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离的萤火爱情

第九十一章 我下定决心

流离的萤火爱情 彼岸花未殇 2123 2011-12-25 01:32:02

  “振华,你来接我吧!我想回去了……”环顾了下四周的环境,该死!我又迷路了,这是哪里?!总是这么不带脑子出门,迟早有一天真的丢了了,谁也找不到我……

“你?迷路了?那你身边有什么建筑吗?比如说某某大楼?”上官振华问的如此详细,让我突然想起了某个人——就在不久前,文贤临也这么问过我,这么的担心过我,这么让我感动过,这么让我强烈的感觉到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

回想着文贤临对我点点滴滴的关心,他那样突然冲到我的面前保护我时的模样,一些关于他的片段开始毫无预兆的涌上心头,好亦或者不好,恶魔亦或者是天使,我都不在乎,我只在乎他是否还存活在于我的记忆里面,是否还会回到我的身边,其他的我都不在乎,什么都不在乎!

“雪柔,你怎么不说话?你在哪里?我去接你!”上官振华语气里满是着急,应该是被我的沉默不语吓到了吧?唉!我总是这么让大家放不下心,总是像一个小孩惹得大家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照顾我,什么时候我才可以真正的长大呢?

“我也不知道,在我的左侧……”我尽可能详细把我所在的地址告诉振华,希望可以在天黑之前他可以找到我,那我就可以避免在街头露宿了=_=!

“恩,你在原地等我!我现在就去找你!”上官振华说完就立即挂了电话,其实,我还想说一句话的:振华,我看到这里有出租车的~~~不过,还好我没有说,因为我摸了摸瘪瘪的口袋,可怜的我,竟然连一毛钱也没有……还好没有丢脸,要不又会发生上次那件尴尬的事情了!

我的脑海里又不可抑制的出现了文贤临的身影,那天是他帮了我,如果不是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那个大难题,不知道在空无一人的校园里该向谁求救,那天的他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只是我的一个人的守护天使,徐徐地从半空中降落,勇敢地将我从尴尬的境地中拯救出来。

(下面的有些观众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了,开始窃窃私语,“她今天怎么这么说啊?那天不是挺厉害的吗?”“是啊!她不是很讨厌文贤临的吗?怎么今天变了这么多?竟然还用天使这个词来形容她心中的那个恶魔呢!”“天使就算了,还只是她一个人的呢!哈哈,真是可笑!我还没见过如此多变的女生!”奇怪的是,韩雪柔这次愣在一边什么都没有说,似乎对这些话置若罔闻,或许她沉陷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时不能自拔,或许她什么都听到了,只是什么都不愿意说罢了,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因为她知道其实只有自己才真的懂自己的心……)

或许在我的心里,有些事情我始终不愿意去承认,可是我忘记了,即使我故意去回避,但那些就是事实,刻骨铭心的事实,就像我对文贤临的感情。这段情感也许在上辈子就已经注定了,所以我坚信在这一世里,不管遇到多少苦难,我们注定要相爱,注定要在一起,我相信文贤临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他会完好无缺的回到我的身边,我要守护他一辈子……

“雪柔!我终于找到你了!”当上官振华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愣住了,他速度还真快……他是乘火箭来的吗?他会不会不是地球人呢?或许,他是来自火星的 _

“振华,你怎么知道这里的?”尽管我对自己的描述能力还是抱着很大的信心,可是我相当、非常的了解刚刚自己对周围环境的详细介绍,简直是一片混乱~~~但是没办法,上官振华他就是这么神奇,他不管我怎么描述,他还是找到了。即使,我口齿不清,即使,我的表达能力欠佳……

“呵呵,我怎么会不了解你呢?你这个丫头,只要你开口说话,我就可以知道你下一句要说什么,这次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不可以再这么无缘无故的消失在我的面前……”上官振华将我深深的拥入怀中,温柔的话语刺激着我的每根神经。他说,不许我以后无缘无故的消失……

我现在要不要就和他说清楚,还是再等一段时间?会不会时间越的越久,事情变得越糟糕呢?可是对他而言,我失而复得,他此时是多么的兴奋啊!我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浇他一盆冷水,这样做未免太不道德了!

算了,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等这件事淡了再说!那时大家都恢复了平静,说什么事情都会比较轻而易举点吧?总不至于,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振华,我们快回去啦!我饿死了~~~”我尽量摆出一副很平静的模样,似乎在这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只是一时的幻觉,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其实,我这么伪装自己内心不安的情绪,只是不想让上官振华为我担心,不想让大家为我担心~~~

“雪柔,你……”上官振华欲言又止,我知道他要说什么,应该是打算问我碍不碍事吧?我不能表现出真实的想法,要不然到时候上官振华一定会怀疑的……

“呵呵,我没事了!快点呀~~~”我率先坐上了车,冲着窗外的振华挥了挥手,他还愣在原地,貌似还没从我刚刚给他的冲击中恢复过来,这小子,接受能力这么差的啊?

“真的吗?”振华质疑的看着我,显然他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换做是我,我也不会相信一个人情绪的转变会这么快,刚刚还是阴霾的心情怎么在短短的时间里变为原样?甚至可以说比以前的心情还好……

“什么真的假的啊?”我假装没听懂他的话,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假装自己的心一点都不疼……可是,心里那种疼痛的感觉从未消失,而是逐渐加深,慢慢地渗入心脏,渗入肌肤,似乎全身上下都像针扎那样疼,文贤临,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对我而言是这么的重要,是这么的不可缺少。

“雪柔……”上官振华脸上的神奇有些复杂,虽然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是我知道我还在质疑我是否真的已经恢复了过来。他慢慢地拉开车门,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专心开车,我们之间难免又陷入了沉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