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流光飞舞之思情(已出版)

第二十章 伤 情

流光飞舞之思情(已出版) 六月栀子 2757 2009-02-16 16:21:08

  云歌已经下定决心,要找到龙灵,告诉他,自己的决定。可她于栖月湖中反复搜寻,却始终感应不到龙灵的存在。她心中焦急,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再探陆家庄园。也许,这一次,她能顺利进入地宫,找到龙灵。

这夜,冷风凄紧,天空没有星月。

云歌偷偷过湖,潜入了陆家庄园。沿着回廊走了一程,便到了破旧的祠堂前,待她准备进入时,却被人一把抓住手腕,拉到了黑暗隐蔽之处。

“你怎么还来?”

她看见了那双深邃如夜海般的眸子。是楚骁,他就像她的克星,总是在她不需要他出现的时候和地方出现。

“放开我!”她咬牙切齿,努力想要将自己的手从他铁一般的钳制中挣脱出来,却是徒劳。

“我带你离开!”他不管不顾,拉着她便要走。

“我说过,那对我很重要!我必须进入那石壁!我必须去!”她压低了声音,不愿随他离开。

他深吸一口气,放开她的手腕,却搂住她瘦削的双肩,认真地说:“你连我都应付不了,更何况这陆家庄园别的人?他们守卫着人王的陵寝,无论你有怎样正当的理由,他们都不会允许你惊扰逝者的安眠!”

“为了进去,我会不惜一切代价!”

“不惜一切代价?”他深深地凝视着她,眼中是有很深的痛色,“我不明白是什么让你如此坚持。可我知道,你做不到!”

“她当然做不到!”

一个冷毅的声音响起,周围突然变得亮堂,一大群人拥了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

她回身看去。在人群之中,她只看到了一个人——陆千羽。她的心竟然微微地疼痛起来。

楚骁放开了她,转身,对为首的锦衣人沉声唤了声:“陆爷!”

那就是陆家庄园的主人陆天麒。此时的陆千羽站于陆天麒的身后,正用那样忧伤疼痛的眼神深深地凝视着云歌。他紧抿嘴唇,不肯承认这样残酷的现实,自己心中所愿的女子,竟然觊觎着自己家族的秘密,因此,绝不可能为自己的家族承认。

云歌的心幽幽地对自己叹了口气。所谓命运弄人,她是为了他,为了要与他在尘世中相守,才来到这里,才要硬闯地宫,找寻龙灵的啊。可这,恰恰是他和他的家族最森严的禁忌。

“楚骁,你已经不能尽忠职守了吗?”陆天麒冷冷地看着楚骁,冷冷地问,“她就是上次闯入地宫的贼人?你可知,我一直在等你将这件事如实禀告。可你很让我失望呢。”

“陆爷,这位姑娘对地宫中的东西并无觊觎之心,她只想进入圣王的陵寝朝拜一番。”楚骁试图为她辩解。

“朝拜?”陆天麒闷哼一声,“擅闯地宫之人都得死!这是陆家庄园的规矩。楚骁,你来陆家庄园已有八年,并被委以重任,你不会不明白!”

“陆爷,只此一次,你放了她。我保证,她绝不会再闯地宫!”楚骁急急地说道。

“你凭什么保证?闯不闯地宫是我一人之事!”云歌却并不领情,在一旁负气地说道。她已将目光从陆千羽的身上收了回来,上前一步,来到了陆天麒的身前。“陆爷,你可知,有的人一世为人,活着只为做一件事。云歌就是这样的人,云歌此生只为来这栖月湖,进入人王的陵寝,带走龙灵和陵寝中的人。”

陆天麒好奇地看着眼前的姑娘:“龙灵?小姑娘,你可知道龙灵是何物?人王已经安息千年之久,没人见过龙灵,那都是传说。”

“既然都是传说,陆爷何不打开方便之门,让云歌进到陵寝之中呢。陆家子孙守护的只是人王的安眠,而我要带走的是龙灵,我们所做之事根本毫不相干!”

“姑娘,所谓龙灵,只是传说,谁会真的相信?”陆天麒面色阴沉。

腕间缠绕的银丝灵链轻轻地颤动起来。

是龙灵!

她的心一阵雀跃,是龙灵来寻她了吗?他为何要来,在此时此刻?却顾不得多想,她放出了灵链。

一瞬间,华光四射,灵链于她身边缠绕旋转,看得周遭凡人目瞪口呆。

“妖孽!她是妖孽!”

