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第三十九章 通辑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落·尘 1408 2008-03-22 02:18:47

  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银狐,心乱如麻。落阳哥哥被通辑,爹娘入狱,一瞬间我成了无家可归的人,尽管,尽管,他们原本也不是我的家人,但这几年,我心里已把将军府当成了我的家,把他们当成了我的亲人啊!为什么,上天总是不能让我好过一些,要接二连三的陷我于如此不堪的境地?

晟都不能久留了,拜云路所赐,我曾经名噪一时,认识我的人不在少数,现在我变成了罪臣之女,等着邀功请赏的大有人在,这世上多得是趁火打劫的人。我要留着这一条命,把一切查个水落石出,替哥哥洗脱罪名,救爹娘出狱。

打定主意,匆匆赶往附近的小镇,找了客栈安身。银狐则不管我愿不愿意,一直跟在我身后。我的敌意,让他变得沉默,眼睛里有淡淡的伤。我骨子里真的希望不是他所为,也相信不是他!可,在这样危机四伏的时刻,任是谁,也不能轻易相信的!

雨还在下,打得窗前的竹子如泣如诉,潮湿阴糜的气息很合时宜的,浸染我周身,使心寒如铁,使身冷若冰,更夹带着致命的孤独与无助。国将破,家要亡,身为臣民,身为子女,我都束手无策。孤注一掷,谁人与共!云路……你在哪里?为什么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我身边?狠心的,让我独自去面临这百般的困苦与磨难?

“当当当……”有轻微的敲门声,我迅速的擦干眼泪,平静道:“是谁。”

门被推开,银狐端了一个托盘进来,沉默的在桌上摆放开食物,然后,担忧的看了我一眼,走到窗前,把窗户着好,才道:“吃点东西吧,就算你恨我,也得有力气才能恨得起来,不是吗?”

我眼前又模糊了一下,转身背对着银狐,闭起眼睛。最近总是这样,三五不时的眼睛就会出现朦胧的状态,也许是近来出了太多的事,急火攻心所至。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他知道这些,也许是怕他的关心吧!怕他的温存会瓦解我苦心铸垒的防护。

眼前浓雾的感觉散去,我侧过头,看了他一眼,道:“我的事以后都不劳你操心了,你走吧,不是还要去浔都吗?”

“你答应过我的,要一刻不离的跟在我身边。”他静静地说,声音固执而坚定。

我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道:“我答应过,那又如何?”

他无言,负手挺拔的立在门口,清瘦的身形挡住了门口的光线。我一步步走近他,目光犀利,所有的隐忍与苦痛,倾刻间爆发:“我此际面临家破人亡,一个小小的承诺算得了什么,何况,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难保不是你,你认为我还有可能跟你寸步不离吗?可能吗?念在你曾救我一命,你最好现在有多远避多远,否则,我一旦查出所有的一切是你做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就算死!”

“不是我。我说过。”他轻微的叹息一声,饱含了无可奈何。“如果是别人误解,我一定不屑解释,但是尘儿,你一定要相信我,此事绝对与我无关。”

“我不想听!”我捂住耳朵,哭叫:“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你出去!”

“桌上的药喝掉,要救别人先保住自己。”他语重心长的说完最后一句,把门轻轻合上。

我伏在桌上哭够了,端起那碗已经冰冷的药,呜咽着喝下。银狐有万般错,这一点却是对的,我的身体,现在还不能垮。

冷静,我细细思索起事情的前后。落阳哥哥虽不太喜欢皇帝,但也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令天下人不耻的事来,而几乎同一时间,东浔王又在浔都谋反,这一切决对不是个巧合,其中一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当务之极,我该从何着手呢?通缉令是宫里发出来的,那么,我想了解这一切就得混进宫去,先找皇上问清楚,这样做虽然有点冒险,燕隐风也许会杀了我,但现在也没有更直接的线索了,为了哥哥,为了家人,我也该付出一回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