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流光飞舞之思情(已出版)

第四十九章 母 亲

流光飞舞之思情(已出版) 六月栀子 3199 2009-02-16 16:21:08

  沈万翔的元配夫人马氏原是王城中的贵族小姐,十八岁便嫁给了沈万翔。马氏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大美人,少年夫妻,两人也曾如胶似漆,并在结婚一年之后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云裳。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马氏生下女儿后便得了一场大病,自此,身子骨便没再好过,一直病病歪歪,终年常卧于病榻之上。沈万翔对马氏原是感情深笃,但迫于没有男丁延续香火,这才纳了几房妾室。

这日午后,沈云裳让楚骁守在房外,自己走进了沈夫人马氏的房间。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药香味。为了给马氏治病,沈万翔遍访名医,搜集了各种各样的珍奇药材。

“娘!”她娇滴滴地唤了一声,看着正在喝药的马氏,主动为她送上了漱口水。

“云裳,今日怎么想到来看娘了?”马氏看着自己的女儿,脸上都是温暖的笑意。

“娘的身子最近可是好些了?”沈云裳轻轻地问,将马氏扶了起来,倚靠在床榻之上。

“十多年了,好好坏坏还不都那样。”马氏轻笑着,细细地端详着自己的女儿,“我的云裳可是出落得越发标致漂亮了。”她看着她,是若有所思的神情,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很是投入。

“娘,你在想什么呀?”沈云裳轻轻地问。

“一些往事。”马氏淡淡一笑,“云裳今日来,可是有事找娘?娘听说你和王……”

“娘,别说他!”她的眼圈红了。

马氏长长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别怪你爹。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也有自己的苦。”

“我哪有过丝毫抱怨?我只叹息自己与均佑终究是有缘无分罢了。”

“云裳,你这样的脾气性格其实还是不进宫的好。”

“他也那样说呢。”她苦笑道,“娘,云裳想问你一件事,你能告诉我吗?”

“什么事?”马氏漫不经心地问。

“娘,你得的究竟是什么病呀?为何十八年来爹遍寻良医奇药,都无法治愈呢?”

马氏微微一笑道:“良医奇药又哪能将天下的病人都治好了?”

“娘,我有姐姐吗?我是说,孪生姐姐,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她问得突然,马氏皱起了眉头,咳嗽了起来,直咳得满脸通红。

沈云裳慌了神,急忙替她捶背、抚胸。半晌,马氏才缓过劲来,严厉地说道:“云裳,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你可对你爹说过?”见她茫然摇头,她似乎松了口气。

“可我见过一个姑娘,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呢。只是,她的脸上有一个可怕的印记。”她却是不依不饶。

马氏呆住了,看了女儿半晌才道:“那姑娘现在哪里?”

沈云裳摇头,切切地问:“她可是我的孪生姐姐,因为脸上有可怕的印记,所以,你和爹便将她抛弃了?”

马氏沉吟半晌才道:“云裳,你知道你爹,除了你,没有旁的骨血。这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试问,天下的爹和娘又怎可能抛弃自己的亲生骨肉呢?所以,这些傻话可千万别对你爹说。云裳,你是当朝首辅家的千金大小姐呢,哪来的孪生姐妹?别再胡思乱想了,好吗?天下之大,偶有样貌相似之人,也不足为奇呀。”

沈云裳乖乖地点了点头,又陪马氏说了番话,这才离开了母亲的房间。

“你满意了?气得我娘差点背过气去呢!”她一走出屋子便对守在外面的楚骁低声呵斥道。

楚骁听过,心中不禁暗自嘲笑。心道,这姑娘颇为奇怪,有时精明得像个人精,有时又白痴得让人失笑。刚才母女俩在屋内的谈话,他是听得一清二楚呢。他默默不语,随着她走进了花园,见四处没人,才沉声道:“你娘在骗你呢。”

她陡然收起脚步,回身抬头望着他,情绪激动,涨红了一张俏脸:“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娘!”她几乎是在喊。

他吃惊地看着她,不知这样一句大实话如何又冒犯了她。

她的泪却是夺眶而出:“你以为天下之人,只有你聪明,所有的真相都需要你一针见血地指出来吗?我告诉你,我不允许你在我面前说我娘的坏话!”

