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维也纳的悲伤(全本)

第四十一节:我们没有开始

维也纳的悲伤(全本) Cathyn可欣 1455 2011-11-28 14:36:47

  纽约的冬季很冷,白雪装点着整个城市的美丽,大雪纷纷落下,瑞克一早就和朋友出去,今天是万圣节,学校里有活动。

家里很冷清,一直都是,只有陈艾琳和她。

原来张晨晨并没有把我当成他的小妹妹,只是我不知道罢了。佳佳,那个曾经说不结婚的女孩,一直默默地喜欢张晨晨。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关注着他。而我只会把这份感情压在心底,只侥幸地希望我们还是好朋友。当我看到佳佳跟他在一起,是妒忌还是什么,之前对佳佳的友情荡然无存。

是的,佳佳跟张晨晨结婚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们过得很平静。佳佳害怕我会破坏他们的生活,明明是佳佳对不起我,而我倒成了第三者,我们没有开始就不会有结局。

陈落落一直在想着,她很讨厌自己这样,但她没法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

她已经找到工作了,想以此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在一所教会学校教中文。上课的第一天,她讲课讲到一半,整个人就愣在那里,那些绿眼睛、黄头发的小朋友惊奇地望着这个发呆的老师。

陈落落答应过佳佳,从此离开张晨晨的视线,她害怕落落会从她身边抢走他。事实上,是佳佳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和他在一起。陈落落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平静地答应。

她和莫可可已经形同陌路了,不想和佳佳那样,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佳佳说得没有错。不管她用了什么方式,她和张晨晨已经在一起了,这就是事实。

“你怎么过来了?”敲门的不是别人是小孩。陈落落从来没有叫过他的真名,她总是说,我不习惯叫你的名字,我就喜欢叫你小孩。

“这么多年没见,你变了,变得比以前冷漠。”他看着她的眼睛。

“进来吧。”陈落落说着。外面下着大雪,小孩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戴着口罩,只露出戴着眼镜的眼睛。

陈落落递给他一杯热橙汁,“瑞克不在,等他回来让他去找你。”

“我不是来找瑞克的,是来找你的。”

“找我,我们之间有什么说的吗?”陈落落用手撩撩垂下来的头发。

“你读大四那年,我去学校找过你,佳佳说你和邢小冰在一起。是真的吗?”

“是的。”陈落落违心地回答道。

听到这话是从陈落落口中说出来。一开始,佳佳跟他说,他还是很怀疑。但是今天,他信了,完全信了。

“你知道吗?那天我哭了,哭完后就直接坐火车回到郑州。我想你是不会知道我来过,曾经和你那么近。读大学那会儿,你喜欢的人真的是邢小冰吗?”

“是的,就是邢小冰。”

“那时候我一直以为是我呢!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小孩苦笑着。

“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非得等到你毕业后才跟我说?”陈落落其实想说,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对我说你喜欢我,可是我没有等到。

看着陈落落激动的表情,小孩有点不知所措,“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联系,但想到你跟邢小冰在一起,我放弃了。”

“你果然是学化学的,木头。”陈落落的眼睛里闪着泪花,“你是不该跟我联系,我跟邢小冰在一起,你不该打扰我们。”

“落落,我们还能是好朋友吗?”小孩问道。

“不能,我们什么也不是,我们最好不要相见。”

小孩起身走了,也许,陈落落说的话,他永远也不会明白。

佳佳怀孕了,她和张晨晨的孩子,小孩子最需要什么呢?需要爱他的父母陪在身旁。我可以恨佳佳,但我没有伤害那个无辜小生命的理由。

小孩,我们没有开始,不是吗?

陈落落透过窗户看见小孩拉开车门。随着汽笛声的响起,黑色的车影消失在一片白雪皑皑中。

闭上眼,陈落落又想起,大学时,看到小孩冲她笑的样子。傻傻地,落落总是说:“小孩,你笑起来真慈祥。”

小孩憋着嘴:“哇,这是形容老人的词语,我才二十一岁啊。”

陈落落赶紧解释:“慈祥的意思是你太有亲和力了,而且跟谁都能聊得开。我实在找不到别的词语,只有借用一下它了。”

小孩把一团雪塞进陈落落的羽绒服帽子里,“小样,这还差不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