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升魔道之龙极惊世

清院院长

升魔道之龙极惊世 雾影红纱 3080 2014-02-28 21:45:33

  林枫冷冷一笑,脚尖一点,已经掠开三尺,脚再轻轻一勾,最先冲过来的同学已经扑倒在地上。除了白宇丘,其余的同学都震惊地望着林枫。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半点修为都没有的人类敢还手。

林枫一击得手,也没有再有进一步的动作,望了地上的书一眼,转身往教室走。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位最初喊“揍他”的同学,见林枫想走,立刻喊道:“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其他的同学在他的这一声喊叫下,纷纷清醒,冲了过来,将林枫团团围住。

林枫沉着眉,一一扫过每位同学的脸。

他并不怕这些人,这些人虽然化了形,但却远远没有当初他们初进这神界时遇到的那些异兽厉害。他不出手,甚至一再隐忍,只不过是因为不想给方倪裳惹麻烦而已。但这些人若是一再逼迫,那他免不了得给他们一些教训了。

被林枫这么一扫,除了白宇丘,其余的人均打了一个寒颤,但是他们毕竟是在各大妖族被宠坏了的小少爷,现在又觉得林枫只不过是个没有半点修为的凡人,怎么会怕他?林枫话音一落,他们已经尽数被激怒,冲了过来。

林枫脸一冷,脚下微挫,人已留下无数残影,穿行而出。凡是途中他所遇之人,脸上都印着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这是警告,如果再惹我,下一次,这一掌就不会打在你们脸上,而是打在你们的身上。”音落,林枫一挥手,一掌在虚空拍出,离他十丈开外的一栋房子应声而裂,白宇丘那一行同学立刻目瞪口呆。如果林枫没有手下留情,如果……他们一个个惊出一身的冷汗,刚刚被打的怒火瞬间被浇息,甚至有胆小的,当场尿了裤子。

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林枫微微一笑,转身。

突然一个矮个子白胡子老头惊叫着从裂开的房子里跳了出来,一边跳一边惊叫,“发生什么事了?打雷了?”

林枫呆住,不知道怎么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

说是震惊,不如说很堵。

他那一掌,虽然没用上龙极,但为了震慑,也用了他本源之力的十之七八,在此之前,更是探查过那间屋子,确定了那屋子没人才下的手。这……?

老头伛偻着背,歪歪斜斜地踱到林枫的面前,醉眼迷离地望了他一眼,突然又跳了起来,惊叫了一声“小怪物”,飞也似地跑了。

望着老头的背影,林枫相当无语。他们两个,到底谁是怪物?望了已经渐渐自动修复的屋子一眼,林枫沉默着。这一次,直到他回到教室,都没有人再来找他麻烦。

今天的先生还是林枫刚来时极像教书先生的那一个,所以林枫立刻明白今天上的还是龙极惊世,刹那间,有点发愁。这位先生,真的就跟教书先生一样,上了几天的龙极,也没让他们修炼,只叫他们一边读,一边背,逐字讲解,对谁没带书来上课,也相当的严格。他的书刚才已经被撕了,这会儿,叫他上哪儿再去找一本书?

正发愁间,一张桌子突然并在了他的旁边,他抬头,看见焦睛文正温柔地望着他笑。他皱了一下眉,起身,“先生,我今天书忘在寝室忘记带了,可否回去拿?”

教书先生一听他的书忘记拿,立刻暴跳如雷,拿了一根戒尸,一走近便狠狠地抽在林枫的身上。

林枫皱眉,但却没有动。

教书先生抽了好一会,似乎是出气了,才道:“去拿吧。”

林枫低头行了一个礼出了教室,从头至尾都没有看焦晴文一眼。不是他不知道他这举动伤人,而是他已经不想跟这里的任何女人扯上关系了,尤其是焦晴文还是那些公子哥们争相讨好取悦的对象。

焦睛文目送着林枫,饮然欲泣。好在教书先生很快上了课,没容她难过多久。

林枫自然找不到第二本龙极的心法,当然也不会再回课堂,出了教室,他干脆找了一个清静的角落,坐下来好好地修习这些天所学到的龙极。

林枫这一修习,就是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他日夜不分,将自己曾经学漏或是没学的地方依照全新的龙极重新修炼了一遍,可是他的身体依然没有丝毫变化,别说龙珠,就连妖丹都没有结上一个,至于灵台,还是一片空灵,除了花草更茂盛,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说不失望,那是假的。摊开两手,林枫静静地望着头顶的月亮,他这到底算怎么一回事?难道从现在开始,他就只能做个凡人,活过几十年,化作黄土一杯?

