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第五十三章 乱夜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落·尘 2049 2008-03-24 09:59:39

  屋内烛火昏黄,苍檀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看着我把一粒枣红色的药丸吞下,才稍松一口气。

“公主,属下总算没有辜负二王子的期望,公主吃了解药,体内的毒五天内就会清除干净了!”

我早忘了自己中毒的事,看到苍檀还好好的活着,心里很说不出的高兴。“你怎么会来?在王宫这么久都没有见到你,你去哪了?”

“属下去落琼山守王陵去了!”他憨厚一笑,双眼纯净如水。

“什么?”我心里猛一颤,歉疚的看着他,“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公主千万别这么说!哦,对了,属下得赶紧离开这儿,这必竟是王子妃的住处,属下越礼进入被发现的话,属下的命倒算不得什么,累及公主的名节就不好了!”

“这么着急?我还有话没说完呢!”我追在他身后,他转过身若有所思。“公主心里所有疑问,属下都知道,但属下暂时还不能相告,”他背过身去,望了一眼那弯冷月,又道:“乌云遮月,也总有云开月明之时,公主冰雪聪明,属下言尽于此了!”

他高大的身影没入黑暗,一个瞬间便溶进其中,找寻不见。

“公主,他什么意思呀?”湘儿扶着我走回屋内,一头雾水。“还有,公主什么时候中毒了,我怎么不知?”

“早中了。”我思忖着道。只是,这件事,怎么连苍檀都知道?沙域也知道,那沙邑自然也是知道的了?他知道我身中奇毒,却娶了我……云开……月明?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啊——”湘儿一声尖叫,我游离的思绪如数归回原位,抬脚跨入门槛的同时,对上一双阴寒的紫目。脚在落地前只稍顿,就从容坚定的走进去。湘儿在我的感染下也恢复了自若的神态,不愧是我的丫头!

“王子!”我向沙邑欠了欠身,“王子为何深夜前来?”

“怎么?本王来得不是时候?”他冷冷看着我,若有所指。紫眸翻滚着怒潮,唇紧紧抿住,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

看这架式,今天又有一翻纠缠了!未免祸及湘儿,我吩咐她道:“湘儿,你去把我今天要的那个花样子绣出来,记住绣不出来哪也不准去!”

“公主……”湘儿向我挤眉瞪眼的抗议,见我没反映,只好悻悻的去了。我知道她是怕沙邑的,更怕他伤害我,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让她因我而屡遭祸患。

湘儿走后,我从容自若的紧扣上门,转身坦然与沙邑对视。他眉心拧成一团,双目如血,努力压抑着盛大的怒火。

“是谁?”他咬着牙,挤出两个字。烛火跳跃着红光映上他的侧脸,线条冷硬如雕像。

听他的话音,定是没有看到苍檀,这样就好,不然苍檀为我又难逃罪责。我放下心中的大石,更轻松了几分,我并没做什么越矩之事,并没有对他不起,只要我是问心无愧的就够了,他要发疯就发吧!最坏我也不过是吃些皮肉之苦,或永远被关起来!他还能杀了我吗?我知道他不会!

“王子不管看到什么,我都问心无愧!”我淡淡开口,无视他的怒容。“如果王子相信我,我便不用解释,如果王子不相信我,那我更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不要以为你巧舌如簧,本王就奈何不了你!”他捉住我的肩,狠狠的摇动,面目凶悍如魔,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忍受着他粗暴。他见我闭口不言,更加恼火,附在我耳边,低吼出声,“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我罗泯国明媒正娶的王子妃,你现在,还是我的女人!听到没有!”

“是,我听到了!”泪终于落下,潺潺如溪。“王子在怕些什么?这铜墙铁壁,固若金汤的王宫,我一个小小的女子能有多大能耐!我的生命、自由哪一样不是在王子的股掌之间,退一万步说,我一天是王子的妃,就会忠于王子一天,必竟,我的所作所为,牵系的还有我大晟的黎民百姓呢!”

他两眼盯着我,手里的力道自然放松,我依旧平淡如水回望着他,他的紫眸渐呈清明,点光闪闪,灿若星子。就这样对峙良久,他才缓缓吐出一口长气,颓然倒在椅子里,一只手抚上左胸的位置。我知道他牵动了伤口,赶忙倒了茶递过去,小心问道:“王子,没事吧?”

他深望了我一眼,虽还有些余怒,但还是柔顺的接过,轻啜了一口。那情景就像一个怄气的孩子,我心底升出一丝怜惜,柔声道:“王子今晚不如就在这里歇息了吧!我顺便帮王子处理一下伤口。”

他眉头微皱,怪异的上下扫了我一眼,沉默的起身,要走。

“这里的门已经锁上了,难不成王子还要翻墙吗?”我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憔悴不堪的脸,他停住步子,有些不自在的瞥了我一眼,脸微红。我轻笑,拉他坐在椅子上,拿了软枕放在他背后靠好,伸手去解他的衣服,他愕然的挡住我的手,惊道:“你……做什么?”

“这也太不像放荡不羁的沙邑王子了吧?”我笑着调侃,“你不脱衣服,我怎么处理伤口啊?”

他别扭的把头转向一边,任由我把他胸前的衣带解开,一条嫩红的伤,匍匐在他胸口,正溢着鲜红夺目的血。我一个惊心,手战栗起来。“流血了!”

他不以为然,安静的望着窗外的黑暗,在想着什么。我见他无动于衷,只好用温水洗了纱布,轻轻帮他擦拭起来,手不经意触到他结实的肌肉,他没来由的一颤,惶惶的向我看过来,气息紊乱。我也怔住,与他咫尺相对,空气凝结成冰,不再流动。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外面“轰隆”一声雷鸣,他仓惶的从椅子上跳起来,丢下一句:“我回王子殿!”就逃也似的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