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九节 懒漠如风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2570 2009-09-01 15:18:15

  浅吟走至后院,想到那个面容冷漠,心思难测的皇帝,心下惘然,不知不觉,就从后门走了出去。

待她反应过来时,她已身处御花园的红花深处。

此时春光潋滟,草长莺飞,俱是灼灼之华。浅吟一时被眼前的良辰好景迷住,索性找了张石凳坐了下来。御花园每处的设计都独具匠心,单是这张石凳,它恰好就建在一棵树下,人坐上去后就可以安逸的靠着大树乘凉。

有微风从发间穿过,间或吹落树上的杏花,那些含苞欲放的花蕊也跟着轻轻摇曳,自成一番风情,淋了一头杏花的浅吟看着有趣,口里下意识吟道,“万花嫣红迎春色,苞蕊闲坐日光长。”

刚念完,她心里就一惊,呀,自己念的是什么诗啊,思凡?自己也不安寂寞了么,竟然会觉得日光长?浅吟突然觉得很对不起师父和佛祖。不过,她亦害怕此刻的心思被人听到。

她脸红屏气的看着四周,倒真的发现了附近好像有人。

有一阵低低的呼吸声,若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出来。浅吟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走了几步,她就看见一个男子赫然的睡在树下。

这人是谁,怎生如此胆大,看衣着又不像是太监,难道是哪里的侍卫?

树下的男子着一身暖杏色锦服,前襟也没有拢紧,依稀可以看见里面的春光。一件薄如蝉翼的袍子松松垮垮的披在外面,他微微卷曲海藻般的头发也不系,任由它们散落至腰间,遮住一半的容颜,阳光下隐隐泛着酒红的光芒。

似乎也感觉到有人走近,男子抬头懒懒睁开了眼,看到眼前的女子也不惊讶,只是漠然的打量着她。

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阳光似乎都暗了暗。那是一张比日光还要炫目的容颜,精致得找不到任何瑕疵,比女子还要妩媚,一貌倾城,般般入画,再配上他那种慵懒的眼神,万花仿佛都黯然神伤。

浅吟有些吃惊,但也仅仅是吃惊而已,就像看到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她忘了自己最初的担心,只是觉得奇怪,“你是谁,怎么在这里睡觉?”

“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睡觉?”男子挑眉反问,声音懒中带魅,这个反问看似愚蠢,然而却把浅吟问住了。

是啊,为什么不可以在这里睡觉,这里鸟语花香,任谁来了这里都想抛下杂念好好的小憩一会。

男子看着眼前女子思考的样子却笑了,浅吟看到他发笑,以为是在嘲笑自己,心里微微不满,这个人真真不懂礼貌!

男子见她生气却又压制的表情,低低哼道,“万花嫣红迎春色,苞蕊闲坐日光长……”

啊,这个也被他听去了么?

“这个、这个是我胡诌的,只是就事论事……那个……”有口难辩,呸呸呸,当时是什么蒙了心,竟会赋出那样的诗句。

看着眼前不过十六的豆蔻少女,男子嘴角勾过一丝淡淡笑意,少女么,看到这样的美景,思凡也是正常。他随手摘下身边的一朵月季花,“送你。”

修长而白皙的手,懒懒将一支还带着些微露珠的月季递到她面前。

“呀,你怎么将花儿摘了!”浅吟惊道。

“为何不能?”

“花有生命,你摘了送人,不仅是增加自己的罪业,也是将罪孽施与了被赠人。”

“那,这花我还是自己留着罢。”男子微笑着收回手,闻了闻手中的花。由始至终,他虽然有微笑,然而眸子却是冷的。与其说冷,倒不如说世间万般都没有入他的眼。一种万年寂寥的气息,突然就包围了浅吟。

是他发出来的。

世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气息?这种气息对天地神鬼没有半丝的敬畏,对众生也没有任何悲悯,不会爱人、也不会被人爱……

佛祖尚会因花开而喜悦,而这个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浅吟突然有些心痛。岂无一时好,不久当如何,这样的岁月里,对于他来说,这样无尽漫长的岁月里,他……要何以为继!

那他穿暖杏接近黄色的衣裳,也是可以理解的了吧。皇室内,只有皇帝才可以穿黄色系的衣裳。而他本就没将生死放在眼里,何况是衣裳的颜色。

也只有暖杏的衣裳,才不会让他看起来那样寂寥吧。

“其实,我们喜欢花也是无可厚非的,可是,我们也不用把它们摘下来,静静的看着它们花开花落,感受生命的存在,也挺好呢。你看,树上的梨花,多好看。”浅吟委婉的说着,只想让男子身上那种令她心痛的气息减淡。

她抬手指向高处的梨花,宽大的袖袍滑下来,露出玉藕般的手臂。

男子对她的话并不多作答述,只是看着浅吟的手臂。这样美好的手臂,男子却只是饶有兴趣的盯着手肘中的一个红色圆点。那是一个守宫砂。

浅吟看他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手臂看,悄悄红了脸,不露声色的收回了手。看来,想要改变这样的人,真的很难吧。

“皇兄果然只喜欢男人呢,面对这样特别的一个女孩子,竟然无动于衷,倒不如让给我。”男子终于漠然却又带着笑意说道。眼前这个少女,衣着不似宫女,言语之中句句佛理,想来,就是皇帝新娶的妃子了。他猜到了少女身份,却仍是不以为意的把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生无可恋,死无可怕,他有什么不敢说的。

“你、你既已认出我的身份,还敢说这样的话……你到底是三玉王还是六邺王?”浅吟的语气严肃起来。能出现在御花园的,不像太监和侍卫的男子,也只有王爷了吧,其他的王爷她都见过,除了这两个王爷。

“哦?原来三哥也没去参加你们的婚宴,该是哪里又有灾难了吧。”男子挑眉道。他这样说,等于自告了身份,吾是六邺王瑞曦珣。

“三玉王喜欢拯救人于灾难中?”浅吟并不是真的想责难这个男子,她只好挑开了话题。

“你试下往池塘里跳,他没准会及时出现救你哦。”瑞曦珣懒懒说道,眉间的倦意又浮上来。

“要是浅吟跳下去,他却没出现,你怎么说?”浅吟微笑起来,如同夜间最温柔的月色。

“那只好我来救你了,记得穿漂亮点呢,太平凡了我提不起兴趣去救哦。”瑞曦珣狭长的丹凤眼带着慵懒的笑意扫了她一眼。他笑起来,与那个皇帝有同样的气质。甚至连那种淡漠的眼神都有些相像,只不过皇帝是历经的人事之后的淡漠,而他,更像是与生俱来的淡漠,令人绝望的淡漠。

“天下的苦难何其多,浅吟怎可再自找麻烦,增加罪业,令佛担忧。”终究只是个玩笑,她怎会真的跳。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将劳其筋骨,苦其心智。他既是佛祖,这些便得义无反顾的承受。”他又将一朵梨花摘下来,漫不经心的闻了闻。

浅吟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他的确是个一流辩手。罢,以后总会有时间慢慢感化他,今日也出来够久了,再不回去恐怕皖月要着急出来找了。

“对了,你进宫该是要觐见皇上的吧,快去吧,我也要走了,再见。”她盈盈一低头,然后转身快速离去。面对这样的人,她觉得挫败。她感化不了这个人。整个皇宫里的人,她亦感化不了,皇帝、太后诸如此类。

她走得急切,不曾看到瑞曦珣眼中妖魅的笑意。

皇宫之中,总算来了个好玩的人了呢。

-----------偶是装乖索要收藏的分割线($_$)-----------

今日第三更,妖物瑞曦珣出场啦,当当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