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流光飞舞之思情(已出版)

第八十六章 水 月

流光飞舞之思情(已出版) 六月栀子 2730 2009-03-17 13:23:19

  红尘俗世,你已走过了几世几劫,为何如此风尘仆仆?

救赎为何,是不是得到了所谓的救赎之后,此生的尘埃都会落定为泥?

若是不能,来生来世,生生世世,是不是我们都将延续永劫不复的悲哀与无助,在无尽的轮回中永远地思忖一个从未曾改变的话题?

初月,你真的忘了吗?初月,你真的不会回头了吗?人世凉薄,神界无情,回雪该到哪里去找寻,找寻那些我曾追寻过、一往无悔过的前尘往事?

梦境如此沉醉痴迷,恍然惊醒,竟然泪流满面。云歌坐于床榻之上,嘤嘤哭泣,心痛不已。

有人扣门,有心急火燎之势。她却不管,只顾着自己无法平复的心境,守着自己难以舍弃的悲伤。

楚骁破门而入。劫后相守,他变了很多,不再像过去那样死缠烂打,要与她同室而居;而是让凤舞在她隔壁收拾了一间屋子,安心地住下。

此时,他执起了她的手,焦急不安:“云歌,发生了什么?可是做了噩梦?我听见你在惊叫。”

她收起眼泪,抬起泪眼,幽幽地看他。

“楚骁,我梦见了月珑哥和回雪,他们还在受苦!”

他温柔地为她擦去了脸上的泪痕,温柔地说:“傻丫头,他们已经回到了天界,怎会还在受苦。即使是,也当是为所做之事受罚。不要多想了,好吗?”

她沉默不语,似有话在心中,却不能说出。

“云歌,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他说得小心翼翼。

她目光如水,温柔地将他看定,是在等待他将要说之话说出。

“云歌,我们都经历了太多,再也无法承受更多的分离和磨难了。云歌,嫁给我,好吗?”他终于说出了酝酿了许久许久的话。

这句话,他曾对她说过,她没有应允。往后的日子,他一直在期待,能再次对她说出同样的话,而她,终于会点头。却是一直不敢造次,生怕会带来更多的伤害。

她听过,低头,沉默。

她在想什么,他完全无法揣测,只是不安且耐心地将她等待。

“嫁你有何好处?”她终于低低地问。

他似受宠若惊,只是执着她的手,讷讷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楚骁,你不是原来的楚骁呢。原来的楚骁飞扬跋扈、咄咄逼人,原来的楚骁哪会在意别人的感受,原来的楚骁从不懂得什么叫小心翼翼。楚骁,是云歌让你改变至此吗?这让云歌很不安呢!”她抬眼看他,目光清澈似水。

他心中一暖,情不自禁,将她拥入怀中,哑着嗓子深情款款:“云歌,楚骁心甘情愿不再飞扬跋扈;楚骁心甘情愿为你小心翼翼;只要能给你快乐和幸福,楚骁心甘情愿改变至此!”

她幽幽一叹,却又笑问:“为何要娶我?”

他想了想,答得很认真:“你不食荤腥,白衣素服也能美丽如斯。娶你,好养。”

她在他怀中笑到绝倒。

“你还没说,嫁你到底有何好处。”

他皱眉,似想了又想,终于说道:“你不要锦衣玉食,不求荣华富贵,若是嫁了千羽那样家大业大的公子哥,也是浪费。嫁我这样孑然一身、无牵无绊之人,你便是我此生惟一的珍宝,惟一的牵绊。你就是我的世界里惟一的天女。这样,算不算好处?”

她收敛了笑声,凝视着他,目光淡定安详,却似有泪水漾漾。

“既然如此,那么,我是不是非你不嫁了?”她轻轻地问。

他愣得一愣,随即惊喜交加,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满屋子旋转起来。

“云歌,你答应了?”他抱她于怀中,颤声地问。

“不答应如何?”她在他怀中笑道。

“不答应便不放你,直到你答应为止!”他终于变回了从前的楚骁,看似无理,却又温情脉脉。

“好啦!放我下来吧!”她告饶。

“答应了?”他看着怀中的她,目光如火。

她羞赧地点头,一脸红晕,煞是动人。

他小心翼翼地将她放下,凝视着她,棱角分明的薄唇轻吻向她光洁的额,如珍如宝。半晌,他才道:“云歌,明日便随我回家。我们回云族,去拜祭我的父亲母亲。然后,我们便成亲,好吗?”