他凝视着她,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虽是沈家的女儿,却是不受沈万翔喜欢的。沈夫人则不同,一直都很尽心地呵护着这个女儿,但她终年都病着,对女儿的呵护也是有心无力罢了。尽管这几年,也不知是为了什么,沈万翔改变了对女儿的态度,但多年以来,在沈云裳的心中,惟一给予过她无私关爱的人只有沈夫人一人而已。所以,若要她相信她的母亲在骗她,她自然无法接受。而刚才,只怕她早就觉出自己母亲是在撒谎了。

“可你若不追问下去,又如何能探知真相?”他皱着眉头,讷讷地问。

“你为何总是如此残忍,如此得不择手段?逼迫那位叫做云歌的姑娘揭开面纱之时是这样,现在对我也是这样!”她愤愤地说道。

云歌的名字让他的心一阵绞痛。半晌,他才艰难地说道:“算了,总还会有别的办法可以探询真相,你不问也罢。”

她不再说话,闷着头向前走去。

深夜,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偷偷潜入了沈夫人的房间。他先弄晕了随侍的丫鬟,这才轻轻唤醒了已经入睡的沈夫人。

沈夫人睁开眼睛便被眼前之人吓得呆住了。蒙面人急忙说道:“夫人,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我今日来此,只想向夫人打听一件旧事。”

沈夫人惊慌地点了点头,却是捂着嘴大声咳嗽起来。蒙面人正是楚骁,他眉头紧锁,急忙将她扶起身来,又从怀中取出一只小瓶,送到了她的鼻前。云族的秘药倒也管用,沈夫人闻过之后,立时便止住了咳嗽。她微微地喘息着,轻轻地问:“你是谁?你想问什么?”

楚骁收起小瓶,沉声道:“你的女儿沈云裳有一个孪生姐姐,是不是?”

沈夫人大惊失色,惊呼道:“你如何知道?你究竟是谁?”

“夫人,她也是你的女儿,难道,就因为她的脸上有可怕的印记,你便如此忍心将她抛弃?”他愤愤地说。

沈夫人只是落泪,并不说话。

看着眼前这个病弱的女人,楚骁的心一软,认真地说:“夫人,这些年,她孤身在外,吃了许多的苦。我若将她带回来,你会给她一个家吗?”

“不行!”沈夫人冲口而出。

“不行?”他眉头深锁,好生疑惑。

“她叫什么名字?是叫云歌,对吗?她在哪里?你又是何人?”沈夫人问得警惕。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我只希望云歌能有一个温暖安全的家。”他虽深恨沈万翔,却对云歌情深义重。

“不能让她来沈家,否则,否则……”沈夫人气喘吁吁,“不能让老爷知道她还活着!”

“为何?”他敏锐的心一颤,“她不是沈家的女儿,对不对?”

“这位大侠,我不知道你是谁,有何图谋,可我看得出,你是真的对云歌好。可你要对她好,便让一切如常,最好,带她远离王城,离开老爷的视线。”

他若有所思,沉吟半晌才道:“她和沈万翔有仇?她非但不是沈家人,还和沈万翔有仇,是不是?”

沈夫人沉默了。

他却不肯善罢甘休:“那么,云裳呢?她与云歌当是孪生姐妹?她也不是沈家人?”

沈夫人幽幽一叹,幽幽地说:“我只能告诉你,为了云歌好,便带她走。你快走吧,擅闯沈府,若被发现,谁也救不了你!”

楚骁心知再也问不出什么了,想了想,不再追问,悄然跳窗而走。

快马加鞭,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云歌。他要告诉她,她和云裳都可能不是姓沈,只要再加努力,他一定能为她解开身世之谜。

可当他赶到陆千羽的居所时,却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他四处寻觅了一番,只得失望地回到了艳月楼。

“千羽将她带走了?”凤舞的话让他的脸瞬时变得惨白,表情无助而错愕,“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痛苦地问道。

凤舞看着他,都是心痛。她对他撒了谎,云歌走了,千羽只是去寻她了。她不让他知道,是怕他再为她做傻事。

“我也是才知道。”

楚骁颓然跌坐在了凳子上。他的心空了,那些相处的日子,那些记忆的碎片汹涌而出,不断地撕扯着他的心。“我该怎么做?”他苦苦地看着凤舞,苦苦地问,“我该到哪里去找她?”

凤舞叹息着,坐到了他身边,幽幽地说:“这样也好。楚骁,忘了她吧,你们不会再重逢了。忘了她,忘了她带给你的伤害和心痛,让一切重新开始。我是真不愿你为了云歌再做傻事。如今,你再也不用去沈府冒险了。楚骁,这样很好呢。”

“凤姐,你能忘掉陆爷吗?”他轻轻地问。

凤舞怔住了,怎么忘得了呢?这么些年了,他从未给过自己丝毫的许诺,可自己还不是在痴痴地等。“我只是想安慰你,想你好,你又何必提我的伤心事?”她苦笑着嗔道。

“对不起!我只想告诉你,我不可能忘了她,此生都不会有人能够代替她。我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但我看得清楚明白,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仇恨之外惟一的意义和价值。她是我这一生都在等待的人,无论她来还是走,我都无法将她舍弃了。她已经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