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魂穿:又岂在朝朝暮暮

离开

魂穿:又岂在朝朝暮暮 MEI655 1100 2011-04-27 15:25:52

  好几天了,阳月每次去凤仪宫都见不到叶岚,不是说他不在,就是在睡觉。她知道,叶岚不想见到自己。

阳月第一次觉得自己脸皮有城墙厚,在古代做了一个不忠的妻子,还妄想丈夫的原谅,不管怎样她确定叶岚是爱她的,而她,也可以为了宝宝放弃最爱的那个人。

相爱的人不一定到最后,她左右摇摆的心该定下了,每个人的心里都会藏着那么一个人,在茫茫人海,在午夜梦回,回忆也可以变成一种幸福。

没有目的的游走在皇宫,这座牢笼有太多金丝雀,说不定哪一天叶岚会被取代,从高高枝头上狠狠坠下,然后摔得粉身碎骨。

御花园中,那几盆金贵的昙花早已凋谢,毫无生气的纯白泛起了淡淡焉黄。

阳月一脚横扫过去,踹倒了其中一盆,踩着地上的叶片来回旋转。

“楼主,你这是干什么”一直跟在后面的小青被阳月的举动吓得不清,连忙上前制止,这昙花可是皇上最喜欢的,被糟蹋了她们不知道会怎么死。

被小青拉开,阳月像个没事人般整理整理裙摆,继续向前走,留下小青和一群花匠手足无措。

“那花是你踩死的?”素逸泽来势汹汹。

阳月趴在窗口看了眼满脸怒气的素逸泽,没有任何表情的转过头继续看着前方。

“别说得那么夸张,那么大盆花被我踩踩叶子哪死得了”

“你·····”素逸泽深吸口气放缓了语气“你到底想怎样,岚儿不会和你回去,他已经是我的人,过不了多久我便会封他为后”

阳月摆弄着手指没有说话,岚儿?叫得多亲昵。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不忠给岚儿带来了多大伤害?”

“你知不知道他和我回素国的那段时间是怎样过的?”

“岚儿和我说你们的过去时,我真替他感到不值,你从未说过对他是怎样的心情,岚儿努力让自己更体贴你,去接受你的一切,想着这样你就会多喜欢他一点,你到底哪里好,让他对你如此死心塌地?”

阳月低垂下头,心里酸涩,她从没想过那么多,叶子所做的一切她都当做理所当然,说起来,她从未听过叶子说起自己心里的想发,永远都是自己说什么他都会微笑着说‘好’。在夏国的三年,觉得叶子的心态终于与实际年龄相符合时,还在调笑他“小P孩终于长大了”。

“你觉得他和你在一起开心么?”

“即使不开心,我也会想办法逗他开心”

“或许他和我真的不适合吧?”阳月长长叹息“让他写休书吧”

素逸泽愣了愣才大步离开。

素逸泽再次去见阳月,手中拿着叶岚写了一晚上才写出来的休书,其实休书字并不多。但每个字的一笔一划都写满不舍,心痛,满心复杂中报废了一张又一张。

“你可以走了,不要再出现在叶岚面前”

看完休书上带着颤抖的字体,阳月提笔签上了自己名字。

拿着自己早已打包好的行李,赫然离去。

阳月出皇宫时,叶岚去了,躲在角落里,看着那抹小小的身影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自己眼前,才让泪水溢满眼眶。

他怕泪水太早模糊眼球,会连阳月最后的背影都没办法清楚记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