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第二十五节 一梦十年久

绝爱:废妃不好追(完) 黎也娜 1704 2009-09-01 15:18:15

  “五弟,我们出去骑马吧!”英姿勃勃的少年瑞曦茈拉过对着窗台发呆的瑞曦琰。

“不去。”瑞曦琰从他手里抽出自己秀绝的腕子,依旧淡淡的看向窗外。今日,穂额娘说母妃要过来呢。

“哼,不去就不去。要不是额娘让我多跟你玩,才懒得理你这冰块。”受了挫的瑞曦茈恨恨走了出去。

大哥……听到自己被说成冰块,瑞曦琰到底还是难过了,他并不想在自己亲人眼中留下冰块的印象。可是,快乐又岂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他静静的坐在窗台前,仿佛入了画。

身后一根扶萝香终于颓然的烧至了末端,只剩一点零星的火光在苟延残喘。

母妃今日是不会过来了吧。他站了起来,扭了扭僵硬的脖子,缓缓走至门外,苍穹之上的最后一丝余晖倏忽全然钻进少年略显宽大而繁冗的袍子里。黑暗铺天盖地而来。

围猎场已经点起了火把,因为那些皇族子弟们仍在里面驰骋,兴致盎然。

瑞曦琰不自觉的走了过去,到底也是个孩子而已。

“谁射到那只兔子,本太子重重有赏!”瑞曦茈高举着鞭子,意气风发。

身后一群人听罢,更加卖力,弓箭唰唰破空如雨般射向前方正在穷途末路奔跑的白兔。

白兔不顾漫天箭雨奋不顾身的向着前方跑去,却不肯躲起来。

被吓懵了么?瑞曦琰淡淡的想,眼角突然扫到不远处的一堆雪白。是一群幼小的兔儿。

原来,是为了掩护这些小兔。他心有触动,忍不住想前去阻止。最终,他的脚步还是停了下来。白兔要表达自己的母爱,他一个外人去凑什么热闹。一只兔子居然都可以将自己的母妃比下去呢。母妃此刻,定然又是在使出浑身解数缠住父皇吧。

“傻孩子,你又在乱想些什么?”身后蓦然响起一个温柔若水的声音。瑞曦琰转过头,“穂额娘。”他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穂额娘,真的很关心大哥呢,为了大哥,她也会如那只母兔那样做吧。

“给你。”穗皇后轻轻伸出手,一把精巧的小刀伸到他面前,他看到刀上嵌着蓝宝石,刻着繁复的藤蔓花纹,以及扶萝花。

他眼中闪过微微的不解。

“拿着它,去守护琰儿想守护的人。”她柔和的眼中有坚定的光芒。“说起来,这把刀便是那晚我行刺你父皇用的刀呢。你说多可笑,这刀甚至都杀不了一只兔子。真是愚蠢呢。”她的语气突然远了。

“穂额娘后悔了?”

“啊?”穗皇后有丝错愕,随后惘然,再然后竟有些惆怅了,“怎么说呢,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呢。久到我都忘了……”她却不说忘了什么。

“如今,有茈儿和琰儿也够了呢。”她望向场中的太子,眼中某种温柔的神情突然烙痛了瑞曦琰的心。

尽管她毫不偏袒的如关爱大哥一样关爱自己,可是,无论她对自己怎么好,到底,也不是自己的母亲。而母妃,却是绝不会用穗额娘看大哥那样的眼神看自己吧。

“琰儿,记住啊,一定要有想要守护的人,拿着它去守护她。”穗皇后突然认真对他道,柔和的眼神也有了某种果决和坚定的意味,她将刀塞进了他手里。

……

“叮——”冰冷的地面突然响起一阵金属的跌落声。瑞曦琰惊坐起来,午夜梦回,他觉得头有些痛。

“穂额娘,你竟不怪我么?太子大哥……”他将刀捡起来,想起最后的梦境,“你提醒我守护别人,可是,我有要守护的人么?”瑞曦琰喃喃摸着刀身的花纹。

“皇上,您没事吧。”小宁子听见动静,揉着惺忪睡眼走了进来。

“没事。”瑞曦琰将刀放入袖袍,平躺了下去。“睡吧,明日会有好戏上场呢。”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讥诮,不再想梦境里的事。

翌日卯时,当瑞曦琰走进元坤殿时,福安在门外早已等候多时了,慕子翎不出意料应该去了璟霞殿。他嘴角勾过一抹果然如此的冷笑。

“参见皇上,奴才是过来传太后的意思。她提醒皇上,良夜即过,不要忘了给慕家二小姐一个名分,依她的身家,封个婕妤最是合适。”

“母后想得甚是周到啊,既然她什么都替朕想到了,索性这个皇位也由她来坐好了。”瑞曦琰漠然道,他并不解释昨晚的事,不管发生了什么,慕子翎的清白确是没有了。

福安腿一软,“奴才惶恐。”

“你惶恐什么,又不是你的意思。”瑞曦琰声音平稳,然而福安却感觉背后有丝冷意。

若是她知道会如何。她不是与太后有协议么,如今听了这消息会怎样?

“你将这消息告诉静妃,且看她作何反应。”瑞曦琰走出了元坤殿,准备洗漱用膳。

“喳。”福安唯恐再受责难,连忙应了下来。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