“小怪物,你在烦什么呢?”

一道嘻嘻哈哈的声音令林枫跳了起来,惊骇地望着站在不远处的老头。他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只怕就连那一天没发现屋里有人,也并不是他的错,而是这个老头有意不让他察觉。

“小怪物,别用那种表情看老头子我,老头子我都观察你一个月了,要出手,早就出手了,不会等到现在。”

林枫皱眉,依然冷静地望着那老头。

“好吧,老头子我承认我打不过你,真要出手,可能死的不是你。”老头子叹了一口气,颠过来,“小怪物,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用一个凡人的姿态渡过灭劫的?”

“灭劫?”林枫眉头皱得更深。

老头却露出诧异之色,“你不知道你渡过了灭劫?”

林枫在打量了许久,发觉这老头子确实没有什么敌意了之后,方才放松了戒备,问道:“什么是灭劫?”

不过身体却并没有完全松懈,只要老头一出手,他便能立刻做出反击。

老头显然明了,不过却也没有点破,只抱了个酒坛子,坐到林枫的身边。

“你看我如何?”

林枫仔细地望着老头,可是无论怎么看,都只觉得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甚至就连气息,也探查不到,相当的诡异。

“我这就是渡过灭劫的结果。”

林枫的表情更加疑惑了。

“渡过灭劫,将再无劫,这句话你可听过?”老头再问。

林枫摇了摇头。

老头一下跳了起来,高声叫道:“你果然是小怪物,连灭劫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已经渡过灭劫了,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可限量。”

“院长!”远处传来了声惊呼。老头脸色一变,朝着林枫道:“千万别告诉别人你见过我!”

只不过当这话说完,他早不知去向,只留下林枫呆在原地。

不过林枫并没有呆太久,不过片刻,包括林枫认识的教书先生在内的几位清院先生匆匆赶了过来,看到林枫诧异了一下,不过很快镇定下来,问道:“你可见过一个这么高的老头打这儿经过?”

林枫垂下眼睑思考了一下,反问:“他是什么人?”

为首一位七八尺高,穿着青色长衫,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不悦地望了林枫,反问道:“你又是谁?”

“大师兄,他是我的学生。”教书先生先林枫一步站了出来,一边说一边瞟了林枫一眼,示意林枫老实一点。林枫看了,垂下眼,没再出声。

“你的学生?”中年人眯了眯眼,“好好地教育一下你的学生什么叫尊师重道。”

“是,大师兄,我会的。”教书先生低眉顺眼地垂下头。

那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也不再多问什么,带着众人离去,不过教书先生却留了下来,目送着众人。

等众人走远,教书先生才抬手抹了一把冷汗,抬眼朝着林枫望去,“我都找你一个月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林枫心道了一声糟。要知道这教书先生怕学生们擅自修炼龙极,走火入魔,特地规定不管是谁,必须在他说修炼的时候才可以修炼,并且必须是在他的眼前,显然他是犯了这位先生的忌讳了。这可怎么办?

“我的书被同学撕了,所以不敢去上先生的课。”林枫垂眼,心如擂鼓,生怕教书先生看出他有说谎。

教书先生果然很严厉地望了他几眼,不过最终叹了一口气,只道:“明天一早,去我那里拿书。还有,刚才那位,是清院里最厉害的先生,叫做木华,脾气很不好,你没事别去招惹他。若是无意中撞见,只管垂头行礼就行,别再像刚才那样无礼。他虽然不会杀了清院的学生,但若是像刚才那样惹怒了他,少不得要伤筋断骨,你好自为之。”

直到此时,林枫才知道教书先生是在救他,不由得感激地望了他一眼,对他的印象也没有那么刻板了。

教书先生自然不知道林枫心里的想法,转身追着木华离去。

等教书先生走远,林枫才转身往寝室走去,只不过这一路上,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那个老头,居然是清院的院长,难怪他一直探查不到他的气息!

走到寝室门口,他忽然停了脚。

清院每年的学生招收得不多,地方也相当的大,所以几乎是一个学生住一间寝室,寝室与寝室之间虽然靠得比较近,但却每间都独立,所以一般并不会出现一间寝室附近出现几个人的情况,但是现在,他的寝室门口便站着许多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