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第七章 祸起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落·尘 3057 2008-02-21 16:21:03

  没想到的,我的任性竟给他酿成了大祸。

他因抗旨拒婚,被皇上打入大狱。王法森严如天啊!金口玉言说的话就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吗?我竟忘了这是个千百年前的时代,皇权至高无上。

落尘山庄蒙上了厚厚的阴影,全庄上下人心惶惶。连一向少言寡语,负责落尘山庄安全的龚予之,都耐不住性子前来求我。

“王妃,现在只有你能救得了王爷了!”他立在漪澜苑外,隔着院中花架上垂下的滕蔓,声音急切。

我独自度着步子,心意飘零。事到如今求我有何用?我又能挽回得了什么?凭我现在的身份地位,怕是那个皇宫的墙都靠近不了。

六神无主。

湘儿急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满头是汗,小脸通红,眼里还挂着泪花。“扑通”一声她跪到我面前,抓住我的裙角。

“小姐,你一定要救救王爷!你去求皇上,只要你去他一定会放了王爷的,皇上那么爱你,一向最听你的……啊……”意识到什么一般,湘儿忙用手掩住嘴,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我怔住,惊异的望着湘儿。

“王妃!”龚予之一时也顾不得礼数,来到我面前单膝跪下,“湘儿是小孩子,一着急就胡言乱话,希望王妃不要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救王爷之事,属下……再想办法!想来王爷与皇上是亲兄弟,皇上还不至于把王爷怎么样吧!”

我打量着面前的二人,心情越来越沉重,他们说什么我都无心去在乎了,心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去救燕云路。若然我真的还有些价值,那么我是否就该去发挥一下,这件事起因于我,我定然不可能置身事外,旁若无人。

“龚护位,备轿。湘儿,替我更衣。”



千百年来帝王家均是一样的气势辉宏,一样的繁华庄严,也一样的寂寞如烟花。

红墙内,花红柳绿间,他明皇的身影屹立如松。转头,微笑,暖如春风。

我着一身素白,淡定的立于他面前。

“尘儿!”他喜上眉梢,轻执起我的手。“朕知道你会来。”

我却极不自在,轻插出我的手,施礼。

“参见皇上……”

“快起!”他扶起我,俊朗的脸庞,略显红润,唇角勾起,眼神一往情深。我慌忙退后几步,心跳加速。这个男人从第一眼就觉得他对我的感觉不单纯。

他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干咳了几声,笑道:“哦,对了,这御花园里也有个菏花池子,虽未开花但叶子已经长得挺密了,不如朕带你去看看?”

我咽了口唾液,嗓子有些发干。勉强应了声“是”。

我今天的来意他再清楚不过了,但却不直接切入正题,硬是给我绕弯子。这个皇帝果然不是个善主。

我无心赏荷,懵懵的跟在他身后,他说什么我都应是。心里盘算着燕云路的事该如何向他开口。

“皇……”我正要开口的当,一阵嘻笑声传来,我循声望去。

“参见皇上!今个臣妾走了什么运了,在这儿碰上皇上!呵呵!”一个艳丽却不俗气的女子,如一朵白玫瑰在我眼前绽放。柳眉媚眼,唇盈润饱满,肤色洁白如脂,着一套雪纱轻衫,婷婷如仙,身后跟着四五个宫女,个个也是清丽若水仙,皇宫里果然是个美人聚集地。

“起吧!”皇帝语气淡漠,拉过我的手从她身边走过,并不看她。我大吃一惊,却怎么也挣不脱他的手。

我回头看那女子,她也正直直看着我,那眼神冷冷的,似要把我冻成冰人。

我心里暗叹一口气,从今这世上又多了一个对我恨得咬牙切齿的人了。

“皇上,请你放了四王爷!拒婚是我的主意,不关他的事!”在荷池一角,我终于甩开他的手。

他敛去惯带的温存,眼神犀利的盯着我。“你要朕放了他?那朕这一国之君的话岂不是如同儿戏,如此反复无常,何以服众?何以治国?”

“那皇上想如何处置四王爷?”我反问。

“这是国事!你就不必过问了!”他靠在栏边,眼神落在远方。

我一股火气窜上来,言语却平静道:“可我是他的王妃,我不该关心一下我夫君的生死安危吗?”

他仿若受了刺激般,猛得转过头,眼神复杂,身体有些僵硬。

“你是他的王妃?”他轻笑,仿佛在嘲弄自己,也仿佛在嘲笑我。“那你为何不肯嫁给他!”

