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流离的萤火爱情

第一百六十六章 番外:萧铭风(五)

流离的萤火爱情 彼岸花未殇 2078 2012-03-09 21:30:16

  “铭风!”晓颖悲伤的叫了我一声,双眼里面盈满了泪水,狠狠瞪了韩雪柔哟眼,然后决然毅然的转身迅速跑了出去,她这样跑出去会不会出事?可是,我现在也不能扔下虚弱的雪柔,我该怎么办?我不能让韩雪柔出事,毕竟她是泰俊哥的妹妹,但是我也不放心看到这一幕的晓颖……

“你去吧!”韩雪柔坚定的声音忽然在我的耳边响起,不容抗拒的坚定。她让我出去追晓颖?她果真不在乎我,如果在乎,怎么又会这么毫不犹豫地把我推向晓颖?韩雪柔,为什么你不试着挽留我?为什么不愿意给我实现那个约定的机会?还是刚刚那一切只是我的幻觉,只是一场无伤大雅的玩笑?

算了,不要再考虑这么多了,既然韩雪柔让我去,那我就去吧!因为我真的对晓颖不放心,她的性格那么烈,希望在我追出去之前她会毫发无损!

终于在医院的花园里发现了正在哭泣的晓颖,她的双肩在不停地颤抖,晓颖她是不是很难过?她看到这一幕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该死,真是走了狗屎运!

看着陷在悲伤中晓颖,我突然有些手足无措,她是那么的在乎我,而我却一声不响的离开,况且今天又看到了这有些“暧昧”的一幕,难保她不会误会。

在她的面前,我总是最真实的自己,她知道我喜欢沉默,所以和我相处的时候,她都是那么的安静,即使一句话也不说,她也从不抱怨,她就那么静静地呆着,静静地守着我。这次,我的离开她并不知晓,她一定会很生气吧?晓颖,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的不告而别……

我只是不希望你和上官振华之间的关系更加的恶劣,我不希望看到那么在乎我的上官晓颖为了我和疼爱自己的哥哥吵架,然后躲在角落里偷偷落泪。

“晓颖,你听我说,我和她之间没什么的!”韩雪柔,对不起,我也许要食言了,因为在我面前的是这几年来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女孩,我不能因为你的突然出现就让她对我失望透顶,不能因为你的出现就那么无情的伤害她!

“哈哈,铭风,你是知道的,不管谁阻碍我的幸福,我都不会放过她的!”晓颖听到我的声音迅速的站了起来,负气地擦着眼泪,眼里是满满的愤怒,竟然还开始冷笑,一脸的鄙夷。

这样的晓颖比任何时候都陌生,比任何时候都无法捉摸,就算是我,我也能猜到一些。

晓颖,你刚刚在说什么?你不会放过谁?!糟糕,我竟然忘记晓颖的本质是怎样的一个人了,这几年来,我的身边之所以没有出现纠缠我的女生,不是都是因为她的手段吗?不是都因为她的心狠手辣吗?可恶,我不能让她这么认为。

虽然我知道她是怕我离开她的世界,怕我从此对她不理不睬,所以才变得这么凶狠。可现在,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韩雪柔受到任何伤害,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我只见过几面的傻瓜在我的心里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

不管我是多么的不愿意认清这个事实,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这次我不能再让晓颖伤害韩雪柔,我一定要保护好她,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不能让晓颖把矛头指向无辜的雪柔,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清澈,我怎么可以让她的眼里充满恐惧,我怎么可以让她整日生活在无限的恐慌之中!不,不可以!

“不,我只是把她当作妹妹!”我和韩雪柔是什么关系现在一点也不重要,只要她没有受到晓颖的威胁,只要她以后好好的生活,不管怎样,我都愿意去做。

“铭风,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你问什么要瞒着我跑出去?为什么要对她那么温柔?她和你真的没有关系?”晓颖一脸质疑的看着我,她不相信,我该怎么解释才可以让韩雪柔免受她的伤害?我该怎么做她才可以真正的相信我?

“你不信我吗?”也许,如果我够冷漠,够淡然,她或许会稍微相信那么一点点。

“铭风,我……”晓颖不再苦苦执着她原本的想法,她是不是动摇了?拜托你,不要伤害韩雪柔,她不想看到她受到任何的委屈和伤害。她似乎很久之前就住在我的心里了,哪怕她受到一点伤害,我的心也会随着隐隐作痛,那是一种默契吗?还是我们的生命线早就系在了一切,所以我们必须承担彼此的痛苦?

我没有再说话,沉默可以代替一切的解释吧?给她时间好好想一下,冷静下来的她或许能够恢复过来,这样就可以减少她心中此时的怒火吧?她原本冰冷的眼神开始慢慢融化,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变得柔和起来。

她,是不是想通了?

“铭风,我了解你,如果你一直和我解释,我反而会怀疑你。但是现在不屑解释,那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你呢?”晓颖的声音里瞬间充满了活力,眼里的失望和痛恨也消失殆尽。晓颖,你真的了解我吗?这次恐怕是你猜错了,我的心事永远都没有人可以猜透,就连我自己也不可以……

那个身影是韩雪柔?!该死,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不是听到我和晓颖的对话了?该死,你在干什么,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失魂落魄?难道你这个大傻瓜看不到迎面而来的车吗?你究竟在想什么!该死,我快气疯了!

“韩雪柔!韩雪柔,快让开!快让开!”我突然像发疯了似的冲向韩雪柔身边,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我来不及阻止这一切,来不及救她。

我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她被那辆该死的大货车撞起,那么轻,就像是一片羽毛在空中随风飘荡,然后重重地落下,毫无预兆地落下,血开始满满的从她的身体里流出来……

我愣在原地,心突然沉了下去,就那么无限止的沉了下去,脖子就像是被人勒住了,一刻也不得呼吸。韩雪柔,你怎么可以出事!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出事!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离开我!韩雪柔,你永远都不可以受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