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维也纳的悲伤(全本)

第三十八节:新的开始

维也纳的悲伤(全本) Cathyn可欣 1126 2011-11-27 15:54:35

  陈艾琳在厨房里忙碌着,瑞克说今天会带朋友来家里吃饭。还神秘地对落落说,是来自中国,听说本科也是在荣州大学,跟你一个学校。

瑞克去过那博士家里,回来说,他妻子是一个可爱的妇女,也是个博士,学英语的。做事仔细认真,却总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落落从背后抱住母亲,也知道自己这些天,她为她担心了不少,“妈妈,谢谢你!”

“只要你能重新开始,我再怎么苦也心甘情愿。”陈艾琳打着鸡蛋,正准备做巧克力曲奇。

落落曾在维也纳呆过五年,对欧美的饮食还是不太习惯,面包,巧克力……她一直比较抗拒。而瑞克完全的美式化,他喜欢吃面包,三分熟的牛排。陈艾琳每天为这两个孩子做两份不同风情的食物。一开始,他们家里有保姆,陈艾琳一直不会去管理家务这方面。直到带着女儿回来,她辞退保姆,因为她了解她的女儿,她不喜欢外人。

“我会去找一份工作,努力忘掉过去。忘掉那些不该记得的人,妈妈。”

瑞克在纽约大学,学的是药物制剂,说白了就是药物化学。陈落落想,他们俩真是姐弟,一个娘胎出来,选的专业都是化学,只不过他这个姐姐天生就是叛逆的,对化学有一种天生的抗拒。一进校门就想着转系的事。

瑞克说他很喜欢在实验室里呆着的感觉。负责他们实验的是一位在纽约大学攻读药物学的博士,来自中国,可能是骨子里都流着炎黄子孙的血,博士一来上课,瑞克就对他有一种亲切感。

来自荣州大学,我们是校友,学化学的。

当年,陈落落在荣州大学,化学系是全校考研率最高的院系。大三那年,落落听说小孩考上研究生的那一刻,不禁从背后倒吸一口凉气。

他是研究生,我们的距离更远了。陈落落一直想着,一瓶瓶啤酒往嘴里灌。

邢小冰落寞地看着她,这不是问题。

是,一定是,他是研究生,而我什么也不是,也许在他心中,我就是他的小妹妹。

陈落落一直不希望小孩考上研究生,她甚至对小孩说,你怎么会考上研究生?

这话说得很自私,小孩惊愕的眼神透过镜片直视她,你怎么还像个孩子。

谁说我是孩子,你才是个小孩,永远都是个小孩。陈落落说完这话跑开了。

化学,学化学的,陈落落喃喃道。在这个时候,她想起了小孩,这么多年过去了,从小孩去读研究生起,落落再也没有见过小孩了。不是不想,只是不敢,她认为,在小孩读研的那一刻,他们就有距离了。

QQ,小孩的头像永远都是灰暗的,MSN,小孩的状态显示的是脱机。这些年,一直都是这样,落落有时在想,学化学的人总是很忙,因为她自己也在化学系呆过。去维也纳留学的时候,她很想跟小孩说,我要去留学了,你愿意等我吗?

在维也纳经历了那么多,她遇见了谢沐阳,那个不顾一切喜欢她的男人。于是,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忘记小孩,我们只是朋友,很好的朋友。

“落落,你怎么把鸡蛋和鸡蛋壳拌在一起了。这孩子,你怎么魂不守舍的。”陈艾琳赶紧接过她手中的碗,粘稠的蛋黄和碎鸡蛋壳交织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