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第五十五章 华宴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落·尘 1986 2008-03-30 10:16:49

  人影重重,帘幔舞动,丝竹管弦声声入耳,清歌舞袖飘上云端。好一片欢声笑语!好一场盛世华宴!

“大王子、王子妃到!”

我盛妆华服,装扮得神彩飞扬。尽管手心隐约有细细的汗水,尽管,一颗心早已瑟瑟颤动。我知道,此刻的我,定是光彩照人,艳光四射的王子妃,没有一丝一毫的落寞或哀伤,也不能有。沙邑,紧握住我的手,一脸春风得意,紫色瞳孔放射出五彩精光,让他更加俊美的惊天动地。我体察不出他的心绪,他此刻是喜,是怒,是仇,还是恨,他成功的把真实的自己掩藏起来,与我“如胶似漆”的跨过,高高的门槛,进入大殿。

宫廷御宴,喜气洋洋。

亲人在堂,相见甚欢。

他还是洁白如云,挺俊超然。他温柔的眼睛,温润如水的光芒还是只为那个女子绽放。他抬眼看我的时候,我已经注视了他许久,虽然我的眼底是古井一样的宁静,并且与他拉开相应的距离,但,心上仍然有麻麻木木的疼,一丝丝浸入经脉,然后向周身如藤蔓一样,交错,缠绕,滋长。

“皇妹。”他淡然开口,对我象征性的颌首。

我微微欠了欠身,浅笑盈盈。见到他的惊喜,伤痛,一并凝结在这一个笑里面,僵硬的再不能多扯开嘴角一分,只是除了我自己,谁也觉不到。

肩膀上传来稍重的力道,我仰头,见沙邑情深款款的正视着我,薄唇勾出上好的弧度,双瞳如水,波光粼粼。若不是见识了他以往的所为,定会错认为这样的男子是世间少有的情种,并且是俊邪蛊惑的那一种。

“王子妃这个习惯可得改改,这里是大庭广众,要看为夫,回去让你看个够可好?”他戏谑的附在我耳畔,热气喷在我的脖颈,我顿时被撩得面红耳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却笑得愈加美艳。

所有的人,都目睹着我们这一对打情骂俏的小夫妻,颇有深意的笑。我就像被剖去了衣服般,有种赤裸的窘迫,只能把头压得更低。余光不经意扫过那片展白,竟触到一丝寒意。

莲步轻移,同沙邑一起,与罗泯大王和王后行礼毕,依次落坐。

“今日莎儿与爱婿一同归省,真是令人高兴的一件喜事!来来来,大家同为他二人干上一杯!”罗泯国王,豪气干云,与众人举杯同贺。

大家随声附喝,也各自应应场面,例行公事的喝下一杯。只是我不明白,沙邑为何表现的那么积极,冷漠的他,今日那笑容竟没有停过。我看着他,他放下杯子,猛然偏过头,我避之不及,冲他傻笑了一下,他眼眸深邃的在我脸上停驻片刻,接下来的动作,差点让我当场晕倒,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唇毫不避讳的在我脸上轻触一下,我条件反射的左右一望,国王和王后相视而笑,其它人也都低着眼皮表情怪异,我直窘得想钻到桌子底下去。而沙邑却好笑的对我眨着迷人的星眸,一副幸灾乐祸的姿态。

“哟!王兄也不避讳着些,父王母后可都在呢!”依莎袅袅婷婷站起身,翠玉一样的衣裳,衬托得她的肌肤莹白胜雪,俏脸微敛不胜娇羞。她紧紧依在他身旁,像个连体人,而他万分默许,所有,只为她而存在。

酸。我瞬息忘却了刚才的尴尬,心的土地,有一树的秋叶,漱漱的落了,剖离的撕扯,碾尘的毁弃,我看着,感受着,却无言,不是清明的疼,没有锥心的痛,这,便是一种酸楚吧!

“皇妹!”这个熟悉的声音,把我从几个世纪后拉转回来,让我知道自己还在,还活在他面前。我端庄的看向他,笑。“为兄千里迢迢的来看你,你却独自与王子亲热,冷落于我,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他言语透出酸意,让我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王爷何出此言,尘儿天生羞怯,不擅待客,小王在此替她陪罪了!”沙邑笑容可掬,说出的话,怎么听都像是惟恐天下不乱,我暗自皱眉,心生不悦。

“皇妹,本王是你的皇兄,也算是客吗?沙邑王子这话本王可听不懂了!”燕云路幕然怒了,唇在笑,眸光却寒煞得惊人,照在我身上,我听到自己的血液结冰的声音。

“王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跟自己的妹妹过不去了?”依莎一脸娇嗔,摇着他的手臂,我看到他看向她,脸瞬间变得温和,心不禁抽紧。

“皇兄,”我仪态万千的站起身,纤手执尊,笑靥如花,“臣妹招待不周,给皇兄陪罪了!”说完一饮而尽。酒入愁肠,千回百转,终化作苦水奔腾。

在场之人,颇为惊叹,眼看着我连干三杯,鸦雀无声。燕云路更是冷冷的睥睨着我,满脸讥诮。三杯烈酒下肚,才后悔不该如此鲁莽,这是在粗犷豪放的罗泯,那酒可不比中土的那样温和。胸腔中,一团团的灼热直冲头顶,我的眼睛也模糊起来。一手抓住桌角,撑住身子,我决不能倒下,决不能失态!稳住身子往椅子里坐,竟不受控的朝一边歪去,这时肩头一暖,沙邑轻轻扶我坐正,手仍握在我的肩上,俊眉微敛,凝视着我。

“要不要送你回去休息?”

我心中一暖,手抚上肩头,覆在他的大手上,浅浅一笑,带着醉意。这才是我的正牌夫君,我是怎么了,跟那些“外人”人置的什么气!新杯添酒,我笑得一脸灿烂,真诚的向沙邑举杯,“邑,我敬你!”

他妖冶的眸光,有一瞬的凝聚,接着便优雅的与我碰杯。金尊声响,击打在心,浓烈的酒再次入口,眼角竟滑下一滴清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