“皇上这话从何说起,我本就是他的王妃,何需再嫁一次?难道我不是他明媒正娶过去的吗?”

“你是谁自己最清楚了!”他有些发怒,钳制住我的肩。

我吃痛皱起眉,怒视他,你虽是一国之君,又如何,难道我殷落尘是你这个时代任人踩扁捏圆的女子吗?

恼怒的拂开他的手,冷笑:“那皇上倒说说我是谁?”

量你一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吧!天下人岂是好唬弄的?既已唬弄住了,想再说出所谓的“真相”,且看还有几个人会信!

“你!”他怒火已被我成功撩拨起来,脸色铁青,目光森冷,猛的掐住我的脖子。“不要考验朕,你以为朕这一国之君是摆设吗,你若再不学乖,四弟,死定了!”

我猛然想起此来的目的,识相的闭了嘴,惹怒他是很不明智的。兴许只是想吓吓我,掐住我脖子的那只是力道居然一点也不影响我呼吸。我平静的望着他,他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手松,顺着脖子移到我脸上轻轻磨蹭。我躲避不及,羞得满脸通红,敢怒而不敢言。

他忽然放开我,得逞的大笑起来。我背上冒出了一阵冷汗,伴君如伴虎说得一点不假,如此的喜怒无常,又握着生杀大权,试问,有几个人会嫌活得长,与之抗衡呢!

“皇上能否让我先见见他……”我小心试探的问。

他敛起了笑容,目光探究的在我脸上停伫片刻,冷声道:“你真的那么想见他?”

“我……”这教我怎么回答?说是,一定会惹怒他。说不是,又有点口是心非。我有清醒的认识,站在我面前的是——当朝天子。祸从口出啊!

见我迟疑,他明眸含着怜惜,拂开我额前的碎发。柔声道:“不要这样,是朕不好吓到你了,朕不要你也在朕面前变得小心翼翼,不敢直言,你既想见他就去吧!”

“皇上!”我一阵欣喜。

“只是……”他调转身子背对着我,声音清淡:“你好好劝劝他,依沙公主,他必须娶。”

我脑袋“嗡”的一下,如遭电击。原来,并不全是因我的原故,是他拒绝了这桩政治婚姻才酿此大祸。

“你好好劝劝他,依沙公主,他必须娶。”

皇帝的话一直在我脑子里回响,心霎时沉下去,沉入无底深渊。他让我劝燕云路去娶另外一个女人,那个貌美倾国的依沙公主?对呀,这没有什么不好,于国于民都有益,况且他们又都是那样出色的人,合该成为一对璧人!这样想着,胸口不知为何竟闷得难受,头也越来越疼,怎么与皇帝分别,怎么到的牢房我全然不觉,有什么东西让我麻木了,空洞了。

牢房。

看到我进来,他俊逸的脸有一抹惊讶,我的精神依旧恍惚,见到他竟有种说不出的委曲,极力掩饰着,勉强对他扯了扯嘴角,漾出笑意。

侍卫打开牢门,我走进去。他皱起剑眉,拉住我的手,紧张道:“尘儿,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了?哪不舒服?”

心里一阵酸楚,眼泪便落了下来。

“没事,”我擦去眼泪,仰脸望着他依然如故的王者气度,浅笑:“王爷还好吗?”

他一脸坦然,白衣依旧纤尘不染,不凡的气质,让这间牢房变得更加矮小起来。我才想起,一个真正的王者,哪怕放在这样不堪的牢里,也泯灭不了他的王家风范。

他只是看着我,眼神贪恋。

“王爷随尘儿回去吧!”我温柔含笑,心却如刀割。“皇上已经答应放王爷回去了。”

他目光瞬间凌厉起来,紧紧抓住我的肩。怒道:“他对你做了什么?你答应了他什么?快说!”

我的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慌忙间主动扑进他怀里,抱住他的腰。“没有,我什么也没答应,我只是去求他,他就答应放你出来。只是这样!”

他的身子僵在那里,甚至望了抱我。只听见他的心不规率而有力的跳动。半晌,他的手才抚上我的背,越来越紧的搂住我,脸深深埋进我的颈窝里。

“尘儿……”他轻叫着我的名字,如喃喃自语。“尘儿……”

一种幸福夹杂着些许苦涩填满我空洞的心,让我的神经变得饱满起来,漫漫人生路,有此一刻,也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