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魂穿:又岂在朝朝暮暮

魂穿:又岂在朝朝暮暮

MEI655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2-12-06上架
  • 12963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懒人

魂穿:又岂在朝朝暮暮 MEI655 1994 2011-03-28 13:24:14

  曼珠楼七年前崛起,其财力无人能及,即使是皇帝的国库也不一定有其一半。商铺遍布各个国家和行业,经营最多的是米,盐,油等粮食业,素国的粮食类几乎被曼珠楼垄断,其他的都是些自家小本生意。

曼珠楼楼主名为妖月,无人知其楼主是何许人也,更无人见过其相貌,妖月楼主就如传说般存在着,传说她带着半面黄金面具,遮住的是风华绝代的容颜,传说她只穿一种裙摆高开叉的贴身袍子,袍子永远只绣一种图案,彼岸花,那种不祥的花卉,生在路边只会被烧掉或砍掉。四年前她为自己在皇城外建造了座彼岸堡,整座堡被一条很宽的河流围绕,东西南北都设有木桥,木桥虽宽,但白天放下,到了晚上就被收起,彼岸堡便变得与世隔绝。彼岸堡的外城种满了彼岸花,彼岸花开时彼岸堡犹如忘川般让人不敢靠近。

再说说曼珠楼。

曼珠楼有三个当家,大当家叶岚,二当家顾云峰,三当家夏薛琦,三人各个品貌不凡,至今单身,又在各个国家来回穿梭,所以憧憬他们的女人可谓是国际化。

曼珠楼的存在,各国皇帝都敬畏三分,不管哪个国家发生自然灾害,曼珠楼离受难区最近的商铺都会第一个派送救济品,在皇帝还不知情时就已经救济得差不多,曼珠楼得到天下百姓喜爱,故,生意风生水起。曼珠楼的某些首饰,服饰都是限量版,所以曼珠楼的饰品也成了身份的象征。

“混蛋叶子又跑到哪去了”彼岸堡的天叶阁内传出一记河东狮吼。

“回,回堡主,大当家,去,去······”丫鬟小丸子被发出狮吼之人吓得说话都开始结巴。

“去哪了”阳月不耐烦的敲打着桌上已经堆积成一座小山的账本问道。

“去,去一号赌场了”说完小丸子连忙低下头,等着挨揍,堡主吩咐她看住大当家,让他把账本都看完了才准出去玩乐,可是她哪看得住狡猾的大当家,只是去拿盘点心回来,大当家人就没了影,用轻功追上时,大当家已经赌了好几场,怎么劝都不肯回来,想着就觉得委屈,一委屈眼泪也随着来了。

阳月无奈的扶着被黄金面具遮住的额头,小丸子啥都好,就是爱哭,当初也是看重这点才派她来伺候叶岚,男人嘛都怕女人哭闹,开始还好,日子一久,叶岚有了免疫,还动不动就跑了在说。

阳月苦恼的坐到书桌前,开始翻看账本,今天好不容易抽空出来打算逛街的,又不放心叶岚这懒人,才跑过来看看,意料之中,账本堆成山都无人问津,算了,她好心的帮他一回,反正今天皇帝儿子成亲老爸和后妈都进了宫,没人会管她。

那皇帝有请她,可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应酬,叫夏薛琦待自己去了,哎,人呐,有了钱谁都想巴结。

“呀,我们小月月来啦”叶岚赌了一天,终于知道归巢,一进书房就见阳月正埋头在账本中苦干。

听到叶岚的话,阳月顿时青筋暴现,小月月!?她长得哪里像小月月了?

“混蛋,给我滚”指着门外阳月吼着赶人,还知道回来,干嘛不在外面死了算了。

“月月,奴家做错什么了嘛,竟然忍心让奴家滚,奴家可是很想念月月的”叶岚明知故问,还眨巴着大眼装嫩,那张看不出年纪的娃娃脸上睫毛闪动,犹如蝴蝶羽翼般美丽。

阳月最受不了叶岚这个样子,一把年纪了还在装可爱,虽然他看起来是很嫩的说,都三十的人了,既然和才十五的自己有得一拼,羡慕嫉妒恨呐。

“混蛋,小心我找个男人把你嫁了,我看你出去浪······”阳月边骂边往外走,为了等叶岚一起吃饭,自己的肚子委屈了这么久,现在得赶快安慰安慰自己的小肚皮。

叶岚跟在阳月身后小指不停掏着耳朵,这些话听了七年,都能倒背如流,阳月也不嫌烦,每次见面就会唠唠叨叨这些,他知道自己是懒了些,但该做的在最后一刻也都会做完。再说他可是男人,堂堂男子汉,阳月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整天朗朗着要把自己嫁出去。

还有他并不是懒,只是好赌而已,谁叫他七年前那个晚上的一赌,就赌成了世界首富呢,所以现在养成了好赌的个性,可能运气被七年前的那一赌都给赌光了,现在逢赌必输,自己还是孜孜不倦,说好听点他也只是遵守阳月的那句话:让资金流动起来。钱老是放在箱子里也是会发霉的。

吃过晚饭已经很晚,叶岚把阳月送到城里,阳月取下面具递给叶岚,才转个弯往杨府走去,叶岚在暗地里看着阳月进了杨府才放心的离开。

“月儿,你跑哪去了,让为父好找啊”阳月一进门杨贤连忙迎了上来,七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让他两鬓染上了苍白,朝廷里他是站在皇帝那边的臣子,奸臣一心想谋害他,前几年他头发都愁白了不少,所以两年前阳月派人入京拿下了状元,榜眼,探花,入朝帮助杨贤,这两年朝廷终于平息,杨贤也才停止了迅速衰老。

“爹,我去逛街了,外面有好多好玩的”一回府,她得装成疯子,戏演了七年,现在老道得很。

“出门也不让个下人跟着,又走丢了怎么办”上下打量了阳月一番,完完整整,这才让杨贤舒了口气。

阳月傻笑着看着杨贤,在心里直翻白眼,这府上谁愿意跟着她,他们还巴不得自己走丢了永远回不来。

这几年那个素天雪乐此不倦的想要她的命,在素天雪的逼迫下自己训练了一群暗卫在暗地里保护自己,每次杀手还没来得及进府呢就给莫名其妙的干掉了,看着素天雪气得吹胡子瞪眼,完全没了形象的样子,自己差点没笑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