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第二十七章 真相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落·尘 2619 2008-03-22 02:18:47

  一寸相思,一寸灰。我一直在远处的看着你,你背对着我,始终不肯转过头来,更不知,为你,我已要灰飞烟灭。

还能再见吗?万水千山阻隔,连梦里也找不到相逢的路。

我静静的泡在木桶里,现在已经不用再忍受锥心刺骨的痛了,沙域说再泡几次我就可以试着练习走路了。我期待着那一天,期待着从这里走出去!靠在木桶的沿上困倦轻袭,我闭上眼睛,手抚弄着银戒,看见一袭白衣,如现在外面飘悠的大雪,那张比冬天还要冷的脸,只对我绽出温柔如水的笑。“云路……”我不自觉得的叫出他的名字,舌尖有蔓延的余音,直绕到百结的愁肠。

睁眼看到玉壁上暗暗的纹路,像流年,不易觉察,却又迅逝如水。两年如一日,我走得并不太远,你只要留心就会发现,我的眸光一直在你的周围流转。我希望你记起我,又害怕你记起我,我的爱是如此的矛盾,又如此的无奈——

“璃儿!”沙域眼上依旧蒙着黑布,匆匆走进来。他不知道何时已不再叫我公主,是啊,我原本也不是什么正牌的公主。

虽然他看不到我,我还是往水里缩了缩。轻声道:“你今天过来得有些迟?”

“哦,刚刚……有点事耽搁了!“他脸色有些发黄,拿起我的手认真的把了把脉,勾起唇角,柔声道:“还好没误了时辰!”

我留意到他的白衣襟口有丝鲜红透出,像是未干的血液。伸手触去,他“倏”的截住我要伸去的手,“不要动,药洒到你臂上可不好!会烫的!“

“你没事吧!“我看着他越来越青白的脸色,有些担忧。

他专心的把药按照不同的方法、顺序,加完。才浅浅一笑道:“有事的是你!我怎么会有事呢!”

“不对,”我看着他不太好看的脸色,疑惑道:“你都受伤了还说没事,你刚刚有什么事耽搁了?是他,对不对,他不愿让你救我,所以找你麻烦,还刺伤了你对不对!”

“璃儿!”他秀气的眉毛蹙了一下,“其它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总之谁也不能阻止,我一定会把你医好的!”

“真的是他!”我心中升起浓浓的恨意,“真不敢相信你们是亲兄弟!他是如此的恶毒、狂暴,邪佞!是那种有本事让全天人,都恨他恨到想要将他撕烂扯碎的人!“

“其实大哥原本不是这样的!“沙域站起身,静静的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事。“大哥曾经也是一个热情勇敢,正直聪慧的好男儿,倍受祖人的称赞,父王母后也很喜欢大哥。可是十二年前,大晟与罗泯发生了一次战争,当时只有十五岁的大哥已经异常的骁勇善战,他主动请缨出战。而大晟王朝,领兵的也是一位刚刚十五岁的少将,那就是当时还是四皇子的大晟浩远王燕云路,他在大晟早已威名远播,大小战役经过无数了。当时那一战可谓是天晕地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两方大军苦战了三个月却不分胜负。最后燕云路使用计谋将我大哥引到一处峡谷,那是一个绝路,我罗泯大军全军覆没,我大哥也被燕云路打落山崖。“

“那是他计不如人!“我淡淡道,并不是有心坦护云路。“胜败本就是兵家常事,他竟如此小肚鸡肠,事隔多年还在想着报复!”

“唉!”沙域又继续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当时父王和母后都以为大哥死去了,伤心欲绝,只有我觉得大哥还活着,我不分日夜带着士兵去那个峡谷搜寻,我找他时,他已经是血肉模糊,惨状让人不忍目睹,却还有一口气在。我师父花了毕生的功力才将他救活,他虽然活了,全身骨头俱已碎裂,只能躺在床上渡过余生!大哥瘫痪在床生不如死,对罪魁祸首——燕云路恨之入骨。直到七年前我才将他医好,可是他也完全变了性情。”

“这么说他瘫痪了五年?”我惊呼!心里也开始对他的怪异行径有些理解起来,我只是腿走不了路就要崩溃了,何况他是全身瘫痪,还瘫痪了五年!

“是啊,”沙域蹲下来试了下水温,帮我加了点热水,又道:“所以我希望璃儿也不要那么恨大哥了,他被仇恨冲晕了头,做事难免过激,但我相信他心底还是有爱的,至于你,我会想办法放你走的!“

我垂首,不再说话,心里的恨也减去了一大半。对于一个有这种残酷遭遇的人,我怎么还能恨呢!

“璃儿。”

“嗯?”我抬起眼,心里还在为沙邑的事有些沉重。

“我有一事不明,我想你应该能帮我消除疑虑。”

“什么事?”

他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当年浩远王爷的王妃自缢而死,而五年后又离奇复活,之后又神密消失,大晟少了一个殷落尘,多了一个碧璃公主,这一切令人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你一定清楚来龙去脉的吧?”

前尘种种恍如一梦,我轻轻叹了口气,道:“许多事都不是表面那么简单或复杂,我只是一个无辜的闯入者,不小心卷入了一场事非。你相信吗,我是另一个世间的人,与你们有很远的距离,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世界。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我与你们是老死也不可能有任何牵扯的。”

“所以我才会有这么多疑惑,我相信你说的,浩远王妃的死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遗憾,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我会把你完好无缺的送回他身边!“他握住我的手,忘情的说着。

我怔忡住,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浩远王妃死去他遗憾什么?忽然心被狠狠敲击了一下,我恍然大悟。

“浩远王妃的死跟沙邑有关是不是?”

“这……“他浓郁的忧虑结上眉梢,背过身去沉沉道:“对不起,我——我无可奉告!”

我摇了摇头,淡淡笑道:“你已经回答我了!王妃缢死,是极隐密的事,对外也只宣称是病逝,而你却清楚的知晓,且心存内疚,那这就不难猜想了,一定是沙邑所为,对吧?”

“璃儿果然聪明,”他依旧很沉重,“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也不再瞒你,的确是大哥所为。五年前大哥易容潜入大晟,趁燕云路去南方平乱,他扮成皇帝燕隐风的模样找到燕云路的王妃,假意轻薄与她,王妃不识真假,当下羞怒难当,又怕燕云路知晓后会与其兄反目成仇,到时大晟王朝将有一场祸患,无奈之下便悬梁自尽。”

“真是个坚贞刚烈的女子,却也是个可怜人!”我叹着,心里无比疼痛。“仇恨到底能将一个人丑化到什么程度呢?他虽然受了五年的苦,可是云路又能好到哪去?对了,依莎公主也是他安排的?”

“是。”沙域很诚实的回答。“但依莎喜欢上了燕云路,做着有名无实的夫妻却也无怨无悔!对大哥的指令也屡屡不尊。”

有名无实的夫妻?我心底忽的涌起莫名的情愫,感觉极其复杂。她,原来也只是一枚棋子!沙邑实在是丧心病狂!

“他疯了,连亲妹妹也当成他复仇的工具!如今我被掳来,你妹妹在晟还能安然无恙吗?有这种哥哥真是让人寒心!”我冷冷地说。

沙域没有再说话,沉默了片刻,竟自出去了。

我重新陷入宁静,原来这一切的真相是这样的,一个“恨”字,左右了一群人该有的幸福,也让许多无辜的人深受其害,世上真有什么仇恨不能化解吗?

我不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