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吸血鬼男友的情敌

兵分三路

吸血鬼男友的情敌 暗地里笨孩子 2246 2011-03-03 14:51:56

  终于通过了父亲的考核,不用在呆在吸血盟睡棺材的左蒙,原本想这次回来就可以安守本分地做个好学生,陪着史蒂凡一起作对平凡的情侣,可是,出了这档子的事情,甜蜜爱恋计划又要靠边站了,自己是可以等,但是小凡怎么办?她会老会死。一个早晨,整整一个早晨,左蒙嚼着小笼包如同嚼着白蜡,干涩无味。不行,左蒙有个主意,他试着问史蒂文:“你说,小凡会不会喜欢和我一起旅行啊?我想。。。”

史蒂文在遇见史蒂凡的时候,那丫头还是个流浪者,天南地北的乱跑,这就不难看出她是喜欢旅行的,可是左蒙现在这样问的意思是他打算带着史蒂凡脱离现在的这个气层,这个充满未知变数的气层。左蒙知道史蒂凡身为道家传人的使命,所以他想要他这个当哥哥的帮忙劝说。妹妹的生命安全、幸福快乐当然也是史蒂文所期待的,史蒂文看着自己手中的早餐,是为欧凝精心准备的,不过比起左蒙的大胆,左蒙的心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又能打几分呢?

史蒂文做好早餐就去安臣家看望他,谁料安臣却无影无踪,自从左蒙擅离职守以后,安臣房间的一切都成了空白,空调还在吹,房间的门却没有关,一个很浪费的劫匪,床单上没有丝毫的温度,被子被绞的乱七八糟,一个邋遢的贼,通过此时室内温度的散发情况,史蒂文推断安臣于昨晚就已经被人带走了。算算时间,史蒂文猜想会不会与谋害自己的是同一伙人呢?通过“忆显”和前光镜的帮忙,史蒂文清楚地看出,就在李欣回来的时候,欧凝出门不足十分钟的时间,门缝里杀来一片鲜红色的光芒,如一柄大刀,直直砍向狗眼石,连对抗的余力都没有,狗眼石顷刻毁于一旦。

房间里就只剩下湛蓝色的萤火虫,它们拼劲最后一口气,捧着自己唯一的亮光,它们似乎在大声呼喊,求救!就在红色血光预将史蒂文一刀两断的时候,史蒂文脖颈的心锁似乎听到了它们的求救信号,给红色以致命的抵抗,对决在萤火虫们的消逝声中瞬间结束。是心锁救了史蒂文的命,敌人一定没有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程咬金,一时没有十足把握,所以才会留史蒂文一条性命。不过这个敌手出手既准又狠,还能丝毫不被屋外的欧凝察觉到,它一定不简单!

如果杀史蒂文的目的是因为他会阻碍到邪恶的病毒计划,那掳劫安臣又是为何?难道是保留病原体,等待时间发起第二轮攻击?史蒂文这样的推理结果很自然的就把矛头再次指向僵尸王,僵尸王,这个他们说了数遍,议了多次的大人物,始终还是处在屏风后面。不过既然是三界六道意外的生物就该有适合他们的办法通缉它!史蒂文一头钻进实验室,他想用魂魄追踪系统追踪安臣。人的三魂七魄,三魂是天地人,七魄是喜怒哀乐爱恶欲,电脑显示收索不到安臣的魂魄,收索不到一个人的魂魄,而这个人又没有死,只有一种解释——他在受刑。

安臣身为第七号当铺的主人,却利用职权私自取出元仳珠,还弄丢了它,罪行一定不会轻,加上以狗眼石鱼目混珠,更是罪无可恕。所以既然他身受重伤也难辞其咎。左蒙听完史蒂文的一番解说,他明白了史蒂文接下来的行程,他站起身来,说:“死间,七号当铺,你先去哪?我送你。”

“送你个头啊!”欧凝也冷静了下来,“难道你要开车去这些地方吗?”

左蒙拿起一个小笼包塞住欧凝的嘴巴,算是一报还一报,“你难道看不出来史蒂文现在很危险吗?我是想给他当保镖。”

史蒂文转身向左蒙,谢过他的好意,他突然想起来了,从口袋里掏出心锁递给欧凝,欧凝不接,她摇摇头,史蒂文向欧凝保证:“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任务没有完成,所以,我不会有事的,还是由你保管吧!”

“唉唉。。。”左蒙捅捅欧凝,“暗示,他在向你表白,你知道的,还记得我说过的。。。”左蒙察言观色的结果,知道该适可而止,因为现在不是说儿女情长的时候。

欧凝将史蒂文的手掌合上,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像是一场庄严的宣誓,欧凝郑重的说:“虽然我稀里糊涂,但是我有自知之明,况且左蒙是对的,现在你很危险,就让心锁留在你身边保护你,让我放心,至于我,你要知道,我只想要你的守护。”

别样的表白仪式,男女主角都是那么的庄重严肃,左蒙欣慰的笑容里也泛出点点担忧,其实大家心里很清楚,一种某名的压抑强行闯入他们每个人的心扉,占据了他们巨大的心房,没有聘书,没有预兆,他们在一场场爱与心的邂逅下就撞进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争里。没有退路,未来的路又是那么坎坷,布满荆棘却只能选择勇往直前,一个都逃不掉,因为他们已经被无形的锁链捆绑在了一起。回想自己刚入学的时候还在为学业担心的自己,欧凝觉得一切都是浮云,好像自己在做一场神奇的梦,自己身处在一个流行的魔幻游戏软件里,只有史蒂文给予自己的微笑,左蒙给予自己的支持是那么的真实。

可以说是与此同时,三个人的手机都响了!史蒂凡打给左蒙,说是吸血盟发生了怪事,听着口气,像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因为怕左蒙过于焦急而故意搪塞几句;欧凝接的是李欣的电话,说是薛慕华突然发生病变,医生决定立即手术,电话那头的李欣显然承受不住母亲再次的闯鬼门关,她需要欧凝;史蒂文的电话是他一直在等待的,死使的回电,约定准确时间,史蒂文前去死间,寻找安臣。三件事情,都很重要,既然如此,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兵分三路,刻不容缓。

分别在即,左蒙早晨提出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答案,他想要把史蒂文的回答当做使命来完成,他需要一个回答,那将会是一份坚持。可惜史蒂文的思考永远都像是在竹林里漫步,看似清新实则烟雾迷蒙,还好有阳光,它的穿透力能让竹叶上的露珠发生它意料之外的光彩,然后就会在美丽中消失。于是史蒂文在层层竹林寻觅过后,只得到了一个讯息,一个给自己,给左蒙同样的讯息:他们就是等待阳光的露珠,没有预设的美丽,只有永恒的坚持。等待和守护现在是他们唯一的信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