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第三十六章 跟踪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落·尘 2394 2008-03-22 02:18:47

  对于银狐背后的那名高人,越来越好奇,以至于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所以决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假意装作心口疼痛难忍,银狐果然匆匆忙忙的,把我安置躺下休息,就立即动身去寻他师父。他一出洞口,我便灵敏的从床上跳下来,悄悄的尾随其后。

山清水秀是美丽的词句,但若这‘山清水秀’用来走,那就显得不那么美好了。银狐开始还只是快速的走着,步履如飞,我费劲的一路小跑,却也还是落下了一大段长长的距离,只能目不转睛的紧盯他,生怕一个错眼,他就消失不见了。走过一段崎岖的山路,前方高峰挺秀,云岭浮烟,我正看得有些痴,只见银狐身体一跃,如仙化的白狐般,竟施展起轻功来,转眼便已没了人影。我追到他消失的地方,泄气的跌坐在地上,只能望而兴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只怪我学艺不精,早知道,跟哥哥好好学轻功了!

歇息了半晌才觉得好些,观察四周,山如黛,树葱笼,好花清艳,逝水多情。江山如画,却独独找不到一条可以走的路。那片仙气袅袅的山峦一定就是银狐师父所在的地方,悬崖绝壁阻隔,我是没那个本事过去了。

脱掉鞋子,踩过柔软的青草,斜坐在断崖边上。遥望千里山川,身如一叶,忽然备感寂寥。千般往事浮上心头,种种哀苦轻蚀心骨。有的路,你注定不能走。有的人,你注定不能爱。你所能的,只是痛苦、只是凄怆,只是悲凉,只是永无止境的离殇......

擦拭了不经意流出的泪水,对着那么高那么阔的天空,呼出一口气。春光正好,不应辜负才对。银狐的事总会想办法知道的,也不急于一时。

理了理衣服,正要穿鞋,对面山崖上一个青灰色的身影吸去了我的目光。龚予之?没错,我用力瞪大了眼睛,集中精力的看去,那不是云路的随从龚予之吗?他怎么出现在这儿?难道云路也在附近吗?丢掉鞋子挥手大声的叫:“龚护位......龚予之.......”

然而,尽管我已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因距离过远或是我的声音太没有穿透力,眼看着龚予之消失在一道山崖后面却莫可奈何。未及多想,提起裙摆,光脚沿着山崖跑,石粒荆棘刺磨脚底,仍无心顾及,企图能绕过山崖,追上他,也好探知一下云路的情况,两年未曾谋面,不知他,一切可好。

“龚护……位……龚……护位……”我扯着嗓子叫,衔接不上的气息使得语不成句,脚下不断流出鲜丽的血液,染红了一路芳草和山石,更勾出了眼底泛滥成灾的泪水。

他听不见我的叫喊,听不见,就这样从我的视线中白白的消失了,仿若一个幻觉。

“不……不要……”我哭倒在地,那山崖长得从我的眼底直伸入云端,绵延成茫茫无尽的世间绝地。

趴在山崖边上,出神。已哭得太累了,任风吹着,头脑逐渐清明,脚上磨烂挂破的伤口,干干的疼。也许是我看错了,真的看错了吧!春山幽幽,一切归于原始的平静,找不到一丝错乱过的痕迹。

还是回山洞去吧,但愿能找到回去的路,我蹭了下脸上风干的泪痕,起身,转头,“啊——”猝不及防,一个白色身影!

“尘儿——”在我向山崖倒去的刹那,银狐腾空而起,优雅的一个抛物线后,抱住我摇摇欲坠的身子,落到崖边的草丛里。好险!

“尘儿,没事吧!”他紧张的检察着我全身上下,最后目光在我血迹斑斑的脚上定住,诧异的抬起头,“尘儿?你的脚怎么弄成这样?鞋呢?”

他的关切,紧张,让我好容易调整好的情绪,又无故的失控起来,淡淡的荷香,我的云路!扑进他怀里,紧抱住他的脖子,呜呜的痛哭。“云路......云路......”他身子僵了一下,便轻轻拍着我的背任我放纵的哭,然后推开我,轻声道:“好了,尘儿,别哭,让我先帮你的脚上点药,还在流血呢!”

一时情迷拿他当了替代品,他居然毫不介意,我反而无地自容起来,低着头不敢抬起。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白瓷瓶子,拔掉瓶塞,准备帮我上药,我羞惭的缩了缩脚,脸上热成一片,小声道:“不用了,没事的!”

“不行,让我看看,血流了这么多,一定伤的不轻。”他执意拉过我的脚,小心的掀开裤管,瞳孔明显的紧缩了一下,几分怜惜几分责备道:“怎么伤成这样?幸好我带了药,要是感染就坏了!你真是不听话,我不是让你不要乱跑吗?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他一叠声的话让我无从回答,只是沉默看着他认真小心的动作,心波荡漾。

回到山洞,银狐又重新帮我处理了一下伤口,才安下心来。洞口石凳上,他轻啜着茶,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背后那一丛新竹,与他亮烈的白衣银面交相辉映,鲜凌凌的绿,似要流淌下来一般。他若脱下面具,必也是绝世的男子!我想着。

“尘儿......口中的云路是......”他压低声音,垂首,来回玩弄着一枚棋子,似乎心有不安。

我在秋千上轻荡,听到他的话颇感意外,手不自觉的摸上无名指上的戒指,一阵微凉自指尖传入经脉,然后直抵心脏,回忆总是伤人!我苦涩的笑道:“一个我永远也走近不了的人!”

他低着头,沉默了,似乎有什么心事,一头银发柔顺的散落在脸侧。风吹竹叶,潇潇作响,我心里越发的酸楚,日光钻过树丛,一缕缕映射在银戒上,春意暖啊,亦挡不了心被寒风肆虐般的苍凉!“此生不渝!”的字句高低跳跃,我眼前变得模糊,只有银光朦胧乱晃。

“尘儿——”听到银狐的轻唤,我从银戒上移开视线。一团高大的白影,在眼前高斯模糊化,我使劲揉了揉眼,仍只是模糊的影子,只能依希分得清颜色。难道眼睛哭坏了?心里泛着嘀咕。

“尘儿——”银狐又走近些试着叫了一声,我隐约看见他的手在我眼前摆动。

怎么可能,我的眼睛是怎么了!吸了一口气,闭起眼睛,心沉静下来,然后慢慢睁开,银狐的身影一点点清楚,我不禁松了口气,对他露出一个笑,“我能看到你了!刚刚眼睛有些不舒服,我还以为——”

他弯下腰自然的从秋千上抱起我,“尘儿,不管怎样,我都会照顾你的。”

没有细理解他话的意思,我笑出来,“银狐哥哥,要是我刚刚瞎了,一定很遗憾!”

“遗憾什么?”他抱着我走进山洞。

“我还没有见过你的样子。”

“这很重要吗?”

“当然。不然日后怎么报答你!”

“不用你报答,只要你好好活着。”

***************************************

大家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悲或喜,亦或是朦胧不清的?请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