她听见了一片惊惶的喊叫,看见了陆千羽眼中突然升腾起来的惊诧绝望的火焰,却已无暇在意,认真地说道:“陆爷,你不是不相信龙灵的存在吗?就让云歌指给你看吧!”她说罢,抛出了灵链。

灵链飞出,越过树影幢幢,云歌急忙追了上去。陆天麒带着一干人跟上。

灵链来到了栖月湖边,倏地直入漆黑的湖中,片刻之后,湖面灵气逼人,灵雾升腾,灵链追着一团耀眼的灵光飞身出湖。

“回!”云歌娇喝一声,收回了灵链。

龙灵就在眼前,于深黑的湖面上悠然跃动,似一双探询的眼,将云歌深深看定。龙灵的出现仿佛只为向俗世凡人印证自己的存在,眨眼之后,又倏然消失无踪。

湖畔,一干凡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奇异的景象,竟是无人有心再问什么,想什么了。

“陆爷,你看到了!”云歌朗声道,“龙灵的确存在。我只是要带走龙灵,与陆家之人千年的职责毫不相干!”

“不相干?任何人都不得进入人王的陵寝,这是陆家子孙世世代代应尽的本分。没有人可以进去,无论是怎样的原因!龙灵纵然真的存在又如何!陆家的规矩谁都不能违反!”一个异常苍劲尖利的声音响起,周遭众人主动闪开一条路来,两名神情肃穆的丫鬟搀着一个拄杖的白发妇人缓缓走了来。

“奶奶!”陆家兄弟不约而同,向老妇人唤道。楚骁也上前向她施礼。

老妇人上上下下将云歌打量了一番,这才厉声说道:“麒儿,有人擅闯地宫,你竟然对奶奶只字未提!麒儿,你是当真不把我这把老骨头当回事了吗!”

“奶奶,我只是不想你太过操劳!”陆天麒辩解道。他其实是要为楚骁隐瞒。有人擅闯地宫,楚骁知情却不报,他心知肚明。此事若传到老夫人耳中,表面器重楚骁,却对他素有戒心的陆老夫人,一定会对他成见更深。他与楚骁兄弟情重,他不想为了此事,让陆老夫人与楚骁之间心生嫌隙。

楚骁明知陆天麒是在维护自己,还是沉声向陆老夫人说道:“此事皆因楚骁而起,是楚骁知情不报。老夫人若要惩罚,楚骁愿一力承担。”

陆老夫人冷眼看了看楚骁,冷然道:“惩罚?那是后话,老身今日倒是想知道,你们打算如何处置这个大胆的妖女!”

“奶奶,云姑娘少不更事,不如……”陆天麒说道,话未说完,却被打断。

“麒儿,此事你不宜插手!”陆老夫人声音如铁,毫无转圜的余地,“羽儿,你说,该如何处置这个大胆的妖女!”陆老夫人看来,对云歌和千羽的感情纠缠了如指掌。

一直在一旁心乱如麻,却一言不发的陆千羽惊异地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自己的奶奶,半晌才道:“奶奶,放了她。羽儿保证,她不会再闯地宫。”

“放了她?”陆老夫人锋利如刀的目光紧紧地将陆千羽盯牢,“可是羽儿,奶奶记得,你曾经说过,你的心中没有她。你再告诉奶奶,你对这个妖女究竟有着怎样的情意?”

面对陆老夫人咄咄相逼,陆千羽张皇无措起来。他明白自己的奶奶话中的深意,知道她会用怎样狠绝的手段对付云歌。他情不自禁回头看向云歌,看她眼中满溢的悲哀,不禁心疼。他沉默着、沉默着,终于说道:“我与云姑娘只是寻常朋友。我对她并无特别的情意!”

云歌听过,虽然明知他是为情势所迫,却还是惨然变色。她仓皇地转过身去,泪水潸然,是不想要尘世中人看透了自己的心思。

“你不爱她?”陆老夫人紧迫不放,手杖狠狠地拄向地面,厉声喝道,“大声告诉奶奶,你不爱这个妖女!从今往后,你与她恩断情绝!”

“奶奶!我说得还不够清楚明白吗!”陆千羽心乱如麻,低吼道。

“你不肯说,是吗?”陆老夫人突然飞身而起,举杖向云歌袭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