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魂穿:又岂在朝朝暮暮

怀孕

魂穿:又岂在朝朝暮暮 MEI655 1280 2011-04-13 14:19:13

  夏国边城被素国半月内攻下,素国皇宫里,素逸泽高举金杯,为将士们洗尘,古雕刻画般的脸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无数女人心,可这些,他都不屑一顾,他要的始终只有那个人。

三年,他的耐心几乎被磨光,还记得初见时那张沉睡安详的容颜,金光闪耀,就这样入住了他最脆弱的心脏,以为只是自己的一时兴起,但每次见到他自己都会忍不住失控,看着那对倔强的眼,只对一个女人露出温柔,心竟会隐隐作痛。

豪放的一杯接着一杯,辛辣的美酒如白开水般无味。

夏国

“父皇,素国太不把我们夏国放在眼里,儿臣请命前往收复边城”朝堂上大皇子夏琉云单膝下跪,抱拳请命,气宇轩昂。

皇座上的夏渊露出赞许之色。

战争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夏国连连战败,从边城延开,素国一步一步逼近夏国皇城。

夏琉云战死,夏渊一病不起,皇位传于夏琉璃,战火中,夏琉璃一天比一天刚毅,血染中,他的笑渐渐失色。

阳月一天比一天焦虑,因为她知道战争是为了什么。

金钱如流水,不断支出,百姓流离失所,曼珠楼外的百姓聚集不肯离去,只想在放粮时多抢一些。

曼珠楼的会议室内,阳月左手撑着额头,听着各家商店的汇总,她人明显瘦了一圈。

头很痛,好像还发了低烧,阳月强撑着把所有汇总听完,现在的曼珠楼几乎面临倒闭,幸好别国商店还能进些银子。

银子撒花般白白散给百姓,她不得不这样做,百姓把她当散财童子般敬仰,却不知道她也只不过是在自保。

素逸泽真是个死心眼,他把某句真理发挥得淋淋尽致:正如妻不如妾,妾不如外。外不如偷,偷不如偷不到。

回到阳府已经很晚,一进门阳月摇晃着倒在了叶岚怀里,叶岚慌了,大夫在替阳月把脉时不停问“她怎样了?她怎样了?”

害大夫分心,把了很多次才笑吟吟的连声恭喜“楼主是有了身孕,恭喜恭喜”

叶岚当时那个乐啊,见人就说“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哈哈”

“月,告诉你个好消息”阳月醒来后,只看到叶岚不停在笑,好久没看到他这么开心,自己也跟着开心起来,自从来到夏国,他不再像以前,只知道吃喝玩乐,成亲以后确确实实是个好丈夫,只是自己总是不清楚对他是怎样的感情,甜言蜜语,相拥而眠,这些她都觉得是很自然的事,却独独少了点激情,心跳,就如那天回望,夕阳余晖洒在夏琉璃身上······

阳月一惊,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跳,笑也跟着僵硬。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叶岚上前把阳月拥入怀中,有些许紧张。

“恩,头有点晕,我想在睡会,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犯困”

“呵···”叶岚又是忍不住开心“你是有了身孕,才嗜睡”

阳月突然瞪大了眼,她从未想过会和叶岚有孩子,避孕措施一直都做得很好,就是这几个月忙晕了头,月事才开始不正常,竟然出现如此纰漏。

“开心吗?”叶岚低下头吻了吻阳月额头,阳月连忙换上笑点点头。

躺下闭眼假寐,听见叶岚离开的关门声阳月才睁开眼,眼神是复杂的,这么多年来,她到底爱不爱叶岚?和他的所有事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即使是成亲时,没有特别开心,也没有不开心,她承认她是幸福的,心里却又少了些说不清的东西。

有时候闭上眼,就会看见夕阳下,那个深深凝望着自己的人,和那双反握住自己的手慌乱,受伤的逃开。

敲了敲自己的头,阳月迫使自己别往那方面去想,可能是最近与夏琉璃接触太频繁的缘故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