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十三节 君子如玉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2469 2009-09-01 15:18:15

  御花园。层层叠嶂,佳木葱葱,曲径回廊通幽处,依稀可以听见活水源头之声,潺潺淙淙。清流倒映着蓝天白云,以及旁边锦簇的花丛,潋滟得似乎碧波中都散发出了万花的幽香。然而,万花的倒影,却似乎都朝着一个男子的倒映容颜奔去了。——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男子白衣胜雪,半蹲在地,似在摆弄着什么,从后面只看得见他如墨般漆黑的头发垂至腰间。

此间,浅吟正悠闲的踱步走过来。她带白雪出来散步至此。——白雪兀自追逐着蝴蝶,有皖月在一边看着,她便独自四处闲荡。

前面那男子在干嘛?发现这一幕,浅吟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

“嘘——”温润如玉的声音。浅吟心中蓦的一紧,这个声音……

她听话的提起了罗裙,又脱下金缕鞋和白袜,露出一双莹白小巧的玉足,小心翼翼的朝男子走去。青草的柔软凹凸,轻轻贴过她的玉足。

她慢慢俯下身。男子正轻柔的为一只知了涂抹着什么,半晌,终于涂抹好后,他站了起来,将知了放回了树间。

“这只小虫翅膀受伤了呢。我正好带着药,便帮它涂了些。幸亏你没弄出声响吓着它。”男子的声音比旁边的流水还要悦耳,如蓝田暖玉。他转过头,柔柔看着她,微微一笑。

那个目光——

浅吟呆住。

有些人,你只看过他一眼后,便再也忘不了他。眼前的人便是这样。

还是那样的一袭白衣,衬得他的肤更白,唇更艳。绝世的风华依旧,谪仙般的眸子中,有让万物复苏的光芒。

无论你多庸庸碌碌,多平凡丑陋,你心里总是还会渴望着这样的光芒。但是你蜷缩在茫茫红尘中摸爬滚打太久,自卑、嫉妒、伤心、仇恨,渐渐地,忘了那道最纯净的光芒。

直到你遇见了他。

那样如沐春风的微笑,那样温暖的眼神,就在某个不经意的刹那,将你生命中的阴霾打开一线,于是你恍然又拥有了幸福的滋味。

这样的男子,本应天上才有,但只因那抹心由眼发的温暖,便让人觉得真实起来,相信他确是存在于人世的。

——男子看向浅吟的目光纯净,却是仿佛历经了大悲大痛之后的纯净,似乎万物都入了他的心,又似乎万物都没入他的心。

浅吟的目光虽也纯净,但却是婴儿般的纯净,没有经过人世的历练。师父常对她说,我总觉得你尘缘未了呢,可偏偏你有一双与佛结缘的眼睛。

与佛更结缘的,应该是他那样的眼睛吧。

男子的目光,清清浅浅的看了过来。

隔了十年的时光,遥远的看了过来。记忆中的封印,就被这样的目光轻巧的打开。

十年前。

六岁的她还是个乞儿,遗失了之前的所有记忆,孤身一人,饥饿让她扯过一个路人的钱袋就往前跑。

慌不择路间,她看见了他。彼时,他还是个十二岁模样的少年,然而眉宇间已经有了让世人忘记言语的气质,以及,那种令万物复苏的温暖目光。

“你把钱袋还给那个老婆婆,好不好?”少年温润如玉,却是带了一点商量的语气。

她倔强的撅了撅嘴,然而步子却似定住一般,看着他迈不开了。

“是饿了吗?来,这是玉酥膏。”少年在她手中放下一块晶莹润泽的透明糕点。

恍然间,她闻到了他身上一种糅合了春风、日光、微笑、花朵的清香。

她手里拿着糕点,飞快的将钱袋塞进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老太太手里,然后,又飞快的跑了回去。

少年已经向前走去了。她急忙跟在了他身后,固执的跟着,只隔着一步的距离。路人都看着这对奇怪的组合,然而更多的是,对少年的惊为天人的震惊。

旁边已经有面色潮红的少女在瞪着如癞蛤蟆般的她,似在嘲笑她的自不量力。

少年终于停了下来,“你没有地方去了吗?”

她看着他,还是不说话。

少年蹙眉,在眉心留下一道浅浅的痕,终于,他又绽开了微笑。“你跟我来。”

他伸出莹润如玉的手,于是她也将自己脏兮兮的小手送了过去。她触到他指间略微有些清凉的温度。

他便是这样,带着她,走到了了然庵门外。

好奇的走了进去,回头时,那道白衣胜雪已经不在。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佛语有云:缘起即灭,缘生已空。是故一切皆虚妄,不可执迷于其中。

她便是在这十年中,青衣古佛,默默的念着这句话。虔诚的将幼年的流离颠簸和那惊鸿一瞥平复下去,小心打包封印,埋在心湖深处。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那样的微笑,那样的目光,那样的白衣胜雪。

自己那时也不过六岁,怕是早已忘了吧。所以,一直没有再去回忆,以为时间肯定将那些旖旎心思抹去了。却如今,伊人的那道目光透过时空看过来,那些流逝的往事又纷纷扰扰的回溯了上来,打乱了十年的修行。

终究不是圣人,不能背灯和月就花阴,十年踪迹十年心吧。

“你便是我那笼中救虎的皇嫂了吧。”男子笑道,春风拂面而来,空气中陡然有了温暖气息的流动。他的目光已经扫过了浅吟手上浅浅的粉红牙印伤疤。皇帝娶妻,举国大事,后宫又只得一个妃子,所以有关静妃的风吹草动,自己一进宫,已经听到了十之八九。

果然……已经不记得自己了呢。浅吟轻轻垂了眼帘。

“是三玉王吧,幸会了。”她淡淡一笑。叫自己皇嫂,又这样的气质,定是皖月漪澜她们羞怯描述中的玉人三玉王了吧。

“本王刚才的行为让皇嫂见笑了。”三玉王瑞曦珽清雅笑道。

“万物皆有生命,幸有玉王如此爱护之人,佛祖也会感激玉王的无上功德。”提到佛祖,是有些私心的。那个了然庵,不知他还记得否。

瑞曦珽眼中闪过纯净的笑意,“曦珽不敢在皇嫂面前班门弄斧,没的折辱了佛祖呢。”

“若是玉王都不能提,恐怕我这半路出家之人更不能提了吧。”浅吟以手掩嘴轻笑,目光扫过他的手,依旧如十年前一般莹润如玉,只是——“哎呀,玉王的手受伤了,是刚刚那小虫咬的吧。”

“呵呵,今日应该将防蚊虫叮咬的药也带在身上。”说是这样说,他却是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仿佛有春风盈袖而出。

“反正鄙阁也在附近,玉王不如随我前去,虽说阁中没有什么灵丹妙药,但防蚊虫叮咬之药却还是有的。”第一次,流露出了一丝心底深处的心急,到底有些失态了吧。她仿佛听到佛祖的叹息,痴儿,何苦如此执念。

玉王看了看她,仿佛没有看见她眼中淡淡的不安与浮躁。他云淡风轻点了点头,“好。”

-----------偶是索要收藏的分割线($_$)-----------

第二更,话说这一章偶写得心中很有爱,大大们是不是有爱的来收藏一下o(∩_∩)o...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