不舒服。看见陈落落,总觉得碍眼。

陈落落已经七岁了,张萍的肚子还是没有一点动静,陈奶奶急了,请了法师来家里。

在大厅,法师摇着铃铛围着张萍转圈,点着纸钱,口中念念有词,时而摇头晃脑,时而不动不语。

法师说,张萍有克夫相,命里无子。

这下可恼了陈奶奶,本来就不喜欢张萍,加上村里一直传陈落落是野种。陈奶奶信了,下定决心要儿子离婚。

那一年闹得很厉害,陈奶奶骂张萍,视张萍为他们老陈家的眼中钉,肉中刺,赶她回娘家。这一切,张萍都忍了,当做没看见。

最后,陈奶奶拿着农药,坐在儿子家门口,放下狠话,如果儿子不离婚,她就当场喝下这瓶甲胺磷。

陈文星是个极其孝顺的人,在母亲的威逼下,含着泪和张萍离婚了。陈奶奶坚决不要陈落落,不要这个野种留在他们老陈家。

张萍带着落落回娘家,原来那个喜欢张萍的中学教师朱校依然没有结婚,对张萍的感情依然还在,在家人的逼迫下,张萍同意嫁给朱校。那人虽是个老师,但不喜欢落落。

张萍是个离婚的女人,不比黄花大闺女。朱校不同意张萍带陈落落过来。

二十多年后,陈落落回忆,自己最快乐的日子就是养父母还在一起的日子里。那时的她被父母宠着,穿着漂亮的衣服。老师和同学都喜欢她。晚上,妈妈抱着她,教她算术。

陈落落被姥姥领到舅母家,她的生活从此改变,她的裙子被表妹琪琪抢走了。长辫子被舅母剪了,打那以后,她的头发永远都是短的,参差不齐,穿着表哥的长衫,整个夏天就那样晃来晃去。身上的衣服发出一股怪怪的酸味,她没有衣服,舅妈也不给她换。小朋友都不喜欢她,嫌她脏,嫌她身上有味道。没有人喜欢她,她就是一个丑小鸭,没有人愿意跟她说话。她再也没有跳过舞,没有人说她漂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