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第六十八章 归隐

一陌烟尘之双王夺妃(全本) 落·尘 1967 2008-04-25 21:06:03

  茂密的山林,有风呼呼的吹着,小草和野花如微波般此起彼伏。我独坐在断崖边上,望向远处那高高的山峰,这是每天必做的事,自从藏匿于这深山之中,便只是一个等爱的人,等待来生来世的爱。这美得不着边际的“望尘山”,如今已被我改成“望云山”。“望云山”,守望云路。但愿来世,或来世的来世,无论经历多少次轮回,他还能够记得这里,记得我,我会一直在此守侯,等着他来完成“此生不渝”的誓言。

背后有沉默的脚步声,我知道他来了,来接我回去,站起身,转头微笑。他的黑衣被风掀得老高,依希可见清瘦却坚实的身材,脸上依旧裹着和衣服同色的布,只露一双眼眸澄如碧水。

我没问过他是谁,也从没见过他的样子。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每个人都有不愿摆在明处的私秘。

“走吧。”

我淡淡的说,他依旧像平常一样沉默的跟在我身后。隐居在此四年了,他是两年前来到这里的,他从不讲话,但我知道他不是哑巴,他只是因为着什么而失去了言语的欲望。两年来,我的饮食、起居、所有的杂事都是他在照料。落阳哥哥被我求回晟都侍奉爹娘,湘儿和苍檀情投意合,我做主让他们俩蒂结良缘,他们执意陪我隐居,我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在不远处帮他们另择了块地,修建了简单却温暖的爱巢。他们也常常来侍候我,都被我以“碍我清静”为由给撵了回去。两年前的一天,黑装紧密的他来了,自来了之后便不曾再离开。我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留下他,也许是他的眼神太过哀伤,也许是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在秋千上坐下来,天色其实尚早,还没有感觉到饥饿。他在竹林下的小木桌上摆上了碗筷,拿来干净的湿布,递过来,示意我净手吃饭。我摇摇头,眼睛落在饭桌不远处的围棋盘上,那上面还摆着当年与云路尚未对完的半盘残棋。落叶,飞花,轻尘都曾来光顾,我不曾舍得擦拭,怕失了原先的位置,哪怕是小小的移动,也不再如初。好在这山里的雨够清馨细腻,总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悄悄降落,帮我冲洗维护着那触目惊魂的回忆。

他微皱眉瞟向棋盘,又有些烦燥的执意拉着我的手细心的擦拭。我被他的动作惊住,目光望进他的眉目。他从来不是这样的,两年来他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也从不曾皱过一次眉头,或露出过一抹笑,我总觉得他是一个淡然的毫无情感的人,就连最超码的喜怒哀乐的表情都不会有,看来我错了!

“你有心事?”我望着他有些怔忡。

他只是低着眼皮,把我从秋千架一路拉到饭桌前,盛了饭放在我面前,然后依旧沉默的撩起一点遮住嘴的黑布,吃起饭来。

我食之无味的夹了一口饭塞进嘴里,心情顿时有些闷。

“姨姨……”一个幼稚甜嫩的童音入耳,我惊喜的转过头,看到一个漂亮的孩子正蹒跚而来,放下碗筷,张开怀抱,温暖油然升起。“梓儿!”

一把抱住他软软的小身子,似捧住一朵柔嫩的花朵,馨香满怀。“梓儿又长高了,有没有想姨姨?”

“有!”纯净无邪的大眼睛诚恳的似要滴出水来,“姨姨……想梓儿没有?”

我疼爱的在他柔嫩的脸蛋上亲了几下,“当然想了!梓儿是姨姨最喜爱的小宝贝!”

“梓儿,不要老让姨姨抱了,快下来!”湘儿嫁为人妇,眉目间已添了不少成熟与稳重的风韵。

“是啊,梓儿,快下来,到爹这儿来,你再缠着姨姨,下次不带你来了!”苍檀对我歉意的笑笑,从我怀中接过梓儿。

“姨姨抱……姨姨抱……”谁知这孩子竟抱着我的脖子不撒手,清澈如山泉的眼睛里滴下大颗的泪水,我心疼的护住他,对苍檀浅笑道:“不碍事的,我抱着吧,好几天没见他了!”

“这孩子就是跟姐姐有缘!连我这个做娘的都有点吃醋,什么时候也没见他跟我这么亲过!”湘儿苦笑着摸摸梓儿的头,错眼看见黑衣的他,神色微变,转头对苍檀道:“相公,带梓儿去前面小溪儿那玩会吧,他喜欢看鱼儿。我跟姐姐说会话。”

我知道这话也同时是说给他听的,我看见他沉默的站起身,走进不远的密林深处,苍檀也把梓儿带去玩了。忧伤的笛音破林而来,弥漫了我的耳际,梓儿带来的一点好心情登时被消匿的无影无踪,心随着笛音潜入无名的苍凉。

“姐姐……”湘儿犹疑着,似乎要对我说什么,却又有些开不了口的模样。

“怎么了?”我整整衣服,站起身走到秋千架上坐下,淡淡的笛音萦于耳畔,久久不散。“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吞吞吐吐的作什么?”

湘儿静默一会,望向密林处叹了口气,轻轻帮我摇摆着秋千。“姐姐——日后有何打算?”

“这话何意?”我顿住秋千,心绪开始烦乱。

“姐姐!”湘儿,在我面前蹲下来,仰脸看着我泪光闪闪,疼惜的握住我的手。“四年了,姐姐真的打算一辈子这样下去吗?纵是王爷再好,他也已经……”

“不许胡说!”我低吼一起,从秋千上跳下来,背对着湘儿,“他还活着!只是我说过不会再见他,今生我和他缘份未到!来世,我要等待来世,就在这里等,不然他会找不到我!”

“姐姐……”湘儿一定是泪流满面了,轻微压抑的抽泣声,随着山里的风,流入我心深处。

四年了,我所学会的仅仅是怯懦和回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