“回云族?这就要回?”她不禁皱起了眉头,“缓一缓吧。”

“你已经答应要嫁我了啊!这么快便反悔了?”他不解,不安地问。

“不是反悔。”她低下头,轻叹,“梦境是真的,回雪告诉我,月珑哥和他仍在湖底陵寝中,并未返回天界。我必须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楚骁,给我一些时间,等我将一切都弄明白了,再跟你走,好不好?”

他看着她,幽幽地说:“云歌,你已答应嫁给我,却为何还将我们分得那么清?什么样的事,我们不可以共同面对?我不会等你,因为,我会和你一起去做,我会帮你找出答案!”

她感激地看着他。这才是她要的男子,会和她共承风雨,不离不弃。

第二日清晨,云影天光,栖月湖畔的小树林里清明幽寂。

楚骁于千年古木之下,为她找到了银丝灵链。

灵链在手,为何会有剜心之痛?

“树妖,你可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切切地问。

“天女,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五百年前,天界神人之间的纠葛,我一介小妖,哪敢探询?我只知道,天神月珑仍在人世,仍然得不到救赎。”

“他还在湖底陵寝,和回雪在一起?”

“不错。那日,你离开后,他埋葬了灵链,便与龙灵一起去了湖底。后来,龙灵出湖带你去了二十年后,他却一直没有出来过。”

原来,所谓救赎,真的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空。

月珑,你究竟在为云歌,为初月背负什么?

“既然如此,我们都无须救赎,无须解脱。就让我,随你,还有你不可赦免的罪孽,一同沉入苦海吧!”

她想起了那日湖底,月珑气极而出的话。那时,她便隐约地感觉,有些事,他和回雪都在将她隐瞒。可究竟是什么?仅仅是盗取龙灵,便是不可赦免之罪吗?为何月珑对回雪怨恨更甚悲悯?五百年前,回雪究竟做了什么?仅仅是为挽回自己的爱恋,盗取龙灵那么简单吗?

思绪凌乱复杂,她想了又想却不得要领。或许,或许,这无非是自己在逃避,真相只有一个,回雪仍然不肯破执,不肯随月珑返回天界,因为,他找不回初月的爱,得不到应有的救赎。想到这里,她不禁心如刀绞。

“傻丫头,就算你在这里想破了脑袋,也是想不出问题所在。要找答案,就要去湖底陵寝。”楚骁看她一脸忧伤,不禁心疼。

“可以凡人之力,我们根本去不了湖底陵寝。”她好生无措。

“不是一定要从水下潜入,你忘了,可以通过陆家庄园的地宫秘道进去。”

“不好!”她一口回绝,“当初,你是用性命在向陆爷保证,我此生都不会再进入陆家庄园和地宫了。我怕一语成谶,我不要你拿性命来开玩笑。”

“傻丫头,人王是你亲自送入往生门的,他是否在安眠,难道旁的人还有你清楚。你就算把地宫给拆了,人王也不会怪责于你。你又何须在意俗世凡人的看法?更何况,我如今已不是陆家庄园的人,没有责任守护人王的陵寝了,也不觊觎什么,爽约一次,并不算大罪。”

她还在犹豫。

“不然,你倒说说,我们该怎么入湖,救你的月珑哥?”他拉了拉她的手,“云歌,给我一次机会,让我陪你做一回小毛贼。”

他的话让她不禁想起了那日在地宫中,他对她的误会和冒犯,她终于展颜笑了。

他放心地拉起她的手,走向来路。

“楚骁,是不是第一次从湖中将我救起,你便决定要对我好了?”她殷殷地问,目光似水,漾漾如春。

他看得痴迷,轻轻地答:“是啊。”

“为何?”

“想要你以身相许啊!”他坏坏地笑。

“讨厌!给点好颜色,便不知道好歹起来!”她骂道,脸一红,甩开他的手,径自跑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