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魂穿:又岂在朝朝暮暮

总有一天会轮到爱我

魂穿:又岂在朝朝暮暮 MEI655 1266 2011-04-15 20:35:51

  天空阴阴沉沉,雨降下未下,古韵的大街上行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街角处的一缕藏青,和一辆飞驰得相当平稳的豪华马车。

“呼,终于到了,幸好雨还没下下来”马车停在阳府外,叶岚首先从帘后钻出,身后跟着阳月,叶岚跳下马车再转过身把阳月从马车上抱下,其实马车并不是很高,阳月完全可以自己下来,可叶岚说阳月有了身孕,怕动了胎气,即使是走阶梯都得小心翼翼。

下了马车,叶岚放下阳月,手依然细致的搂着阳月的腰。

两人刚进入阳府,雨如决堤的洪水般倾泻而下,阳月扭过头,想看看大街上的雨景,眼角余光却瞥见站在不远处角落里的素逸泽,豆大的雨水瞬间把他藏青色的衣裳渲染得接近墨黑。

隔着千万雨滴串连成的帘子,看不清素逸泽的表情,只是觉得茫茫天幕下,素逸泽高大的身材显得渺小而单薄。

阳月皱了皱眉,不再去探究,转过头和叶岚一同往里走去。

看着朱红的大门缓缓和上,素逸泽动也不动,在这炎炎夏日,雨水竟也如此冰凉刺骨。

大门再次打开时,阳月撑着伞出现在门后,不出她所料,素逸泽还是傻傻的站在雨中。

“哎”阳月轻叹,素逸泽这情种还挺聪明,三年前用暴力手段强要叶岚失败,现在换温柔攻势外加苦肉计了。

“你是笨蛋吗?”阳月来到素逸泽身边,把伞高高举过素逸泽头顶,因身高问题,伞举得很吃力。

素逸泽低垂着头,发丝,睫毛有雨水不断滴落。

“有事吗?”

“没事,只是出来看看你会站在这多久”

“······我也不知道”

“哎,问你个问题”

“什么?”

"你长那么高干嘛?”

“啊?”素逸泽还沉静在自己的世界,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没看见我的手在抖吗?”阳月用眼睛撇了撇自己撑着伞的右手。

“哦!”素逸泽连忙接过伞,接过来后才想起他没事管这女人干嘛?

手得到放松,阳月舒了口气,手垂在身侧晃啊晃。

“要不要进去喝杯茶”

“不用了,他不准我进去”素逸泽抬头看向阳府开着的大门,视线定格,像是穿透了层层墙壁看到了他最想看到的某个人。

男人忧郁起来最让阳月受不了:“他已经和我成亲了”

“我知道”视线依旧定格。

“你没机会了”

“不”素逸泽侧着头看向阳月,眼微眯“我有机会”

“我和他有了孩子”阳月45度角仰视着素逸泽,轻笑,还挺了挺未开始隆起的肚子。

素逸泽一震,他从未想过孩子的事,如果他和叶岚在一起也不可能有孩子,视线转移到阳月的小腹上,下意识的伸手想要附上阳月的小腹。

“男女授受不亲”阳月没好气的拍掉素逸泽的爪子。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素逸泽把头扭到一边“你父亲还在我手里,你最好带叶岚回素国”

“回素国任你摆布?”阳月看傻瓜一样的看着素逸泽。

“·····你父亲可是在牢里关了三年”

“你最好别做太过火的事”

“呵,那你等着瞧”素逸泽把伞一扔,冷笑着转身融入雨中。

顷刻间阳月全身湿透,三年前走得太冲忙,未来得及安排杨贤一道走,再派人去杨府时,杨贤已被素逸泽打入大牢,她不敢轻易劫狱,成败直接关乎杨贤性命,与其丢了性命还不如关在牢里安全,素逸泽知道他也只有杨贤这一个筹码。

“他不会爱你,你最好死心”对着逐渐远去的背影,阳月语气平和。

“那么我就把他爱的人一个一个杀掉,总有一天会轮到爱我”雨“噼里啪啦”,素逸泽的话若有似无,如巫师的诅咒蔓入阳月耳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