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十七节 叫我曦珣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1984 2009-10-04 19:23:25

  “静姐姐,你怎么了,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呢?”瑞曦苡对着被皖月扶出来的浅吟道。

“是啊,静姐姐,要不,今天就别跳舞了?”九福晋蓝幼皙也道。

浅吟想摇头坚持,无奈双腿实在发软,只好轻轻叹了口气,点头。她出来也不是一定要跳舞的,只是想和两人说话而已。这两个无忧无虑的明媚少女,就算自己不说话,在一旁听她们聊,心情应该会好点吧。

“静姐姐,我听小宁子说,玉哥哥昨天来过清和阁?”似是有些忸怩的,瑞曦苡突然问道。

猛然又提起这个已经在大脑中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故人,浅吟竟有些走神。

“是玉王的手受伤了,所以娘娘让他过来涂药。”皖月怕两人误会,连忙道。名声在宫里毕竟是最为紧要的。

“原来玉王是受伤了。呐,小苡,这下你就不能怪玉王进了宫却不去公主府看你了吧。”蓝幼皙推了推有些失落的瑞曦苡。

“恩!”瑞曦苡脸上重新焕发了快乐的笑意,“既然静姐姐今日不能习舞,不如,我们一起出宫去找玉哥哥吧。”

蓝幼皙听罢并无多大反应,只是浅吟和皖月闻言都是一震。

“以娘娘的身份,出宫去王爷府不大好呢。”皖月摆手道。她心里还是有些知道皇上为什么要这样对娘娘的,玉王肯定是导火线,所以她是断不会同意让娘娘去玉王府的。

“那有什么,就说去我家嘛。”蓝幼皙拉起浅吟的的手。

“还是算了吧,我今日精神不大好,出去怕扫了你们的兴呢。”浅吟站了起来,“小苡,幼皙,你们去吧,我回屋休息一下。”现在的心情还没理清楚,还要出去继续搅乱一池春水?浅吟嘴角滑过一丝苦笑,竟是不管两人径直走向了内室。

两个少女愣了一会,皖月对两人歉意的笑了笑,也跟了进去。

瑞曦苡和蓝幼皙相视一会,终于讪讪的离开了。

一连几天,浅吟都在混混沌沌中的度过,瑞曦琰也没有再来过。时间好似又回到了皇帝忽略清和阁的日子。只是,有些事情,已然有变化了吧。

花了很久的时间,浅吟终于压下了心中那股屈辱的感觉,也花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自己心中的积郁为什么犹自盘桓不去。然而,无解。

此时阳光正好,天空中几日来的阴霾已经全然散去。身边,突然有东西摩擦着自己的裙裾。她低头一看,白雪乌黑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她。浅吟的脸上蓦的有了一丝柔和的光彩。

“娘娘,今日天气这般好,看来白雪是想要您带它出去散步呢。”在一旁察言观色的皖月连忙道,让娘娘独自外出散散心也好。

“……恩。”沉吟片刻,浅吟终于点了点头。坐在这里,怕是想破脑袋,也难找到答案释然吧,出去走走也好。

“嗷——”似乎知道可以出去玩,白雪欢快的撒丫子站了起来,在房中蹦蹦跳跳。

看着它可爱活泼的样子,浅吟终于忍俊不禁的笑了笑。

纤足刚踏出房门,就有暖风自远方拂面而来,带来了南方温柔的气息,浅吟的精神振了振。

“白雪,我们来比赛哦,看谁先跑到御花园。”提到御花园,她心中又是一滞,然而已经不再想那么多,她放空自己跑了出去。皇宫里,除了御花园可以游玩,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吧。

“嗷嗷!”白雪回应着,一溜烟跑到了前面。

“呼——呼——”浅吟用尽全力跑到御花园,感觉心中的浊气也随着呼吸吞吐了出来。白雪早已经忘了这个落后者,径自扑蝴蝶去了。

她找了棵杏树靠下来,深吸一口气,感觉泥土和青草混合的味道争先恐后往自己鼻子里钻。

“皇嫂在锻炼身体么?好闲情呢。”一个懒懒的声音从树上飘下来。

浅吟慌忙站了起来,怎么,树上有人?

透过枝叶的罅隙,她看清了树干上的人。微微酒红的头发,懒漠的棕色眸子,若有若无的懒懒笑意,以及,让阳光都黯淡的容颜,——是六邺王瑞曦珣。

“邺王又在睡觉么?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浅吟微微笑了笑。

瑞曦珣没有回答,轻轻一跃就跳了下来,“你有杂念。”

“啊?”浅吟愣了愣,不知如何回答。

“是因为失去了什么吧?”他坐了下来,目光看向天空,似是漫不经心的问。

“是的吧。”浅吟也坐了下来。他懒懒的语调,让她放松下来。

“失去的,是不是已经过去了呢?”他问。

“是过去了,可是……”浅吟迟疑着,秀眉隐隐又蹙了起来。

“你还能抓得到已失去的东西吗?”

“抓不到了。”

“既然失去的已过去,再不能挽回,而佛不是最重视现在吗,为何皇嫂还要一味的执迷于过去?”他偏过头看她,懒漠的眼中突然有了睿智的光芒。他的话如当头棒喝,浅吟顿时心虚下来。

现在,现在才是最重要的么?过去的已过去,未来的不可知,能抓住的,也只有现在吧。玉王、那晚的事……也属于过去了吧。

瑞曦珣看着身边时而蹙眉时而舒展的女子,心绪似乎又飘开了。

心中微微有豁然开朗的感觉,也对,现在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自己要好好的把握现在,对过去释然。她偏头想向邺王道谢,却发现身边的男子又已经变回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懒漠与寂寥。

“邺王有没有喜欢的东西呢?”但愿他真的不是那种不会爱任何人,也不会被任何人爱的人才好。

“叫我曦珣。”瑞曦珣似是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眉眼弯弯,让日光又黯淡了一下。

-----------偶是索要收藏的分割线($ _ $)-----------

对一切都漫不经心的曦珣同学讲佛理哦,啧啧……说实话,叫偶这个什么都看不开的银来写佛理,很勉强啊……

……生活是美好滴,收藏也会增加滴……么么大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