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流光飞舞之思情(已出版)

第八十章 游 尘

流光飞舞之思情(已出版) 六月栀子 2225 2009-03-13 10:58:19

  龙灵气喘吁吁,带着云歌跌落于地。他已经竭尽全力,却无法撞开已经关闭的地府之门。

“还是不行吗?”她声音颤抖,满心恐惧。

“我们来迟了,地府之门已经关闭。你乃是肉身凡胎,我无法将你带出去!”

她从他的背脊上走了下来,兀自向前走了几步,却又站住,看着前方远处无边无际、没有尽头的黑暗,轻声问:“还有办法吗?”

“云歌,是我让你来的。如今,你已经帮助主人进入轮回,我不会对你食言。相信我,一定会让你出去!”龙灵说得很认真。

她的心中不禁燃起一丝希望:“只要能出去,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在这里等我便好。”

“你要走?”她紧张起来,眼睛里闪烁着惊慌,“你要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我去天界,求龙君救你。只要我返回天界,你们为回雪所承担的罪孽便当抵消。龙君一定会让地君为你打开地府之门。”

她想了想,终于咬牙道:“好的,你走!”

“云歌。”白龙飞身而起,在她身边盘旋,“云歌,过去你是龙体,所以在地府里不会觉得黑暗,你能通过龙体看到凡人看不到的世界。可如今,你已经没有了龙体护身,只是一介肉身凡胎罢了。所以,一旦我离开,这里会变得很黑。这里毕竟是亡灵之国,到处是孤魂野鬼,他们都在觊觎着你的血肉之躯。所以,银丝灵链切记不可离手!还有,你若是要走,只能沿着山脊向上走。否则,可能堕入恶鬼狱中。”

她含泪地点头。龙灵这才呼啸着向上飞去,逐渐变成一道光痕,并渐渐浅淡,终于消失在茫茫黑暗之中。

世界黑了下来,是比伸手不见五指更甚的黑暗,因为这片黑暗没有尽头,不会有希望。这不仅是黑暗,这是死亡,是肉身寂灭、魂魄无依的境地。

她总算明白了什么是孤魂野鬼。他们在恶鬼狱中流浪,即使天已荒、地已老,他们的流浪都不会有尽头。

她哀哀地哭了起来。楚骁!楚骁!云歌回不去了!云歌此生都无法还你一个完好的女儿身了!

她兀自在荒凉的黑暗中哭了许久,才平静下来,鼓起了勇气,沿着山脊,朝着龙灵消失的地方走去。腕间的银丝灵链展开来,缠绕在她的身边,将她守护,也给了她些许微弱的光亮。

走了多久,她已无法计算,只感觉又累又饿。当她还是龙体时,是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呢。如今,她只是一个凡俗之人,一个柔弱无依的人间女子而已。此情此境中,脱离龙体,究竟该是庆幸呢,还是悲哀?她已经无法再想,只是那样疲累地跌倒于地,再也站不起来。她在荒凉黑暗的地府中晕了过去。魑魅魍魉都在黑暗中将她窥视,银丝灵链依旧警惕地缠绕在她的身畔,为她阻退每一个企图靠近、图谋不轨的鬼魂。

“云歌,不要再睡了。你说过,笛声响起,你便会来。你不能失信于楚骁啊!”

黑暗中,笛声幽幽,他在那样深情地将她呼唤着。

泪水潸然而落,她在那样疼痛的想念中艰难地醒了过来。周遭依旧是令人窒息的黑暗,寂静的四野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将她打量觊觎。她艰难地起身欲走,却又呆住了。

她是真的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终于醒了。你若是无法醒来,便只能堕入恶鬼狱中。”

黑暗中的女声出语清脆,似曾相识。

“谁?谁在这里?”她紧张地握紧了灵链,颤声问道,仓皇四顾,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别到处看了,我在你的脚下。”

她急忙低头,借着灵链微弱的光芒,她看见脚下的泥土里,绿色的藤蔓破土而出,那样自豪地张扬着生命的活力。

“这里怎么会有植物?”她好生疑惑。

“这么快便将我忘了吗?”那声音轻笑道,“我便是你们所谓的彼岸花啊。只是,花期刚过,我还是如此稚嫩的模样。”绿藤轻摇,仿佛纤丽的女子俏皮地歪着头。

她跪到了地上,好奇地将那棵漂亮的绿藤打量。和她先前所见的狰狞血红的藤蔓不同,此时的彼岸花娇嫩的藤蔓青翠欲滴,柔弱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它折断。

“你真是灵力无边的彼岸花吗?可你如此柔弱,怎么可能在这样肮脏丑恶的地府中存活下去?”

“所谓,柔能克刚;所谓,污泥香里养灵珠。在这怨灵恶鬼的国度里,我自有自己的生存法则。倒是你,你可已想好何去何从?”

她这才想起了自己目前的处境,不禁悲从中来,含泪道:“我如何知晓?只怕是再也出不去了吧!即使,龙灵不失前约,回来救我,可我都不相信自己能坚持到那时呢!”

“不要放弃,要坚持。即使是在最艰难的境地里,都不可放弃希望。要像我这样,以娇弱之躯,在最肮脏丑恶的地方活下去,并开出最娇艳美丽的花朵。”

“可我如何才能做得到?地府之门已关,龙灵说了,三年之内,都不会有魂魄能够进得来,更枉谈出去!”

“再严实的门,都不可能密不透风,总有那么一丝缝隙可以让人看到希望。只要有人给予你指引,让你不至于错步,那么,你一定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走出地府。因为,你毕竟是活生生的血肉之躯,地府还没有容留你的权力呢!”

“真的?”她眼睛一亮,转而又皱眉,“可谁会为我指路?是你吗?”

藤蔓摇头一般,在风中摇曳着,“听!仔细用心听听!”

她安静下来,用心去听。

鸳扣锁心,丝萝有梦,忍问酒醒何处。娥眉长敛吹不展,离人千里斜阳暮。盟山旧约,月月年年,只恐归期又误。梅边吹笛相思砌,云寄冷香书尺素。

是真的有婉转忧伤的笛声传来,不是梦境呢。她热泪奔涌,原来,要为自己指路,能为自己指路的,是爱,是三千红尘最美丽繁华的爱啊!

“只要这笛声不息,循着笛声前行,绝不放弃,即便是累倒,也一定要匍匐,那么,你便能自己走出地府!记住,不能放弃,即使自己命如微尘,也不可让心放弃希望的权利!”

是啊,污泥香里养灵珠。她终于识得了彼岸花的本来面目。她别过彼岸花,携着灵链,艰难地循着悠扬的笛声向前走去,绝不认输,绝不妥协。

楚骁,这一次,云歌不会再放弃你,放弃爱了。云歌会为你小心守护自己的生命;云歌一定能还你一个完好的女儿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