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吸血鬼男友的情敌

救命恩人?

吸血鬼男友的情敌 暗地里笨孩子 2104 2010-12-25 19:11:24

  像是等在门后面一样,欧凝一按门铃,门就“吱呀”一声开了,应着“吱呀”的声响,窗外的晨光在安臣脚下旋出一个不断扩张的角度。“砰!”门突地被人拉住,角度立刻停止扩张。

“昨晚李欣彻夜未归,你知道她去哪了吗?”欧凝盯着安臣,光线勾着他的侧脸,留个薄薄的浅色轮廓。

“她回家了!”说完接着拉门想请欧凝进屋。

“可是她的电话打不通。”欧凝站在门外直跺脚,分贝也提高了些。

看出对方没有想要进屋的意思,安臣捞起一句话:“你在猜忌,李欣的回家是因为我跟她昨天的谈话。”

“是。”欧凝回答时因为底气不足而紧张,她用手扯着衣摆,因为用力,她的手背凸出玲珑的骨节。

安臣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就进了屋,站在窗边沉默。年轻干净的皮肤,浅灰色的嘴唇,黑色薄凉的短发就这样突现在单调的视野里。是不是哪里说错话了,欧凝想试图改善一下这说话氛围,她进了屋,轻轻关上门,斟酌再三后,才慢悠悠的说道:“我,我只是担心她,别看她好像很乐观,没心没肺,其实。。。”

“我只是不能接受你带着愧疚的心来找我谈话。”安臣突然转过头来,紧走几步,凑近欧凝,才轻轻地对她说:“喜欢你是我的事,怎么怪都不该怪到你身上去!”

真是没有想到,几个人站在医院的病房里,看着哭了整宿才刚刚被欧凝哄着睡着的李欣,史蒂文是一头雾水,欧凝是心事重重,安臣是心神游离,只有史蒂凡客观判断了出现在面前的巧合,她示意大家悄然离开好让李欣能安静地休息。

“你先别问那么多。”史蒂凡先堵上了史蒂文的嘴巴,正色道:“先听我说,李欣是我先发现的,你们可以向我发问,但是我有权追问问题。”

话音刚落,欧凝就怕不急待地问道:“她怎么了?为什么会在医院?”欧凝不敢相信安臣会把活蹦乱跳的李欣气到病房。

史蒂凡的回答倒是打消了欧凝的顾虑,她说:“她母亲病了,很厉害。”

“什么?”史蒂文漏掉的那一针还没有补回来,毛衣上就又多了一针,“小凡,你可知道你判定病症可是不能随便的。”史蒂文的意思很明白,对于史蒂凡来说,她说一个人病得很严重,言下之意就是在给那个人宣判死亡。

“病因?”安臣终于开口了。

“没有病因。”史蒂凡为的就是要告诉大家这句话吧!可是史蒂文看着在场的每个人,在看看安臣,他依旧很淡定,连眼底的一抹余光都是平静的。不明白,聪明如他,不会不知道史蒂凡是在试探他。

“该我追问了,”史蒂凡言必行,“欧凝,你可以帮忙照顾李欣吧?”不是问题的问题,欧凝郑重地点头。“哥,”史蒂凡简直是个指挥员的模样,“继续你病毒的案子吧!亲自走访一下吸血盟或许会有所发现,见到左蒙,就让他多陪陪他父亲,毕竟他们可是有几百年没有好好交心来了,可以吗?”史蒂文虽然对李欣妈妈的案子略知一二,但是却不懂史蒂凡支走自己的含义,可是俗话说的好,当哥不为妹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所以史蒂文又怎么会说个“不”字呢!

轮到安臣了,刚才史蒂凡故意说起左蒙与同吸血盟等等,所有人都知道是说给安臣听的,当然包括安臣自己,他是能沉得住气的,他也不怕史蒂凡任何刁钻刻薄的问题,因为他早有准备,准备和盘托出,打一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隐瞒,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可是安臣没有想到史蒂凡却是和善的很,她说:“安臣老师,和我们一起吃个饭吧!以此想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史蒂文和欧凝诧异地看着史蒂凡,史蒂文是因为史蒂凡的态度,他以为她会兴师问罪:“安臣,你救我一命不甚感激,不过想请问你看见狗眼石没?”欧凝惊讶是因为她不明白为何史蒂凡判定救命恩人是安臣。当事人倒是镇定的很,他嘴角稍一松动,回答说:“不用客气。”

始终没有提到狗眼石,亦不说李欣妈妈的案子,欧凝觉得形势十分诡异,就连餐馆里的其他客人怕是也看出了蹊跷,这一桌子人,不紧不慢地挑着菜肴,目光通通纷杂得很,再上一道菜,服务员忍不住看了这四个人一眼,迅速地一眼,唯恐惹出什么祸端,对着众人不怀好意的目光,欧凝首先受够了,她给史蒂凡夹菜,说:“你给我们布置了任务都是九牛一毛,你的工作看来是任重道远了,所以多吃点。”“任重道远?”史蒂凡轻哼了一下,眉角一挑,“你就不怕我心怀鬼胎,李欣可是你的好朋友哦!”

“她同样是你的朋友。”欧凝是绝对相信史蒂凡的,说完话后,欧凝突然就明白了,昨晚那个袭击自己的人就是李欣的妈妈,现在她被杀害了,杀害,这个词一蹦出来,欧凝的心就一下空了,脑袋更是一片空白,然后一言不发。

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史蒂凡想确定安臣对这个案子到底知道多少,他的立场,他的态度又是什么。所以当欧凝将刚上的汤盛起的第一碗放在他面前时,安臣才借机会一次说清楚。他说:“你们其实太客气了,救你们纯属意外。”安臣在为自己说明,对于昨晚的事情,他其实一无所知。史蒂文从刚刚的一席谈话中捕捉了一丝苗头,不敢说是想要为安臣澄清,只不过是不想大家因为含糊也弄巧成拙,他问安臣道:“当时什么情况?你看到一个蓝色的。。。”

“狗眼石吗?”

听到这个词,欧凝才抬起头来认真看着安臣,安臣很遗憾的说:“本想用它救你们的五鬼朋友,可惜失败了!狗眼石已毁,是毁在我手里,可以的话,我也想要负责。”

“它也并非我之物,既是因救人而毁,哦,不,是救鬼而毁就算了,也免得烦我把它寄回西藏了。”史蒂凡看似大方的说辞其实是对安臣的一种信任,她是真的信任他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